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眼睛

2019/8/13 — 12:30

第一次從中環乘機場快綫往機場,為的是那被暴力奪去的眼睛、被插贓嫁禍踐踏的尊嚴,以喬裝煽動的不實控訴。列車到達青衣已被擠得滿滿,人群秩序井然,鴉雀無聲,彷彿在沉默地哀號,哭一個不復從前的樂土,然而,仍是值得我們去守護的家園。

列車將近到站,傳來車長突如其來的廣播:「 以下是香港的情況,香港現正受暴政統治,香港人加油!」 乘客們來不及反應,靜止片刻,然後掌聲此起彼落,且前呼後應地喊叫口號,沒有暴力、沒有對抗,只有共同持守的信仰和守護家園的決心。我默默坐著,低著頭,潸然落淚,想起那已被射破,不能再流淚的黑眼睛,內心一陣悲愴。

黃昏五時許,機場聚集幾千人,不知孰真孰假的消息說快要清場。人群陸續散去,交通一度癱瘓,的士、巴士被禁駛進,人群冒雨四竄,遠處不時傳來警鐘鳴響,好有末日逃亡之感,但難以相信發生於這個曾以自由清廉為傲的城市。

廣告

在交通和通訊網絡皆堵塞的劣境下,竟然給我電召到的士。的士司機對駛進災區起初也帶點猶疑,後來問我敢不敢往 T1 禁區上車,我說你敢停我敢上,但我也曾心存懷疑他會否在中途打退堂鼓。幾經折騰,終於看到站在遠處揮手的他,我四圍問有沒人跟車離開,年青人都說要留下不願走,於是我便與附近三位十分無奈的旅客一同上車,逃離現場。

駛出市區的路途漫長,四周都交通擠塞,成千群眾徒步出東涌,場面震憾。我跟司機大哥所談非淺,不禁流露出家破人亡的傷感和唏噓。我衷心感謝他行俠仗義,願意深入虎穴來接載無助的我們,讓心灰意冷的我,仍嘗到獅子山下的同舟共濟,亦讓席上旅客看得到,我們是愛家的香港人,而不是被抹黑生事的暴徒。

廣告

但願妳能看見,我今天為妳做的事。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