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不見的哭泣

2016/1/19 — 12:4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愫 】

因為工作的緣故,所以我常常看到在機場的送別場景。

這個候機室的墻是玻璃。送別的人等要送的人過了安檢以後,大部份就揮揮手走了。少數特別捨不得的,就會站在候機室的玻璃牆外面,看著要送的人進候機室落座。一般的程序是這樣的:要走的人驚訝地發現送行的人原來還沒有離開,於是奔跑過來,雙方隔著玻璃或微笑或流淚,默默無言的再行一次送別儀式。

廣告

我的辦公室在二樓,要上樓梯就必須經過這道玻璃牆。走道不寬,所以往往我不得不扮演那個破壞氣氛的討厭鬼,一路喊著“Excuse me, sorry“, 從送行者的背後擠過去。

也有特殊的情況。有一次要轉進走道時,我看到一個中年男人靠墻站著,男人衣著普通,帶著一頂棒球帽,肩膀一聳一聳,應該是在努力壓抑著無聲的哭泣。雖然我只看到他轉角處的半個背影,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不過他臉朝向候機室,應該是在全神貫注地看著玻璃牆裡面的某個人。但他退到牆邊,緊靠在角落裡,很顯然又不想被對方看到。

廣告

機場人來來往往,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可憐的男人。候機室里,也沒有人發現有男人正在偷偷望著他在哭泣。我似乎是唯一發現這個人的人,這是種奇怪的感覺,似乎這一秒,我也突然分擔了他的心事和秘密。

我好奇的猜測這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況。也許,是因為某種禁忌的愛情吧,也許被望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愛人在偷偷地為他送行。又或許,這是個父親,離了婚,捨不得一年也見不上幾面的孩子。無論如何,一個中年男人哭的那麼隱忍那麼傷心,想必這是他這輩子都會記住的時刻。

CBC卻有一個網頁,叫做「Hello Goodbye」的,專門播放每日「新鮮甄選的」機場相逢或送別的視頻。在我看來,這還真是個很討厭的主題啊,這麼隱私的時刻,卻被攝影師好像飢渴的狩獵者一樣捕捉下來了,然後放到網頁上被千萬鼠標點擊,匆匆的瀏覽。

男人的背繃得很緊,看上去很痛苦。 我走過他身邊,沒有看他的臉,意外發現了他的秘密,覺得很尷尬甚至有些內疚。

此後,再路過機場的送別人群時,偶爾都會再想起那個悲傷的背影。不知道被他看的人怎麼樣了,他或她會不會知道,曾經,自己被人那麼不捨地送別過。

 

作者簡介:Flight Instructor, bookworm, curious mind, Chinese Canadian living in the east coast. Love cats and most dog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