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直美與加奈子:十分可觀有趣的日式殺夫記

2016/12/1 — 17:09

【文:葉細細】

這幾年來生活的大大小小不斷敗落,挣扎不果以後,可以麻目放棄的便麻目放棄。其中一樣是差不多不看電視。

受夠了重要的不報不重要的不停報的新聞、翻炒到字幕也背得出、爛到不忍啐睹的節目,可是最近荒漠竟有甘泉,竟發現ViuTV的日劇「直美與加奈子」是值得追看的。

廣告

「直美與加奈子」的故事其實用五個字可以講完: 日式殺夫記,必要强調日式,是因為由殺夫動機、殺夫計劃,到慶功,到追查都似乎祇會在日本發生,因為種種的不可理解,不可思議,令殺夫故事變得十分可觀,十分有趣。

直美(廣末涼子飾)和加奈子(內田有紀飾)是大學同學,直美為常被丈夫達郎虐打的加奈子抱不平,獻計殺夫,加奈子最後寧犯下謀殺罪,冒着失去一生自由的危險,也不選擇「正常」的方法,如離婚報警出走,即使被鎖在露台徹夜忍受寒風刺 (很奇,沒凍昏了或肺炎),也還可冷靜啞忍,更妙是老死直美心甘情願挺而走險,比加奈子更堅持到底。

廣告

絶望的走上不歸路,全因二人深知失婚的身份不容於娘家夫家社會,也大有可能逃不過前夫的五指山,人生將比做殺人犯更絶望。日本女性家庭和社會地位有真正進步過嗎? 在日本究竟什麼才是「正常」呢?

更妙是殺死一個曾經信守愛一生的人的加奈子,沒半點驚恐,沒半點悔咎,殺夫後的第一個早上是和直美到餐廳吃一個豐富早餐,也許真是煑早餐給毒打她的丈夫煑得太厭倦,也許連選擇自己吃的也沒自由,因之早餐已成為解放和自決人生的象徵,慶功活動未停,還要去國內短程旅遊,繼續吃自己喜歡的,買自己喜歡的,做自己喜歡的。何其可笑,結婚原來不單是愛情的墳墓,更是人生的墳墓。

更奇的是達郞姐姐,她苦苦追查弟弟失踪事件,原是人之常情,但最奇是當她確定加奈子殺死自己弟弟,她竟選擇不報警,條件是祇要加奈子願意自殺,祇要不把達郎不光彩的事洩露。家族面子竟比為弟弟討回公道重要,不可思議。

面子是一切,不單在個人和家族層面,在企業更甚,公司最初以為達郎偷竊客户金錢,又是怕醜聞影响生意,草草了結,遮得就遮,這就是日本的獨有企業管治嗎?

編導其實一路都站在女子組那邊,全劇的男角窩囊得要死,達郎虐打老婆,是懦夫中之懦夫,與達郞生得一模一樣的林龍輝就是笨絶人寰。

女子組卻個個精彩,直美與加奈子儍得可愛,殺人和掩飾罪行都錯漏百出,論論盡盡,跡近胡呢單刀,但正因為這樣更令人倍覺笑中有淚。達郎姐姐是女中豪傑,原本貪財的上海老闆李朱美,後來竟成為兩肋插刀的女俠,出錢出力助直美和加奈子出走,搶鏡之極,連懵了的富婆也是入形入格。

人世間真箇會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警察趕至,直美和加奈子在機場禁區奔走着,竟令人油然想起四分一世紀前的電影「末路狂花」,兩位狂花坐着汽車衝出懸崖逃亡,車在大峽局半牢凝着了。未來是亡命天涯,還是美麗新世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