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六個男人的那年夏天

2018/8/26 — 18:21

【文:朱了了】

平平無奇,個性模糊不清的第六個男人。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每年設有年度最佳第六人獎(Sixth Man of the Year Award),由體育記者及廣播主持投票選出年度最優秀的替補球員。日本經典熱血動畫《男兒當入樽》(Slam Dunk)也有重點描寫過這個人。

沒有「大猩猩封阻」的必殺技,也沒有「MVP神射手」、「籃板王」的稱號,呀,有的,「四眼田雞」,但這與個人絕招扯不上關係,只是湘北隊的第六個男人戴眼鏡而已,嚴格來說,他是一個沒有代名詞或形容詞的球員。

廣告

第六個男人大部分比賽時間在場外吶喊助威,必要時填補正選空缺。對手陵南隊的教練田岡,也不把湘北的第六個男人放在眼內,「稍微注意一下好了」,田岡指示隊員。球員被對手不當作一回事,是侮辱。但第六個男人似乎不在意,因為他也認為自己是一個不構成威脅的人。

在湘北對陵南的比賽中,第六個男人代替隊友上場完成最後不足兩分鐘的賽事。那是第六個男人在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個暑假,他愛籃球,他愛湘北籃球隊,他與好友赤木有著同樣的夢,打入全國大賽,這場賽事將決定誰可次名晉級全國大賽,不然,高中籃球生涯將就此結束。

廣告

比賽剩餘不足一分鐘,突如其來的傳球,球落在第六個男人手裡,他有半秒懷疑,為什麼隊友在水深火熱的時刻,把球傳給球技平庸的自己,平庸得對手根本沒派任何人來防守。打入全國大賽是第六個男人的夢想,下一秒第六個男人硬著頭皮射出三分球......

木暮!木暮!四眼田雞!場內充斥著不曾存在的吶喊聲。木暮公延成功投進難以置信的三分球,兩隊分差在餘下30秒進一步拉開,木暮公延,湘北隊的第六個男人,欠的是一個機會,讓全部人都看得見。

「他也是努力了三年的球員」,落敗的陵南隊教練田岡最後這樣評價木暮。平庸的人,只要努力,終有一天會成為可靠的人。你和我既不是天才,也沒有什麼驚人的天賦,但每個人都可以是籃球場上的第六個男人,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努力,在哪一瞬間被需要。

作者簡介:作為一個傳媒工作者,我想我是喜歡寫嘢的。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