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場能走多遠?

2014/12/29 — 0:01

「你有無睇《主場新聞》?」

這是我見工時老闆問的一道問題,時為 2012 年 10 月某天。

當時,《主場新聞》開業不久,而我則剛剛大學畢業變成失業,卻誤打誤撞成了《主場》的一員。

廣告

兩年來,我與《主場》的關係,不能用情侶關係來形容,準確點其實猶如互利共生的小丑魚與海葵,相輔相成一起成長。

打這份工辛苦而且絕不簡單,尤其我主力負責的綠版與宇宙版報道,需閱讀海量的研究報告,為的是希望比其他本地媒體所做的同一報道更深入、更富趣味。有想過離場嗎?絕對有,但我仍捨不得離開崗位,因為我希望我能與整個團隊一起去做點事 — 即使是一丁點也好 — 去改變香港的畸型社會。

廣告

這五個多月,超過 150 天的真空期,發生的事很多很多,很遺憾沒法以《主場》記者的身份記錄下來;現在《立場新聞》回來了,我與其他同事定必繼續努力,把真相呈現給各位讀者。

《主場》一周年的時候,我問過自己:「《主場》能走多遠?」不過,現在應改口問:「《立場》能走多遠?」

答案,我也很想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