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一課

2018/8/24 — 9:52

via pixabay

via pixabay

當老師十多年了,我依然會因為新學年來臨而興奮得睡不著。新一年,我要迎接一班從幼稚園升小一的新生。跟每位孩子初遇是一生一次的事,所以與他們首次正式見面,是我最重視的一課。而且經驗告訴我,如果第一堂的節奏掌握得不好,以後便要用雙倍努力去收復失地,所以這一課不容有失。

鐘聲響起,小息完了。六歲的孩子們看見我這個陌生的大人走進課室,班上的氣氛難免緊張起來。有正在看書的孩子趕快將圖書塞進抽屜、剛丟完垃圾的同學急步由垃圾桶旁走回座位、正在扮超級英雄格鬥的男孩子也立即收起拳風,各人筆直地坐在椅子上、認真地望著我。然後我看見有位個孩子還在吃水果,她拿著吃剩一半的蘋果,尷尬地望著我這位新老師,不知如何是好。我告訴她:「不要緊,等你吃完我們才開始。」她點點頭,邊咬蘋果、邊跟餘下的二十九位同學一起上下打量我。

我們靜靜等待,約一分鐘後,有孩子不耐煩,催促吃蘋果的女孩子:「快點!所有人都在等!」然後我開口說:「這裏的每堂音樂課,我們都會等所有人預備好才開始。也順道一起學習等待吧!因為每個人都會遇上某些時刻,希望別人等一等自己,譬如沒有人想因為自己上廁所而錯過遊戲。」雖然我們還未認識,同學之間也尚未曾混熟,但他們要首先知道,在這個班房裏每個孩子都同等重要,一個也不能少。

廣告

蘋果女孩終於吃完剩下那半邊蘋果,洗了個手便返回座位,可以開始了。初次跟全班見面,我通常不會一開始便自我介紹,也不會一本正經地鞠躬說句「各位同學早晨」。這個堅持了多年的奇怪習慣,源自小王子的一句話:

Grown-ups like numbers. When you tell them about a new friend, they never ask questions about what really matters.
成年人就是喜歡數字。當你提起一位新朋友,他們從不會問起真正重要的事。

廣告

我同意成年人在這方面一向無知,不甚了解何謂「真正重要的事」。我們不必奢望能夠成為孩子的朋友,但起碼可以嚐試不要當上他們眼中那些糟糕的大人。於是我認真想過,在音樂課裏,老師的名字大概是最不重要的事,所以沒必要一來便自我介紹一番。第一堂音樂課,孩子最需要知道的應該是,眼前這位陌生的音樂老師會唱歌、會拍手、會微笑也會扮鬼臉,他們應該專注記住老師的聲音與說話時的神態,我是 Ms Yu 抑或 Ms Yuen 其實完全不重要。(確實曾有學生到三年級才發現我原來不是叫 Ms Yuen 。)

跳過籠統的自我介紹環節,我通常一開口便會直接開始唱歌拍手。相比起奏樂器,人的聲線是與生俱來的,所以唱歌是種自然的表達方式;我們都會在好心情時,邊沐浴邊高歌,或在憂傷輕哼從收音機傳來的旋律。面對一年級的孩子,我唱歌時甚少用鋼琴伴奏,清唱居多,那是因為我希望他們知道,何時何地唱歌都不應該有拘謹尷尬的感覺,尤其在他們的年紀,唱得好或不好不是重點,因為一個人若果有想唱便唱、聞歌起舞的本領,他已算得上是個自由的人。如果硬要為每堂課冠上一個教學目標,這便是第一堂音樂課裏,孩子需要學習的事。

孩子看著老師邊唱歌邊拍手、視線一直跟著我遊走在桌子間,戒心終於放下,他們原本皺著的眉梢已經鬆開,身體也不再繃緊,換來的是一張張輕鬆的笑臉,孩子做回自己了!我望進他們閃閃的眼睛,終於,我們彼此認識,這一生一次的見面禮順利完成。

在課堂餘下的時間裏,我們一起笑一起跳、一同唱歌和創作故事……(當然也知道彼此的名字了。)音樂的世界很大很大,當老師的即使不能陪著每個孩子走到很遠很遠,我們都會由第一堂課開始,盡力讓孩子看見這世界的美好、學會珍惜快樂的時光,希望好好保存每張笑臉,讓他們不違失那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幸福。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