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矽谷學童連鎖自殺事件

2016/4/15 — 9:46

在美國加州的 Palo Alto 市,有一所名校,它在 2014 年被美國網站 U.S. News & World Report 列為全美國最佳的 STEM School(專攻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與 Mathematics 的中學)中的第五位。這所名為 Henry M. Gunn High School (下稱 Gunn High School)的學生成績十分優異,每年的畢業生中有大概有四分一學生被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取錄,每年平均更有多達二十人成功考進名人輩出的史丹福大學。另外, Gunn High School 每年會派學生參加不同的數學、生物科學、機械及發明等項目的國內與國際比賽,屢獲佳績。不止在數理方面,就連學生們製作的音樂劇也曾獲獎。

這樣亮麗的成績表,相信很多父母都希望能夠送自己的子女就讀吧?且慢,最後一則有關這所名校的資料,可能會使人卻步。這所學校分別在 2009 與 2014 學年遇上學生相繼自殺的事件。資料顯示,五名 Gunn High School 的學生在 2009 至 2010 學年間自殺;由於事發頻繁,當時被美國的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 (Centres for Diseases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界定為連鎖自殺事件 (Suicide cluster) 。沒想到,在數年後,連鎖自殺事件再度出現,三位來自 Gunn High School 的學生於 2014 至 2015 學年的短短六個月間,不約而同在距離學校不遠的火車軌上了結生命。在同一學年,42 名正在就讀該校的學生,因為有明顯的自殺傾向而需要接受不同程度的精神治療。

Palo Alto 校區的監督人稱,連同市內另一所也是名校 (Palo Alto High School) 的數據計算,這兩所中學過去十年的自殺率是全國平均的四至五倍。一份於 2013 年完成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 12% 於 Palo Alto 區內就讀的中學生表示,自己在過去十二個月有過自殺的念頭。雖然連鎖自殺的個案,每年在美國各地也偶有發生,可是在短短數年間發生兩次實屬罕見,情況令人十分擔憂。特別值得我們關注的是,在最近九位輕生的同學名單中,有四位是華裔學生。

廣告

加州一向是華人聚居地,而 Palo Alto 是矽谷的其中一個城市,離三藩市與聖荷西不過約半小時車程。當讀到有關 Gunn High School 連鎖自殺的資料文章時,發現很多被訪問的同學與家屬都擁有華裔姓氏。翻資料一看,不出所料,該校內有 42% 的學生為亞裔,而當中多數是來自中、港、台的學生。

Palo Alto 是美國境內其中一個最富庶的社區,人均收入比加州的中位數多一倍。不少來自美國內外從事創新科技的專業人士,為了自己的工作及下一代的教育,都會選擇在此置業(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也現居於此)。再看 Gunn High School 的資料,學生家長的教育程度極高,有 90% 以上擁有大學學位,當中的 74% 更有碩士或以上的學歷。

廣告

Palo Alto 活像一個「贏在起跑線」的代表城市,在此求學的青少年擁有極佳的生活環境、過人的家庭背景;他們看似甚麼都不缺,諷刺地,父母最不能承受的悲劇卻接二連三在這城市發生。

在第一輪連鎖自殺發生後,很多父母都對事件避而不談,普遍認為輕生的學生都應該是「有問題」的學生,譬如本身有情緒問題或社交障礙之類。可是當 2014 年,一位眾人眼中樂觀開朗、前途無可限量的優異生在毫無徵兆下自殺後,父母不得不承認,無論自己的孩子表面上看來如何「無問題」,他們其實也有可能都正在面對不同程度的情緒病。雖然在 2010 年,政府已經派了一隊專業團隊介入 Palo Alto 的學童情緒支援,可是仍然阻止不了第二輪的連鎖自殺在 2014 – 2015 學年發生。

悲劇發生後,我們除了會問「為甚麼?」之外,也想知道「可以做甚麼?」在網上的討論平台上,有 Palo Alto 的市民認為只為學生提供支援其實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亦有父母在網上留言道:「是我們(父母)給了孩子太多的壓力,令他們覺得非成功不可…校內的輔導不能改變家長。」

雖然沒有數據顯示華裔的學生比其他族裔的學生自殺率為高,可是來自亞洲的學生每天都面對著父母極高的期望,這是不爭的事實;「中國式教育」在歐美國家向來是一個熱門話題。加上亞裔家庭普遍覺得情緒病是個恥於掛在口邊的話題,要他們主動求助並非易事。有見及此, Palo Alto 的華人團體最近在區內舉辦針對華裔父母的講座,邀請來自史丹福大學精神科專家,以過來人身份用普通話主講,將「情緒病」這個一直被華人視為禁忌的話題搬出來討論,反應良好。

講座裏,專家們準備了幾齣短劇與角色扮演,帶出華裔父母對子女不設實際的期望。其中一齣內容如下:

一天晚上,一位中國女孩帶了就讀於同校的男友回家,媽媽第一反應是首先問一下男友的 SAT 分數,得悉他的分數比自己女兒的低,便擺出一副臭臉、看不起男友。於是女兒便不忿氣地說:「媽!當初是你要求我要在 SAT 拿取全校最好的成績。我做到了!現在你竟要求我交一個比我拿得更高分的男朋友?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場不少父母看到這一幕都不禁歉意地點頭認同;似在反思自己對兒女的一切「不可能的期望」又豈止這一個。

學者認為,華裔父母對兒女嚴苛的教養態度植根於歷史與文化,不是一種容易被改變的信念與習慣。對子女抱著高期望其實沒有錯,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在極高的期望與現實之間找到平衡點——譬如說被哈佛及史丹福等頂級大學取錄的成功率,其實好比幸運大抽獎,父母自己要首先明白,結果並不反映兒女的實際能力與努力。多花時間關心子女的身心健康其實比甚麼也重要。

當然,有人會認為這些都是老生常談,可是對於思想保守的上一代來說,肯聽、肯學、肯參與有關情緒病的討論,其實已經在思想上跨出了一大步。他們其實關心,卻不知道該如何做起;所以這種針對家長的講座,對遏止自殺風氣也許會有預防的作用。前線的學生支援固然重要,但是對父母的支援其實也是不能忽視的一環。

較早前,香港也接二連三地發生學童輕生事件。一如既往,當下大家只有急不及待的回應,卻沒有心思熟慮的思考,各界的關注只是曇花一現,不消一會便被新的荒誕新聞淹沒了,但其實情況並沒有因為一窩蜂的討論而得到改善;而教育局的敷衍態度更令人心淡。讓我們都以 Palo Alto 的事件作為借鏡,不去渲染的同時也不要避而不談。為下一代解決問題始終是成年人的份內事,及早預防任何時候都比忙羊補牢實際,父母今天肯為孩子踏出的每一步,其實都正在一點一點地為他們儲蓄明天那份對生命的熱愛;家庭,從來都是生命教育的起點。

延伸閱讀:

1)  The Silicon Valley Suicides (The Atlantic)

2)  CDC to Start Investigation Into ‘Suicide Contagion’ in Palo Alto (ABC News) 

3)  Schools target Asian parental expectations (The Mercury News) 

4)  The Overprotected Kid (The Atlantic) 

5)  The Problem with Rich Kids (Psychology Today)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