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競爭的心態

2019/4/17 — 16:52

資料圖片,來源:George Becker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George Becker @Pexels

有價值的東西自然多人追求,要是想像對方應該要如何的扭曲自己,去迎合你的安全感需求,倒不如想想應該如何提供價值予對方。大自然的定律是只有在你的行為不單單能滿足你個人的需求時,也能對於他人或整個群體有所貢獻時,你的行為和價值才能長遠和穩定的得到滿足。

出來開始獨立工作以後,前一陣子對於學生和家長有點患得患失。

例如現在在做國際象棋的教學,以網上的世界這麼發達,香港之中又有眾多比我更有錢有資源有人脈的學校,能聘請到下棋的水平比我更高的老師。雖然說自己下棋和教學生是兩回事(就像你是個好兒子不代表你也會是個好爸爸,何況我也不覺得自己是個好兒子,但這是後話),對於自己的教學能力也很有信心比得上其他老師,但對於能不能留住學生,有時看見了別的學校的宣傳和單張內心還是會動搖。

廣告

老實說,家長也對我很信任,只是我並不信任家長,覺得家長還是會只看棋手的評分高低,學個兩三課就會跳去找別的老師。慢慢發覺,其實這一種想法在兩性關係也會出現,就是對方其實很信任你很喜歡你,但你並不信任對方,也不信任對方會信任你。社交媒體上看見對方的 IG Facebook friends 的男性朋友都是醫生律師有樣有身材,對方樣貌標緻身材火辣社交生活多姿多彩,而自己卻只是一塊會思考的平凡小石頭。一方面貪婪地想著要如何得到她佔有她,一方面卻害怕其他的更好的男生會出來和我競爭搶走她。

這些自我禁閉的日子之中我反覆沉思,如果我們相信理性只是一種確當的思維,並不和感情衝突,那麼恰當確當的思考沒理由不能解決感情問題。回頭再讀《Principles》,看過 Kiyosaki 的 YouTube,開始覺得找到突破盲區的缺口。

廣告

記得之前有個廣告說什麼「你不愛競爭,但競爭會找上你」邏輯上沒有錯,只是當你是用一種負面情緒和恐嚇的方法去促進惡性競爭時,這便算不上一個值得鼓勵的心態。我的意思是家長和小朋友應該明白,一個人於競爭之中取得勝利,並不是因為出於對於別人的恐懼和嫉妒所以需要將別人踩在腳底之下,而是他必需要考慮自己如何在這一項目上有正面和創新的意念,對他人對於整件事的發展有貢獻。不論是科學比賽、音樂比賽、下棋,最後能成功的人必然是在已知的條件和知識之中,能將這些已知條件和知識加入自己理解,對於整個發展的歷史有所貢獻的人。

這是 Dalio 在《Principles》提出的觀點,據他自述在大自然之中的觀察所得,大自然之中最後得益或成功的東西必然且必需能為整個族群帶來利益。

我們人類的生命太過短促,目光和愛慾只能局限於自己的肉體所能達到的範圍,不能夠對於整個群體和社會的發展著眼,但真正能支撐起社會和歷史的人,必然能將自己個人的得失看淡,知道如果自己的得失不能和別人的幸福掛鉤,那也只是會徒然。但當中如何又需要有陳之藩的「釣勝於魚」,不將自己的成敗靠別人的毀譽建立,這是非常矛盾而必需,相生相依的兩極陰陽。人生本來就是矛盾,而人生觀也免不了這苦杯。

競爭的確有其不可避免的地方,只是我們用什麼心態去面對。Kiyosaki 在 YouTube 提出的觀點是窮人才是貪婪的人,但富人卻不斷為他人為社會提供價值,所以要成為富人,必需先問自己如何為社會提供服務解決問題,而不是「臨淵羨 start-ups」,因為 start-ups 有嘗試解決社會問題和將他們的答案主流化恆常化。

我們當然不必認同 Kiyosaki 的觀點,只因為要成為富人當中的實際條件還多得很,但是對於他論述的邏輯卻值得細細深思。我們都想發達想不勞而獲,但卻沒有問過自己能為他人帶來什麼。我會想得到那個女生的身體和心靈,但沒有問過自己能為對方提供什麼的價值。btw 請注意提供價值不等同做兵,王爾德(Oscar Wilde)的一句可供參考:“Knows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and value of nothing”。

回過頭來,這些日子不斷堅持多推廣智力運動作為一種運動,多寫寫教學和教育的文章,鍛煉自己的語文能力,替家長組織媽媽 WhatsApp 組(best practice community),多參考外國的教學做法,別因為學生和家長水平不高就覺得他們看不出來,要相信那些無形的因素別人會終於看得出來,相信生命中的枝枝節節會拼成一幅完美的圖畫。這才是積極的在可見的評級分和名次以外,努力提供價值去留著學生和家長的積極回應,也只有這樣積極的解決問題才能回應自己內心的空虛和不安。

愛情方面,多反省,多健身,認識不同的朋友擴大社交圈,讀書和再反思,細心一點體貼一點,誠實的先考慮自己內心真實的感受才去回應對方的一舉一動。這是歐陽修的「非敢緩,蓋有待」。

最後,王安憶說過愛情這題材可以是最一流的作家的題材,也可以是最低級的作家的題材。是《咆哮山莊》、《李娃傳》,還是《尋夢園》系列全看作家水平。猛然發覺其實教育也是一樣,它可以是一種最高尚最有意義的職業,也可以是每宗校園暴力老師學生傷亡悲劇的大背景。將教育和結識異性混為一談,恰好完滿了人一生的終極追求:真、善、美。

如果有機會誇獎異性,說她是自己的人生追求:真、善、美,大概也沒有其他的讚美可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