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直性

2016/12/22 — 17:14

作者讀過《水滸傳》,形容「那幾個直性的漢子」如武松魯智深,大情大性說一不二,沒半點曲折。

作者讀過《水滸傳》,形容「那幾個直性的漢子」如武松魯智深,大情大性說一不二,沒半點曲折。

【文:曾瑞明】

星期六到某外資大型書店閒逛書店,已是指定節目。常感歎世界的書太多,也許是其實商品太多,人的慾望無窮。也慨嘆書太少,很多題目很多人事無書可記。這當然是焦點的不同而已。

幸好,女兒從不嚷著要買什麼,看過就走。

廣告

有一天小女兒望著玩具(書店怎會只賣書呢?)說,「我唔會買既,我唔鐘意買玩具。」

大概應該讚她「乖」了。

廣告

讀過《水滸傳》,都知道那幾個直性的漢子,像武松、魯智深,大情大性,說一不二,沒半點曲折。

哲學家牟宗三先生說︰

如是如是之境界是「當下即是」之境界。而當下即是之境界是無曲之境界。明乎此而後可以了解《水滸傳》中之人物。此中之人物以武松李逵魯智深為無曲者之典型,而以宋江吳用為有曲者之典型。就《水滸傳》言之,自以無曲者為標準。無曲之人物是步步全體呈現者,皆是當下即是者。吾人觀賞此種人物亦必須如如地(as such)觀之。如如地觀之所顯者即是如是如是。

他們這些年強力壯之人物,在消極方面說,決不能忍受一點委屈。橫逆之來,必須打出去。武松說:「文來文對,武來武對。」決不肯低頭。有了罪過,即時承認,決不抵賴。好漢做事好漢當。他們皆是「漢子」。漢子二字頗美。有氣有勢,又嫵媚。比起英雄,又是一格。禪家常說:出家人須是硬漢子方得。他們只說個漢子,便顯洒脫嫵媚。《水滸》人物亦是如此。承認犯罪,即須受刑。受刑時,決不喊叫。「叫一聲,不是打虎的好漢。」在消極方面,他們是如是抵抗承當。在積極方面,他們都講義氣,仗義疏財。消極方面是個義字,積極方面亦是個義字。

小女兒這樣說,只是順應她身邊的人,順應規範,她成了一個文明人,但人的自然性情卻被壓住了。成了宋江、吳用之類的人物。

當然,消費未必是自然性情——但她明明是想要那些東西的。

這個「想」,已是存在了吧,要承認,而不是硬生生否定它。

隔一會,我問她其實是否喜歡玩具,她說是。(證明我的推斷正確)

那就好了,雖然我最後什麼也沒有送給她,但讓她說出心底話,相信會是更重要的禮物吧。

 

作者簡介: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