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色的金

2016/11/11 — 11:00

via Wikipedia

via Wikipedia

每一年的媒體雜誌,都會有十大最影響人類的創新/發明/科技的預告。那一天晚上,與一班朋友吃飯,他們在談論著這問題,究竟是人工智能,或是基因工程,複製人技術,更能改變我們的生活。我望著一檯美食,只顧擇肥而嚼,酒來杯乾。他們見我沈默,追問看法,我說,答案在檯面。對,搞一大輪,最重要,還是填飽肚子。食物,影響著我們生活、歴史、行為,其廣濶深遠,超過我們想像。

為了證明這說法,我選了檯面上非常廉價而且毫不起眼的一包白糖,說了一個故事。

人愛吃糖,這是天性。蔗糖最早在印度及東南亞出現,但因為提取費時,在六百年前,還是奢侈品。那時候食物的甜味,大多來自蜜糖。十五世記,探險家哥倫布,將竹蔗帶到南美國家。因為亞熱帶氣候適宜,歐洲人很快便發現這裏是種植竹蔗的好地方。同一時間,製糖的技術,在歐洲有了突破,於是其應用亦開始普及。

廣告

白糖,是簡單糖 Simple Sugar ,做成甜點,最大問題,會突然刺激胰島素的分泌,令人上癮,於是愈吃愈想吃。那個年代當然沒有這些知識,只知蛋糕美味糖果誘人,於是吃不停口。經濟發達,非常富貴的歐洲人,全體突然喜歡甜點,這不是小事。白糖的消耗每年以一倍上升,變成最為重要的商品,有白色的金 White Gold 之稱。可惜歐洲種不了甘蔗,供不應求,怎辦?於是他們想起南美國家,可以在那裏大量種植呀。但收割、製糖,非常艱辛,比起煙草園、棉花園的工作,困苦得多,早已惡名遠播,南美人是絕不肯沾手,而且,人口不夠,也是不行。

葡萄牙人於是心生一計,想起在非洲殖民地,可以連買帶搶,運奴隸過去。况且,奴隸是「貨物」,不用談人權,鞭打壓迫,好使好用,至死方休。於是,第一首戴滿非洲奴隸的葡萄牙船,在 1505 年,抵達南美。為了裝更多「貨物」,他們被一排排鎖在地上,牀也沒有,這樣子,一條船可載 200 至 300 名奴隸。船上衛生環境極度惡劣,食物短缺,航行時間長,所以死亡率高,有一成五人去不到南美新世界。大家如果有看過史匹堡的電影 Amistad ,便知道那時的情况。

廣告

為了賺錢,歐洲其他國家爭相效法。除了葡萄牙之外,參與奴隸活動最多的國家依次為英國、西班牙、法國、荷蘭。突然之間,巴西、海地、多明尼加、古巴、波多黎各等國家的農地,全變為蔗園。這便是著名的三角貿易:白糖及甘蔗產品如 Rum 酒,由南美運去歐洲,白糖製成各式甜品供貴族享用,貿易賺來的錢,連同 Rum 酒,運去非洲的西岸,買更多奴隸,送去南美開墾更多蔗園。

白糖 WhiteGold ,有多賺錢?單是這一種貨品的利潤,在當年已佔英國整體生產總值的 5% 。人命比糖便宜,於是大家很努力地運奴隸。

說到這裏,我停了一停,問朋友們,知不知有多少非洲人因此去了南美?朋友猜,二百萬?五百萬?錯,由 1525 年至 1866 年,竟有一千二百萬非洲人被運至美洲各國。大家聽罷,嚇了一跳。這是人類歴史上最大宗的人口販賣案。

一千二百萬,在當時來說,是一個龐大得難以想像的數目。其中有超過一百五十萬人死在海上,有四成人頂不住辛勞虐打,死在甘蔗園,不能終老。非洲等國亦因為突然間流失大量人口,大大阻礙了發展速度,此消彼長,大規模的種族遷徙,人力轉移,畢竟把南美國家豐富起來。南美國家的經濟因而勝過非洲。現在的巴西、海地、多明尼加、古巴、波多黎有超過一半人口,混有非洲人血统,他們有著自己獨特的音樂與舞蹈。發生這一切,為的,只不過是成就英國人喝茶時,在碟邊那小小的一粒方糖以及蛋糕上面那層薄簿的糖霜,影響,算不算深遠?

說了這故事,大家靜了下來。想不到一粒糖,這般沈重。本來還有鹽的故事,麥的故事,我見勢色不對,就此打住,立即打個哈哈,低頭繼續吃飯。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