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站在名店說愛你

2013/8/28 — 18:52

圖片來源:roger vivier facebook

圖片來源:roger vivier facebook

很少看時裝雜誌,更少和女人逛名店,所以最近才知道甚麼是Roger Vivier。

幾星期前,Danielle坐在沙發上,正和她的Marissa表姐WhatsApp。我站在後面偷看,多得Note2的巨型螢光幕,兩個女人的對話給我看得一清二楚。Marissa說她看中了Roger Vivier一雙鞋子,問Danielle有沒有興趣一起逛逛看。Danielle的回答,讓我震驚。「太貴啦,唔捨得,陪你睇就ok。」

唔捨得?Danielle的爸爸以前是華爾街一家對沖基金的CIO,而媽媽也曾是一家美資大行的top sales,他們現居於紐約市Manhattan,大慈善家Robert Bass也在他們的樓上置有物業。兩老生活無憂,早年更成立family trust,每個月給Danielle支付生活費。雖然沒有工作的必要,但Danielle的年薪已達七位數;一個人住在香港,得隻狗要養,而世上竟有雙鞋她說捨不得買,我覺得難以置信。「有幾貴呀?」我問。她不知我站在後面,嚇得大叫一聲,然後罵我缺德,問我知不知甚麼叫私隱。我沒有理會,繼續追問。係你人工低,定係對鞋真係咁貴?她沒好氣的說:「人工唔夠你高,人格都唔夠你低。」

廣告

網上搜尋Roger Vivier,香港有兩處專門店,第二天在Chater House開完會後,我走到置地廣場八卦一下。步進店內發現,原來Roger Vivier只賣女裝鞋和手袋。我這個西裝友雖然有點格格不入,但店員沒有怠慢,其中一個叫Colina的走過來問:「先生你好,有乜嘢幫到你?」只是隨便看看,有需要再麻煩你。

我拿起其中一隻黑白色的高跟鞋,鞋底那個8,900元的價錢牌,狠狠的瞪着我,我不自覺地吞啖口水。「呢個千鳥格pattern今年好興。」Colina介紹。我對她點頭微笑,再看看別的款式。走到店的另一邊,看到一隻灰色的高跟鞋,鞋頭有個橙色的交叉圖案,顏色配搭調皮。剛被那個8,900元的價錢牌嚇親,這對「調皮」的7,300元顯得有點合理。

廣告

再走入一點,到了店舖最隱蔽的位置。這個燈光較昏暗的空間,陳列出的鞋子更高貴。我看見一隻黑色的,鞋頭有個閃閃的銀色方扣,孤獨的站在鞋架上。我好奇的把它拿起,再小心的把它放下;鞋底的價錢牌,令我肯定它是Roger Vivier的鎮店之寶,難怪它沒有朋友。

我相信,這等價錢的女裝鞋,已經接近一眾中環儷人能夠接受的極限。對於Danielle來說,她絕對有足夠能力負擔,莫說是一雙,就算是「一箱」也沒有難度,但她竟說「唔捨得買」。突然間,我發覺Danielle有個莫大的優點。No,不是節儉,而是信心。

坦白說,中環有邊個女仔唔恨攞住個Hermès戴住隻Piaget踩住對Roger Vivier,浩浩蕩蕩地在IFC巡遊?我不是批評她們,因為我也絕對認同這種價值觀,只是她們的拜金,為Danielle添了一份脫俗的雍容。我稱這份雍容為「信心」,不用名牌粉飾,不用穿金戴銀,只是簡簡單單就能做個殊不簡單的女人。

Danielle捨不得買這裏的鞋,我卻認為只有這裏的鞋,才真正配得起這個雍容秀麗的可人兒。站在這家設計華美的Roger Vivier,我彷彿聽到每雙鞋子,不斷對我大聲喊着:「我愛Danielle,帶我回家!我愛Danielle,帶我回家!」Alright,收到了。8月24日是Danielle的生日,I know what to do.

給女人送禮物,屬於藝術,除了禮物本身,心思更重要。左腦撞右腦,忽然想起Felix,這位做插畫師的舊同學可以幫到我。光是找他幫忙,已不知費我多少唇舌。Felix非常有性格,只是叫他畫幅畫也諸多條件,說這個動作不夠真,那個表情又太難畫。幾經辛苦,我們終於有了共識;我給Felix幾張相片後兩天,他已把整個構思畫了出來,比我想像的畫面更細緻。萬事俱備,一切如箭在弦,Danielle生日當晚,先是一頓羅曼蒂克的晚飯。

「呢位小姐要個魚腐米線多葱,凍檸蜜少甜;我要個咖喱雞扒飯,凍奶茶多冰。」我對侍應哥哥說。坐在我身旁的Danielle,剛進來餐廳的時候是驚訝,現在點了菜後是憤怒,兩分鐘後多了三個搭枱的年輕人,火上加油,她終於忍不住:「葉朗程,生日食翠華唔緊要,但係你明知食翠華,點解要迫我着我最鍾意條裙?」咁我鍾意你呢條裙嘛,壽星女唔係應該着靚啲嗎?Danielle給我一個沒有靈魂的笑容。

為何食翠華?Well,第一,動怒的天使是最美的;第二,其實只是一條簡單的心理曲線,你要讓對方瘋狂地喜歡你,就最好先讓對方瘋狂地痛恨你,我覺得我做到了。最後Danielle幾乎沒有怎樣碰過她平時最愛的魚腐,只是喝了兩啖檸蜜便說要離開了。站在翠華門口,我說下一站是我家,Danielle誓死抗議。「今晚玩夠啦。」她認真地說。我保證,I can make you really happy tonight.「我今晚唔想呀。」她說。看來她誤會了make you really happy的意思,但最後我也說服她一起到我家來。

回到家,Danielle沒有說話,目光卻早已捕捉到那幅被藍色布蓋着的大畫。「What is that?」Danielle笑着問,看出內有玄機。我將布拉下來,Danielle瞪大眼睛。畫高四呎,她的眼珠上下左右滾動,看到畫中一個與她有九分像的女孩,穿着她現在穿着的米白色背心裙。畫中的我跪下來,正為她穿上一對千鳥格的Roger Vivier。我從這幅畫後,拿出三個盒子。Danielle看看鞋盒,再甜甜的看着我說:「三對咁多?咁破費呀。」

不同款式,有不同的配襯方法。Danielle繼續笑着問:「葉生,咁千鳥格應該點襯呀?」梗係襯返工裙好。「咁橙色圖案呢對呢?」還用問,一定襯牛仔褲最好。最後,Danielle看着黑色銀扣這一對,半天沒有說話。「呢對咁elegant,好難襯喎,what do you think, expert?」這一對,希望你立刻試穿,因為呢對,乜都唔着最好。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