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筷子

2016/4/28 — 16:1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我寫字難看,自小便給老人教訓:「書法都寫不好,怎麼做個中國人?」。別說書法了,我平常寫字就是歪歪扭扭,連小學生都不如。僥倖現在除了做筆記寫稿,日常讓人看到字迹的機會絕少,這做人的身份資格才躲過了遭到質疑的機會。但吃飯就不同了,我再想自閉,也還是得在他人面前動碗動筷。於是每在餐廳見到人家老外姿勢正確,有板有眼地拿筷子夾菜,我就免不了一番自慚,並想起從前老人家的另一條寶貴教訓:「筷子都拿不好,怎麼做個中國人?」可是性格疏懶,硬是不願上進苦練,天天寫字用筷子,卻至今走在歪路上頭,沒有規矩。

筷子的學問大矣。很多年前我曾經在此討論過這種食器的由來和背景,但沒有機會說到筷子在東亞地區的傳佈演變。今天就讓我這個不會用筷子的人,來介紹一下自己道聽途說回來的日本筷子吧。日本人也用筷子,但他們的筷子一看就知道和我們的不一樣,因為它有一個尖尖細細的前端。就是這一樣,便已經說明了他們整個用餐方式的特點,那就是喝湯之外,嘴唇絕不沾碰任何食器。尤其吃飯,筷子長成這樣,就是為了用它對付黏性高的日本米,以筷子夾起一小團米飯入口,和我們習慣的拿筷子把飯從碗邊撥進嘴裏,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吃法。又因為包括米飯在內的任何東西,他們都能用筷子夾着吃,所以上身就不必在就食時過度俯低,保持住一個稍稍挺身的姿態。趴在桌子上頭,低頭用筷子扒飯,以前的日本人會管這叫「貓吃飯」,是小貓的專屬形態。

遇上正經一點的場合,或者看見講究些的人,你還能注意到他們取用筷子的時候好像特別有儀式感,在拿筷子和夾東西之間多了一道無謂但是好看的步驟(日本人似乎特別欣賞這類叫做『間』的隔斷,把一套完整的動作分隔成好幾段來做)。這個動作是這樣的:先用掌心朝下的右手去拿起放在筷架上頭的筷子,把它的前半段交給掌心朝上的左手輕持(筷尖當然不能碰到手),然後再把右手翻回來握好筷子,這才正式拿它去夾東西。每吃一口菜,還得把筷子放回原位,等到這口食物完全吞下,再重複一遍之前的動作。如此這般,周而復始,宛如表演傳統戲曲似的,是一套程式。又由於有這套左右手兼用的動作,所以日本的筷子在餐桌上定然橫擺,不像中國人這樣筷尖朝上地直放。除非特別標新,否則你去好一點的日本餐廳吃飯,他們的筷子多半都是如此橫置在筷架上頭,你也不用按着我們 的慣性將它們調整成和自己垂直的方向。所以打量一間本地日本料理店是否「正宗」,瞧它筷子的放法就能猜到大半了。

廣告

 

原刊於飲食男女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