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眼界

2016/2/16 — 19:39

「有時候遇到休克或末期腎病的病人,因血管嚴重收縮,要用到超聲波亦無可厚非。」(資料圖片)

「有時候遇到休克或末期腎病的病人,因血管嚴重收縮,要用到超聲波亦無可厚非。」(資料圖片)

0500:70歲、女性,有二型糖尿病,過去一個月感到不適,進食困難,這晚血糖過高,所以跟女兒跑來急症室求助。

「醫生!我的血管是很難找的,若你不去找超聲波儀器來,是沒有可能找到皮下血管的!」婆婆大聲的吵着。

很明顯,婆婆已有多次入院紀錄,抽血被折磨的次數不計其數。澳洲昆士蘭省所有公立醫院因為同時是大學教學醫院,所以會有醫學生、初級醫生在其接受訓練。抽血和打點滴每人經驗不同,有的經驗豐富,有的可能是第一次,所以病人入院如果要抽血或打點滴要看彩數。

廣告

這晚通宵駐院當值,我是全急症室最高級的醫生,自問抽血經驗豐富,平常很少需要用到超聲波的協助。當然有時候遇到休克或末期腎病的病人,因血管嚴重收縮,要用到超聲波亦無可厚非。

我禮貌的跟婆婆解釋,希望可以先檢查她的血管再作決定。

廣告

婆婆即時咆哮:「我每次進來也要給你們打上好幾十針!我堅持要用超聲波,如果沒有我即時離開!」

其實對病人合理的要求我會盡量滿足。奈何,這夜比平常忙。還有20個次緊急的病人在候診室輪候,他們有的已等了4小時以上。R房的兩位病人雖然暫時穩定,但亦需要定時反覆檢查。一來一回去將超聲波機拿來起碼五分鐘,心想已經足夠我看一個簡單的症了。

我嘗試再禮貌的跟婆婆解釋:「婆婆,你先給我看一看如果需要用到超聲波我再去拿吧。我的經驗頗豐富,對上一次找不到血管已經是多年前的事了!」

婆婆即時像發了狂似的,將身上的連接維生指數器的電線拔除,祖宗十八代給問候了數次!我沒有動氣,反而覺得安心。因為婆婆中氣十足、手腳靈活,明顯她的高血糖並未有影響呼吸系統和中樞神經反應。我道:「我現在比較忙我轉頭再用超聲波幫你抽吧!」

婆婆並沒有冷靜下來,邊罵邊走,衝動的打算離開急症室。站在我旁邊的護士趕忙把「擅自離院同意書」遞到婆婆面前。我有種滑稽的的感覺,病人要自動離院的情況不少,但自己從未要求病人簽同意書。說穿了同意書其實是為了保障醫生,日後病人來找麻煩,醫護人員有白紙黑字的證據。我從沒有要求過病人簽同意書,其實擔心病人會因為簽了同意書,誤解從此跟醫院鬧翻了,即是病情惡化亦不會考慮回來,耽誤治療,後果可能更嚴重!若病人神智清醒,有判斷能力,理解自行離院的後果,我會選擇尊重他們的意見。但我會清楚將病人的意願、無理要求和抨擊以及自己的理據記錄在病歷紀錄裏。

很多同事因為病人無理的要求,或被無禮地問候祖宗十八代,便會方寸大亂,大動肝火,即就要爆發出來!其實作為醫生,應該要在任何環境下仍能保持冷靜。所謂「行走江湖,切忌心浮氣燥!」

讀大學時期不時拜讀中大哲理講師李天命的多部大作,獲益良多!記得李博士在其中一本著作中提過以下一個比喻:「遇到不合理的要求和抨擊時,動不動氣全在你的眼界。假如你的眼界夠高的話,你就不會動氣。打個比方,當我和朋友談話時,他身邊三歲大的女兒嚷著插嘴亂說我不對,自己不會覺得很氣憤的!那是因為自己的眼界比世侄女高。同一個道理,對着無論是小孩或成年人之病人,只要自己心目中的目標、價值觀、都遠超他的話,無論病人有如何無理的要求或,抨擊你,都不必理會,無需讓他「碰」到自己」。明白這一點,尤如學懂聶風的冰心訣,可確保受挑釁時能「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其實,作為醫生,應該時時刻刻將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個原則不應因為病人無理的要求或抨擊而改變。

婆婆並沒有因為我的讓步而選擇留下來,第二天她被救護車送到醫院,陷入昏迷,一隻腳已踏進鬼門關了!儘管在嚴重休克和血管收縮的情況下,我輕易的幫她抽血、打鹽水針,她皮下的靜脈並沒有她想的難找!經過兩小時的搶救,幸運的把她從鬼門關拉回來。我走出R房跟婆婆的女兒報告病況,忍不住補上一句。「對了!左右兩手都打了靜脈鹽水針,並不需要超聲波!」

適當的示威,希望可以避免日後相同事情發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