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糖業 50 年大陰謀:心臟病諉過於脂肪、扭曲營養指引

2016/9/15 — 15:20

上世紀五十年代,美國人患心臟病的機率顯著上升,科學家開始尋找原因,並鎖定飽和脂肪為主要幕後黑手。然後,我們這一代都知道脂肪被妖魔化,想瘦想健康就要敬而遠之。不過,現時的研究已顯示糖份也會增加血液中的三酸甘油酯含量,促使血管硬化、血管內壁增厚,增加中風、患心臟病的風險。

為何要到 50 年後的今天,我們才發現太多的糖份有損心臟健康?原來這一切都是糖業的大陰謀,更影響著全球 50 年來的膳食建議。

這是營養學史上從未見過的醜惡陰謀。

廣告

時間回到 1964年,當時仍稱糖份研究基金會的糖業協會意識到,有學者開始進行研究,分析高糖份是否會增加患心臟病的機會。這個商會的其中一個高層 John Hickson ,就與同業相討「以自己的研究、資訊以及立法手段」將輿論從糖份轉移至其他食品成份。

巧合地,著名生理學家 Ancel Keys 以及其他學者則在同期進行調查,並相信飽和脂肪與膳食中的膽固醇是造成心臟病的最主要成份。有見及此, John Hickson 就向同業建議,出版自己的數據,反駁批評聲音,並將之嫁禍於脂肪和膽固醇。他在 1965 年向三位哈佛學者提供共 6,500 美元(相當於現時的 49,000  美元)的糖份研究資助,篩選適合的文獻讓學者參考,更明言研究必須對業界有利。

廣告

其中一位學者 D. Mark Hegsted 這樣回答 John :

我們清楚理解你的利益,並會盡力維護之。

研究期間,這三位學者與 John Hickson 合作無間,不斷交換意見,最終在 1967 年於有名望的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刊出研究,指高糖份造成心臟病的說法並無足夠証據,並將污名推到飽和脂肪身上。結果研究一出版,對糖份的指控確實減少,而低脂飲食自此成為新潮流。

而這一切「罪証」文獻都散落於哈佛、伊利諾大學以及其他圖書館中,並由加州大學的學者 Stanton Glantz 整理後刊於《美國醫學會內科期刊》

事實上,業界操控科學研究時有所聞,例如去年紐約時報就有文章指可口可樂投放過百萬美元,資助研究團隊做一些減低汽水與癡肥關聯的研究;今年六月美聯社則報道過,有糖果商資助的研究指多吃糖果的小朋友,會比其他小朋友較輕。

涉事的「四人幫」早已不在人世,為何 Stanton Glantz 的發現這麼重要,小肥波要特別強調呢?

D. Mark Hegsted 後來成為美國農業部營養局局長,在 1977 年有份草擬聯邦政府膳食指引,「使橫手」於政府膳食指引中強調,飽和脂肪是心臟病元兇,而糖份「只是」令你蛀牙,並無熱量可言。而另一位學者 Frederick J. Stare 則成為哈佛大學營養部的主席,指導新世代美國營養學家。縱使美國心臟協會、世衛等健康組織都開始警告高糖帶來的風險不只是蛀牙與癡肥,D. Mark Hegsted 與 Frederick J. Stare 等人仍繼續影響全球人口的飲食習慣與各國公共健康政策,並令糖與脂肪對加劇心臟病風險的爭論持續至今。

糖業協會在Stanton Glantz 的報告刊出後發表聲明指,《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在 1984 年才要求透露研究的資金來源, 1967 年的哈佛研究自然沒有這樣做。協會在為此事辯護時亦承認,增加其資助透明度是必須的,但強調業界的資助對營養學發展有重要地位。

其實,營養學界的利益申報守則已大幅改變,類似的陰謀無可能被複製,但事件再次提醒我們公共資助的重要性,令大企業或行業難以影響科學研究的公正性;而公眾亦可因為愈來愈多的公共資助,對科學有更大的信心,而不需擔心研究靠譜與否。更重要的是,科學有自我完善的能力,糖業這個大陰謀由科學家揭發,而科研只能在公開的期刋發表才有公信力,因此不能永遠扭曲真相。

報告:
Kearns, C.E., Schmidt, L.A. & Glantz, S.A. (2016). Sugar Industry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Research: A Historical Analysis of Internal Industry Documents. JAMA Intern Med, published online September 12, 2016. doi:10.1001/jamainternmed.2016.5394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