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穹蒼下的女神》觀後感

2016/2/26 — 12:49

剛在網站裡觀賞了電影Agora (港譯為《穹蒼下的女神》),出於好奇在網上再找找有關電影主角 Hypatia 的事蹟,於是寫下這篇既帶點電影介紹又是個人筆記的短文。

這電影在 2009 年面世,但我一向沒有追看新電影的習慣,那時亦忙於完成博士論文和找工作,所以並沒有察覺有這齣與思想文明有關的電影。故事講述第四世紀裡,埃及名城亞歷山大(Alexandria )裡一位傑出學人的遭遇。此學人為女性(名叫 Hypatia ),在當時社會是十分罕有的。她父親是那裡當時最大和藏書最多的圖書館的館長,Hypatia 則在那裡教學和研究。 Hypatia 醉心哲學和天文學等,過著非一般人的學術生活。導演刻意把她表述得不求婚嫁,心無旁騖,不論社會如何動盪,她想著的總是學術研究。甚至,當電影裡她的學生長大成人,在社會和教會裡擔當不同角色,她的樣貌和舉止還是一如以往,彷彿超然於塵世變遷。

廣告

她所處身的世代十分動盪,主要源自亞歷山大城裡的族裔及宗教衝突。那時基督宗教剛剛成為羅馬帝國國教不久,城裡基督徒的人數和勢力由弱轉強,與當地宗教發生衝突,乘著羅馬帝國的威權,基督徒取得上風,肆意破壞宗教廟宇和亞歷山大圖書館。基督徒得勢後,又跟那裡的猶太人發生衝突。 Hypatia 還是專心學問,但可惜不接受宗教信仰卻又有政治影響力的她最終不免得罪當時新興的基督徒主教,該主教唆擺基督徒暴徒捉拿她,剝下她所有衣服,把她當作女巫般用石頭打死。(按維基的資料,其中一個說法是她活生生地被基督徒暴徒一片一片肉割下來而死,殘肢還要丟進火裡燒。我不肯定哪個才是最貼近歷史了。)

廣告

這位重要學人並無法在歷史裡遺留任何著作,她的被殺,在很多史學家筆下標誌著非基督教古典學術與文明的結束。電影高潮裡, Hypatia 似乎發現了一千二百多年後的開普勒定律( Kepler’s laws of planetary motion),明顯地這是導演暗示科學文明停頓了一千二百多年,但她是否真的有這發現卻未必有歷史根據。


這電影應該不會受到很多基督徒歡迎,因為電影裡的基督徒十分暴力,殘害文明,逼人加入教會。由於電影裡有些失實細節似是描黑基督教(除上段所講的天文學發現外,還有的是,當時的基督徒並沒有完全破壞那圖書館),總會有些基督徒會抱怨那是對基督教不公平。但這種想法顯然是見樹不見林,因那時基督徒逼人改信基督宗教和壓逼別異思想的行徑是無可否認的,電影所反映的雖不中亦不遠矣。正如有一網頁如此寫道:Whatever you think about Christianity, the unpalatable fact is it owed its rise to coercion, violence and a huge amount of bloodshed.  而且,導演對不同角色的處理頗為複雜細緻,又特意虛構Hypatia 一名學生 Davus ,雖是基督徒但卻常質疑暴行,不似有意把故事敘述為正邪對立。

這電影帶給我幾個反思和感想。首先是電影裡的暴力,那是社會變遷裡經常發生的事,人類社會只是發展到近幾十年才相對地比較少戰爭和流血衝突。就連宗教發展(包括基督教)也往往直接或間接地受惠於這些暴力,這跟近日經常聽到的建構得粗陋不堪的反暴力論述,有很大對比。另外,我作為學界中人,甚為嚮往Hypatia 那種心無旁騖的追求學問的精神,看著她有意無意地被扯進社會政治並且因此引來殺身之禍,看著社會動盪令學術研究無法順利進行,甚至令文明發展停頓,實在感到十分可惜。社會很大,總需要有些人過這類「離地」生活,做沒有短期效益的研究吧。最後一點反思是,假如當時有一位基督徒學者,他當作甚麼事呢?他應該投身教會的社運議程,為社運信徒建構思想基礎,並且在政治裡為社會謀求幸福,或至少減低混亂嗎?用華人的講法──這也是教會裡社關信徒借用的了想法──知識分子不關心社會,不為良知發聲,可謂罪大惡極,尸位素餐了。抑或,他要像 Hypatia 那般繼續思考十分「離地」的學術課題,然後從容地拒絕被人作政治歸類?

後記:職業病發作。這電影比蘇格拉底被告和服毒自殺的故事更突顯社會宗教可以對學術文化構成巨大壓力,而且壓力來自基督教,對今天很多美國學生來說有啟發意義。若不是兩小時那麼長,適宜在大學的哲學入門裡播放給學生看。

參考(本文的圖片也主要來自這些網站):

這裡有一位哲學教授寫的關於 Hypatia 的簡介
維基的電影條目
維基的 Hypatia 條目
“Agora – How Christian Thugs Extinguished a Brilliant Mind”,
電影故事內容,含大量劇透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