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空姐總會來

2015/1/5 — 6:30

東涌最近有新盤,名叫東環,發展商是新鴻基。回想當年,首度置業,也是東涌。

那一年,跟部分人一樣,有不少地方都買得起,但買得起的,往往不是最心儀。所以,當時的心態是,買層樓放租,然後再喺收到返嚟嘅租金上面加少少錢 (其實 end up 加咗好多錢),自己再租一個好啲嘅環境住。

以當時市道,揀樓買唔難,好多地方直情講得上抵買,咁點解獨愛東涌?Well,有些業主放租,最緊張係租到幾多錢,我呢個小業主有少少唔同。租金我都緊張,但更著重租客。簡單嚟講,我諗嘢好全面,回報唔係淨係睇錢,一個「合適」嘅租客,可以畀到你「另類」嘅回報率,葉朗程稱之為 exceptional return。

廣告

要吸引到有質素租客,裝修好緊要,所以喺呢方面我一定唔會慳。我有個 client,馬來西亞人,偶爾會在香港住一兩個星期,佢喺香港間屋,實用面積應該唔過千二呎,但裝修好 cyber,直情有少少 Ironman。所以當我要幫東涌層樓裝修,我諗都唔使諗就揀咗呢個 client 用嘅設計師。後來先知,原來呢位設計師係某補習天王嘅御用設計師,旗下所有補習社同埋佢自己嘅私人住宅,都係由呢位設計師操刀。

經過半年趕工,這位設計師果然不負所望,完全做到「入咗去間屋就唔會想走返出嚟」的要求。But of course,最後難免有少少超支,光是廚房和廁所加起來的裝修費已經讓我痛了好幾天。不打緊,當我開著浴室的燈光,再扭開水喉,看到那個 rain shower 灑出無數小水點,我就知道,既然彈丸之地也能被他打造成世外桃園一樣,我的痛,值。

廣告

有了超豪裝修,就算輕輕調高租金,也不愁沒有好租客。至於為什麼要選擇東涌,當然就是為了那區最踴躍的租戶。東涌最近邊度?機場。咁機場有乜嘢最多?除咗飛機,就係空姐。我對空姐有情意結,尤其是國泰空姐。新加坡航空的制服最好看,但國泰那套硬是讓人有種難以形容的矜貴,gosh,超掂。試想,當一個雍容的國泰空姐遇上我這個有品味有男人味有香水味仲有埋滿身銅臭味嘅 private banker,怎不會是一個讓人如癡如醉的 fairy tale?

可惜,最後的結局,不但不是 fairy tale,更是悲劇,一切都是拜那個講就天下無敵的地產經紀所賜。「我想租畀空姐。」得得得!「最好係國泰空姐。」冇問題葉生!「如果可以,個樣最好『試正』啲。』呢層梗係啦!結果,經紀先生介紹咗佢個朋友租我個單位。個租客唔係空姐,係地勤。咁都唔止,佢仲要唔係國泰嘅地勤。Fine,都忍你,但我話最緊要試試正正,你就同我搵個市市井井。葉朗程見識少,未見過女人有鬚,嗰次大開眼界。

身為一個小業主,奢望太多,不健康,所以最後也只是希望她準時交租便算。點知呢位地勤姐姐,有錢買 Chanel 銀包,但係交租就奉旨遲最少兩個星期。租約幾經辛苦結束,我收番層樓,想喊,我個 Miele 廚櫃多咗條又長又深嘅裂痕!你知唔知乜嘢係 Miele?試問世上有幾多業主會捨得整套 Miele 畀你?呢個美人生鬚,實在太狠,葉朗程稱之為 exceptional loss。自此之後,我沒有再找這個經紀。但這幾年間,幸運地,給我遇過幾位不錯的地產經紀。我最喜歡最喜歡最喜歡的,是香港置業的阿熹。

東環這個新盤,非常哄動,啲人排隊買樓排到癲。有人說,有乜咁巴閉呀,層樓又唔係免費。冇錯,唔係免費,因為仲著數過免費,以新地首輪推盤嘅賣價,可以話係必賺,即係塞錢入你袋。很多經紀打電話問我對東環有沒有興趣,我都說沒有興趣,因為我把這個機會留給阿熹。也有一段時間沒跟他見面,一見到他,樣子依舊,瘦瘦的,黑黑的,滿臉自信,態度沉實。

關於樓盤的資料,阿熹沒有說太多,因為也根本沒有什麼好說,如果抽中一定買,就是這麼簡單。「我同我細佬都有入飛。」阿熹說。年紀輕輕,阿熹已經儲夠彈藥,隨時有入貨準備。唔係好記得,你宜家應該係 28 歲定 29 歲?「27 歲。」Oh yes,只是 27 歲,阿熹已經是香港置業的分區董事,年薪一早過百萬。

他讀中學的時候已經入行,還記得他跟我說是躲在學校的廁所,打電話給客人,跟他們介紹千幾二千萬的樓盤。中五學生躲在學校廁所向人推介千萬樓盤,實在引人入勝,要見客點算?「請病假囉,冇計㗎。」欣賞阿熹,因為他有齊成功人士的兩種特質:好高鶩遠和腳踏實地。好高鶩遠,想發達,所以兼職地產經紀;腳踏實地,緊張學業,所以每逢到公開考試都不敢怠慢。起初以為他早入行,最後一定是荒廢學業,全職搵錢。

有時間,可以讀返個大學學位喎,我語重心長地說。「吓?我有學位喎。」係?邊間大學?「科大囉,BBA。」又要搵錢,又要讀書,咁都讀到科大?厲害。「葉生,你講漏咗一樣,搵錢、讀書、仲要拍拖呀。」阿熹搔搔頭笑說。好奇,A-Level 乜嘢成績?「兩個 A 囉,econ 同 account,炒咗科 geography。」認真地有點感動,我拍拍他膊頭說,叻仔,你阿媽一定為你驕傲。「驕傲?少少呱,佢問我做乜要咁辛苦,佢話佢供到我讀大學,叫我唔使兼職。」

咁點解你要咁搏?「讀書嗰陣已經知乜都貴,唔早啲做嘢儲錢,好難買樓,冇計啦。」人人都罵地產霸權,我都有份罵,罵得非常狠。人人都罵政府幫唔到手,我都有份罵,因為真係幫唔到手。但罵完之後,地產都係霸權,政府都係幫唔到手,這又是否代表我們是奉旨原地踏步?罵還是要繼續罵,但切不要忘記為自己爭取。期望這個時代可以有什麼改變之餘,也要在這個未來得及改變的時代努力做好。

自己做好,有一刻,終有曙光。我那個東涌單位,就是多得阿熹,終於找到合適的租客,一位久違了的,國泰空姐。她有名牌銀包,但也會準時交租。阿熹似乎真的能人所不能,問他,有沒有試過囂的時候?「都有嘅。」他又搔搔頭。點囂法?「真係要講?」有乜嘢寸嘴我未見過,講啦。「我同朋友講,呢個世界,間間公司都有 top sales,間間學校都有 top student,但係好似我咁,同一時間做到 top sales 同 top student,應該冇乜幾個。」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