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米蘭昆德拉對天安門及旺角街頭的「玩笑」

2016/2/26 — 10:35

說起米籣昆德拉我們會即時想起他 1988 年的改編自《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電影,《布拉格之春》。YouTube甚至有此電影的音樂聲帶。

不過,原來他的作品早已改編成電影。

事實上,這是根據米籣昆德拉小說《玩笑》改篇的捷克短電影,於1969年上映,有英文字幕,可能大家未必熟悉。此片名為 Failed revenge from Zert (the Joke),事實上是一系列的短電影,於 1969上映, Jaromil Jires是該系列的導演。當時捷克才坎出了1956年大肅清的陰影,大家都在談人性化的社會主義,感覺到到處都是言論自由的氛圍。

廣告

昆德拉當時未流亡法國,而且拍的時候當時正正是布拉格之春之時。之後,米籣昆德拉在法國,參與了大部分的劇本創作。他由最初作為詩人的形象,到了之後放棄寫詩,及至出版《玩笑》,而後期甚至作為劇作家及文學批評人,出現在歐洲文學界的舞台上。

有趣的是,如果你翻開《玩笑》的翩頁,就已經可以找到他早已經有作戲的天份,這小說有如莎翁劇本中的獨白,一個個人的獨白併成一個布拉格思想自由的風景。因此,作為一本小說,可觀性相當豐富,而在雨傘運動及旺角警民衝突後的我城,我們讀起來更有滋味。

廣告

Failed revenge from Zert (the Joke) 1969, Jaromil Jires:

那昆德拉在中國被引進是什麼回事?

一是因為都係於法語區走紅,才被中國讀者發現而翻譯,而且80年代末期,東歐都在熱議民主化及自由化,《河殤》的震撼,伴隨著中國民間及知識份子,他們都普遍存有這氣氛。雖然胡耀邦事件為此蒙上陰影,但自由思考,自由化的討論氣氛,卻比任何時候都濃厚。韓少功當時在英國接觸的是英文版,因此翻譯的是英文版本﹐但當時美國學者指責英文版本削足適履,怕英語區的人看不懂昆德拉非常蒙太奇﹐時序交錯的寫法﹐因此出版商自行修訂篇章。當時美國的東歐文學論者及昆德拉非常憤怒,因而中國作家而之後的人翻譯的來源﹐,要不是直接由法語而來,或者如笑話這樣的捷克文小說﹐就由美國捷克文學專家高海姆﹐昆德拉最看重的譯者而來。
88年版由作家出版社來自美國譯者米高海姆﹐他是出名的捷克語學者及文體學家。他是昆德拉一生的好友。

最後的捷克語小說是《不朽》,但都不是在捷克出版,只有玩笑是捷克出版又是捷克語﹐之後的作品﹐如「無知」及「身份」是用法語寫了,劇本也是。

而 80 年代的版本之所以如此珍貴,是因為這翻譯小說是 1989 民運之前出版,大家都在沐浴在自由的氣氛,如同布拉格之春,而韓少功在當時才有這樣的底氣,敢於發表一篇有深度的序言。但是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唉,俱往矣,香港,更不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