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瞞神

2015/3/9 — 7:15

曾經從兩個完全不同渠道,聽過一個傳說,是關於城中某位巨富的。雖然這個傳說非常戲劇化,但亦因為這位巨富的確以「沙膽」見稱,所以至今也沒有人敢說這個傳說到底孰真孰假。

沙膽富豪於年輕時候,已經出名智勇兼備,生意做得很大。但就在他攀上人生第一個高峰之後,他被生意伙伴出賣。傳聞這個生意伙伴因為炒輸期指而欠下巨債,之後偷偷拿走公司大量現金「填氹」。禍不單行,適逢那時香港經濟開始往下走,客戶的數期越拖越長,讓沙膽富豪突然陷入周轉不靈的困局。

四面楚歌,沙膽兄沒有其他選擇,唯有自掏荷包解決公司的營運問題,幸好還算暫時頂得住。可是,任沙膽兄怎樣死撐難撐,公司財困的消息也終於傳到一位「好朋友」耳邊。這個所謂「好朋友」,是某銀行的總經理,而這銀行也就是跟沙膽兄公司來往得最頻繁的銀行。

廣告

生意上的友誼,從來只是建基於錢,聰明的沙膽兄又怎會不明白這個道理?銀行總經理一聽聞沙膽兄的財困消息,立刻約他出來見面。白癡都知,總經理不是要跟富豪噓寒問暖,而是要向沙膽兄 call loan。每期的還款,沙膽兄尚可勉強撐住,但要他立刻找清全數,根本沒有可能。

另一邊廂,沙膽兄的其中一位客戶,承諾很快就可以給他找數,但可能要多等幾個星期。但如果銀行真係 call loan,沙膽兄未收到個客筆錢,已經要宣佈玩完。所以,沙膽兄的目標很清晰:只要銀行唔 call loan,畀佢捱多幾星期,到時個客一找數,一切就有轉機。但問題是,全世界最現實就是銀行,要佢哋唔 call loan,有乜嘢方法?故事講到呢度,九成真。至於富豪如何解決銀行 call loan 的問題,才是這個傳說的開始。

廣告

沙膽兄動用佢餘下嘅整副身家,買咗樣嘢。佢唔係幫公司買嘢,係幫佢自己買嘢,佢買咗㗎當年最新型號嘅勞斯萊斯。約會銀行經理見面當日,沙膽兄提議先吃個午飯,還要走到淺水灣吃。如此有情調,所謂何事?目的就是要親自到銀行總部接送總經理,讓他看到這部勞斯萊斯。「陳生,部車好靚喎。」總經理一上車就跟沙膽兄說。哦,想買㗎好耐啦,上個月出新款,梗係要獎勵吓自己。

之後的車程,沙膽兄就由這部勞斯萊斯開始,大談他公司的現況和未來大計。總經理越聽就越入神,而沙膽兄當然就越說越起勁。直到午飯過後,總經理已經對沙膽兄的鴻圖大計為之著迷。「陳生,所以我成日都同朋友講,你真係一個生意奇才。之前仲有謠言話你公司財困,我梗係唔信啦!」財困都唔會買到呢㗎車啦,你估我傻㗎咩,沙膽兄說。

聽聞,沙膽兄把總經理送回銀行之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叫司機將㗎車停埋一邊,然後叫佢個司機一齊落車。「阿祥,你有冇煙?畀支我。」沙膽兄問司機。有呀老闆,但你唔係戒咗咩?「我宜家嗰心跳得好快,要定一定驚。」幾日後,總經理致電沙膽兄,唔係要 call 佢 loan,而係通知佢,銀行加大咗佢條 credit line。

我同意,講大話係唔啱,所以學校教我哋唔好講大話。但係出嚟社會做事,唔識講大話真係好蝕。忠忠直直絕對值得歌頌,但我寧願你唔歌頌我,都唔想搵唔到食。學校希望我哋將來搵到食,但係又唔教我哋出嚟搵食嘅最重要技倆,即是講大話。點解學校唔教?未必係因為佢哋覺得唔啱所以唔教,而係可能連佢哋都唔識教。

講大話有豐富的層次,剛才由沙膽兄示範的,是最高層次。這個最高層次,英文有個傳神的字,叫做 bluff。所謂 bluff,就有虛張聲勢、言過其實的意思,而 bluff 的背後通常存在實際動機。玩過德州撲克的朋友一定同意,用 bluff 嚟贏錢,成功感會大過用「四條 A」嚟贏錢。

Bluff 贏,即係你明明裏面乜都冇,但又扮到揸住好大牌,令到對方就算有牌都唔敢同你搏,最後成功贏錢。專業的撲克玩家,唔會係又 bluff 唔係又 bluff。佢哋通常會根據對手嘅 betting pattern (落注模式)、眼神、甚至乎頸部嘅脈搏跳動,去分析對手揸緊乜嘢牌,從而決定 bluff 贏的機會率有多少。So you see,bluff 係一件幾型嘅事。

咁當然,每個行業都有 bluff 的機會,至於是否會 bluff 贏,就得看閣下功力了。做我呢行,當然更加唔可以亂 bluff。我有個行家在 Deutsche Bank工作,她其中一位客戶的年薪次次天文數字。佢話佢每次同呢個客講嘢,唔口震已經偷笑。「人哋個腦轉得快咁多,唔好話 bluff,你簡單打個招呼都要諗清諗楚講乜嘢。」工作上的 bluff 需要勇氣,其他事情上,如果有 bluff 的必要,你會需要更大的勇氣。

有沒有跟一些變態的女人拍過拖?我試過,但也只是維持極短暫的時間。變態的意思,就是她天生缺乏一種安全感,只要你跟其他女孩子有任何來往,佢都會即刻發癲。尤其是當你跟以前的女朋友來往,佢就會癲上加癲。有一次,我嘗試瞞天過海,同以前一個女朋友出嚟食飯。呢位前度,今日想起,也依然百般懷念。她是開花舖的,淨係呢個賣點已經夠殺。我們久不久都會出來聚聚,但自從跟這個變態女友交往後,與這位花舖女孩的見面次數也少了許多。終於,我們也找到機會出來聚聚。每次跟花舖女孩提議去一些高級餐廳吃飯,她都會說不好,她喜歡去氣氛悠閒的 coffee shop。佢呢種性格,又係殺死人。

那一晚跟她吃完晚飯,提議和她來張合照,她沒有拒絕。影完相,梗係 send 番畀佢。點知,呢個世界真係天網恢恢,似乎冥冥中註定我要「瀨嘢」,我竟然唔小心將嗰張相 send 咗畀變態女友!說時遲那時快,我的電話已經響起,來電顯示是變態女友。我決定沙膽兄上身,同佢賭一舖。

「喂。」我說,強行掩飾內心的恐懼。你點解會同佢一齊?佢把聲震哂。我裝出語重心長的語氣說:「傻豬,我咁啱喺間 coffee shop 撞到佢,跟住影張相畀你睇,就係咁簡單。」點解要影張相畀我睇?佢把聲繼續好震,但又帶點好奇。我繼續語重心長,開始控制大局,說:「傻豬,咁唔通你想我瞞住你,唔話畀你聽我撞到佢?」咁又唔係,她說,把聲開始冇咁震。咁但係你撞到佢,都唔使影相喎。

又估唔到你蠢唔哂,好彩我嘅轉數都唔慢得過沙膽兄好多。我把聲線調得更溫柔,說:「傻豬,你諗吓啦,張相影嚟係畀你睇嘅。我就係想話畀你聽,我同佢只不過係普通朋友,冇嘢需要隱瞞你。如果我同佢有嘢,就算影咗相都唔會 send 畀你睇啦。」咁複雜嘅邏輯,佢應該有排消化,但最緊要係,佢最後信咗我。

Bluff 係講大話嘅最高層次,需要高度的分析力和膽識。至於講大話嘅最低層次,就係俗語所謂嘅「吹水」。一個吹水的人,講大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掩飾心中的自卑感。呢啲吹水精,每個人身邊都總有一兩個。我的一個中學同學,就是吹水精的表表姐。中一嗰陣,佢同我講周慧敏去咗佢生日會;中三嗰陣,佢話鄭伊健間唱片公司簽咗佢;中六仲誇,佢住喺九龍城一個六百呎單位,但係佢同我講佢屋企人嗰間九龍塘獨立屋租緊畀人。

講大話唔係一件容易嘅事,所以喺講大話之前,記住用吓腦。好多時,你嘅朋友唔踢爆你,唔係因為佢哋蠢,而係因為話你戇 X,真係驚你嬲。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