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二個鄉下

2018/12/12 — 15:47

第七次去布拉格,自己也訝異,我可以如此不厭倦這個地方。它有它的問題,周街扒手,太多遊客,核突政客,醉酒佬,冬天天氣濕凍陰暗,但這城的人,部分繼承了捷克性格裡的樸素誠懇隨和,我很少見過一個捷克人覺得自己好大支嘢。

Sarka是位捷克女士,幾年前開始合作,我要求高、麻煩、不高興會西面,她都沒投訴,她沒有歐洲人的 hea, 我提出問題她會去解決,這樣我們的遊學團才會做得成。

我們昨晚安頓了學生讓他們去劇院,我和區老到城郊拜訪Sarka的家。小房子住了她和姐姐(妺妹?),兩家的子女一起玩,祖母過來幫手,過度活躍Snoopy小狗和呆老貓在客廳室外自由出入。

廣告

Sarka一邊做菜,七歲的孩子摟狗狂吻,親友做訪打哈哈。我看著這幅繁忙家庭劇上演,房子裡雜物挺多但一室人氣,沒有人看電視或看手機,功課做不完沒人管,孩子有童真,家庭有關係,好一幅值得細味的畫面。

我和區博都說:「香港家庭或許更有錢,但孩子失去童真,親友不太對話,寵物沒有活動空間。」Sarka一貫的表情、瞪大天真的眼睛尷尬一笑。

廣告

以前有學生下飛機見到小城燈火暗淡,沒有高樓大廈,半開玩笑説:「乜布拉格這麼落後。」少年們太年輕,迷信發展和速度,小城的慢和人情味,才是讓我流連忘返的秘密。

一些小店老闆,每年見到我回來,都給我一個擁抱。我不太會說捷克語,但人和人的連系不一定需要喋喋不休。

區家麟

區家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