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西嘉Hitch-hike記

2018/8/6 — 13:28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馬死落地行,在公共交通方面惡名昭彰的 Corsica 走了巴士也就唯有hitch-hike⋯⋯來了這裡差不多兩星期,一到埗便明白為何所有人都說沒有車子不能去Corsica:連接大城市的火車巴士一日只兩班,時間還要極不方便,想由一個地方前往另一個地方,在一個如此細小的島嶼也要花個一整天,想即日來回很多時也行不通,相關的資訊毫不透明流通常有誤點收費亦極高昂(一小時車程的巴士收費16歐元起)。想用走的也不可能,即使撇除了地中海地帶的炎炎夏日根本不宜在海灘以外的地方走動,Corsica 本是石山一座,各城鎮散落在山頭海邊,彼此間只有公路或迂迴山路連接。找梳化客主人家時,也有不少人因為我沒有車子而婉拒。出入要靠人接載,也着實是十分不便。不止一人跟我說在Corsica 很多人都會hitch-hike,尤其是單身女子,說是很普遍也很安全。但是一想到提着一個大行李在大熱天的公路hitch-hike,我又是完全的hitch-hike 素人,就是我的一個主人家也猶䂊起來。

於是我就熟讀了Corsica 的火車巴士路線時間表,覺得做生不如做熟,即使是多麼不方便昂貴也好,實實在在的火車巴士站也總比公路上不知道幾時才有一輛順路又願載的陌生人家車子靠譜吧?就着那一堆巴士時間表,我定了一個有一點風險但相對行得通的半日行程:早上先讓主人家駕車送我往東南部的港口城市Porto-Vecchio (約一小時),從那兒再乘巴士前往最南端的Bonifacio(約半小時),三小時半後再乘同一輛巴士回Porto-Vecchio,再由那兒乘另一輛巴士回到主人家隣近的小鎮(約一小時)。這裡需要注意的是回程的巴士是當天最後一班(一天只兩班),轉車時間有15分鐘。如果從Bonifacio 回Porto-Vecchio 的巴士誤點的話,那我就食屎了。

但是世上沒有零風險的旅程,所以我照去了,還早了十多分鐘回到Bonifacio 的巴士站等車。等到巴士出發時間,我還在想是不是上一班車誤點,就看見那巴士在對面馬路走過⋯⋯花了幾分鐘時間拒絕承認現實(和四周找真的巴士)後,我終於清醒過來,給我的主人家發了個訊息。他就叫我:Hitch-hike! (也不可能叫他六十多歲老人家在今早兩小時後再駕三小時車來接我⋯⋯)

廣告

我一籌莫展。首先,Bonifacio 和Porto-Vecchio 這兩個南部主要城市沒・有・火・車(早上主人家問我Porto-Vecchio 的巴士站在哪,我隨口答通常就在火車站旁邊,他就回我但是那兒沒有火車站,我頓時張大了口講了句廣東話「係喎」)。雖然巴士站旁就是的士站,但我想在這裡乘一個半小時的士,車資應該也夠我渡海去意大利了。沒有辦法,我唯有硬着頭皮沿着巴士駛去的方向前進,一邊怯怯的伸出我怯怯的左臂,怯怯的豎起我怯怯的左手大姆指(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做錯手勢,總之那個時候的我就是狼狽到家了)⋯⋯

大約走了數十米、又約十輛車從旁駛過,忽然就有一輛黑色房車在我前面停了下來。我急忙跑上前去,車窗攪下,前座坐了兩名頗有型的女士,應該是來渡假的中產法國人。我說我要去Porto-Vecchio ,女司機說可以帶我到Porto-Vecchio 附近,”Allez!” 我馬上鑽進後車廂,發現裡面還有兩個女子。這幾位打扮時髦相貌娟好的女士很熱情,問客從何處來,又問我會不會坐得不舒服。她們在距離 Porto-Vecchio 大約20分鐘步距的地方放下我,教我如何前往目的地,紛紛祝我有一個美好旅程,便抄另一條小路走了。

廣告

我心想我是應該趕不及Porto-Vecchio 的巴士了,又因為第一次 hitch-hike 如此成功,壯了膽子,於是便又再一邊走一邊伸出我的左手大姆指。又大約十輛車駛過,這回卻是一輛拖着維修車輛的房車在我前面停下。司機是一位中年男子。我說我要去 Ghisonaccia ,心想他能載我去到多遠就多遠,到時再算。誰知對方雙眼一閃:我就住那兒!我正要回去呢。會不會太好運了一點?事後也許要劏鷄還神。不過好戲尚在後頭:上了車,司機問我是不是在Ghisonaccia 有車子,我告訴他我住在那附近一戶人家家裡。他就問是誰,他可能認識。結果?他竟然就是替我主人家維修房車的師傅!他跟我主人家通了電話,路上我們談了一些,他告訴我他十九歲女兒在尼斯唸藝術,付那學費有點吃力,又在油站買了果汁請我喝。他記得我主人家的地址,把我送到路口,我們交換了聯絡,他便帶着拖車走了。

我走了巴士,白付了一程巴士的車資和受了一點驚,卻造就了第一次 hitch-hiking 、這場神奇而美好的懈㤧,也別說省了一程巴士車資,有免費果汁喝,還要比巴士早大半小時回到家(從巴士站回家還要駕5分鐘車)。我之前才教會我另一個主人家「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中國成語,今天卻竟在我身上應驗了。為此我又再一次感謝上天的眷顧(應該是補償我掉了太陽鏡),和感謝法國人的熱情和友善(這題目我之後再寫)。

撰於2018年7月22日於Migliacciar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