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秘魯之薯仔,全部都係薯仔

2017/6/5 — 10:32

via pixabay.com

via pixabay.com

在酒店大堂喝過兩杯古柯茶 (Coca Tea) 之後,三十多小時旅程的鬱悶,當下被紓緩了不少。把古柯樹葉放入熱水沖泡,便是古柯茶。當地人喝了千年,有一點青草回甘淡淡味道,據說可提神醒腦,兼解高山之症,我信。把大量古柯樹葉提煉,可製成毒品古柯鹼(可卡因),碰不得,純沏茶,卻是有益身心。這種南美安第斯山脈原居民的傳統飲品,聞名已久,現在有機會,自然多加品嘗。(提醒大家不要帶古柯茶出境,此物在一些國家被禁,譬如美國,搜出十分麻煩。)

剛剛汽車從山上轉入 Sacred Valley 的 Urubamba 鎮,從高處看下,心裏禁不往暗嘆,果然是異域絕景。左右兩邊崇山峻嶺,連綿起伏,硬朗非常,中間有一峽谷,卻是修長恬靜,河水涓涓,青葱翠綠。印加子民聚居成村,兩旁梯田滿佈,層層而上,有一些還隱藏在迷霧之中。呷着一口古柯茶,坐在酒店向上望,前後左右近距離,全是威武挺拔的高山,無邊無際,感覺很奇特,或者應該說,感覺自己很渺小。

這裏土地肥沃,雨水充足,當地人利用堅固的梯田,聰明的水道,由谷底開墾至山頂。有專家說,因為氣溫、風向、土地的差異,他們能夠收成 4,000 種不同的農產品。世上大抵再沒其他地方,農作物的多樣性能出其右。給大家清楚一點的概念:香港的大帽山,未到一千米高。 Sacred Valley 的群山,海拔三千米至五千米。很少民族,懂得在三個大帽山這等高度種植。如何有效灌溉以及處理斜坡泥土流失,是專門學問。不丹小國位於同樣高地,但不丹人便從沒如此大規模在山上開墾,農作物數量亦因此相距甚遠。

廣告

暫且晚飯時間未到,急不及待先跑去本地市場看個究竟。我雖然上網讀過資料,有點心理準備,當去到外貌破落的本地街市,還是被深深震懾。薯仔,全部都係薯仔,全部都係薯仔!這裏的馬鈴薯,不是一小堆一小堆擺在地上,而是放入如人般高的麻包袋內,很有氣勢地圍成一個山頭作覽。每一檔至少有二十多款,互不相同。我不細數顏色了,基本上說得出的皆有,內心混色的亦有,小如拇指,大如拳頭,或長或尖或圓或扁,一應俱全。最奇怪的是經過幾番冰乾,然後暴曬的脫水乾薯仔 Chuño ,很小很輕身,有黑有白,雖然看過梁文道兄介紹,望着真身,一時間仍是認不出來。說真的,這樣子的怪物,怎會是土豆?怎樣烹調?

半信半疑,轉個頭,看到粟米,又嚇一跳。白色大粒粟米,吃過幾次,黑色粟米,煲水做成秘魯國家飲品 Chicha ,也聽過,但眼前這些短過手掌的小個子,以及各款五彩玉米,第一次見。根莖植物放滿一地,只認得竹芋與木薯。穀物乾豆,是另一個專區,香港人熟悉的各款藜麥,佔小部分,其他米 黄白色一粒粒小東西,聞所未聞。蔬果識得十居其九,卻誤以為紫色皮,手指般長的物體是無花果,一口咬下,咔的一聲,咬得牙痛,原來是迷你牛油果。

廣告

作為一個餐廳人,一次過看到這麼多仿似另一個星球的食材,腎上腺素難免高升, high 爆了頭。可惜太陽下山,天黑收鋪,捨不得也要離開。走了一段路,想起這裏是馬鈴薯發源地,印加人的基地,不能空手而回,於是跑回街市,向其中一檔主指手畫腳,買了十款外形最突出的薯仔,回酒店餐廳試吃。

Tambo del Inka. 果然是一間好酒店,領班 Ronal 聽了我的古怪要求,若無其事,還提議餐廳另有四款名物 nutty potatoes ,或蒸或炸,一併拿出來。就是這樣,在秘魯深山之中,星空之下,我的第一餐,回歸原始,放滿一枱,盡是簡單實在的馬鈴薯。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