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約在佔領之後 孖公仔去看孖公仔

2015/1/15 — 16:32

【文:林依莉】

 

很多人以為我們認識了好久,其實我們三個月前才初次見面,約在佔領區以外還是第一次。

廣告

那天我在紅棉道天橋第一次見到你,你在張貼你們的畫。你們畫了一些黃色色調的卡通人物,例如比卡超、海棉寶寶、Minions 等等。我問要不要幫手,於是我們才認識了。聊著發現,原來我們超極多相似的地方。你最怕吃蕃茄,我也是;我最愛聽盧凱彤,你也是;你我的經期也相差不過兩天;甚至住處原來也是同一條邨(雖然我們在不同大學住 hall)。前兩天你問我,sem break 在家嗎?於是我們倆便孖公仔去看孖公仔。

廣告

我不熟悉李慧嫻,你說她是 PolyU 的老師,油塘地鐵站的雕塑也是她的作品,說來又好像有些印象。畫廊助理很熱心為我們介紹,說這裡有些是藝術家就雨傘運動特別製作的一系列作品。很有趣的是,這邊的泥娃明明跟其他泥娃一樣,就是因為一些道具,如:雨傘、絲帶、白鴿、蠟燭和大葵扇,看上去的感覺就很不一樣了。我覺得我好像看到自己,尤其那對胸前別著絲帶的孖公仔,一如與學聯對話直播當晚,我們在連儂牆前肩並肩看。其實畫面都看得不清楚,但聲音還是可以聽見。你和我,和在場的很多很多人,一起拍手一起叫喊。那些片段突然湧到眼前,而我們明明身在柴灣工廈裡。

其他泥娃有一起工作、一起飲酒、一起購物的,就像我們在一起生活的這四十五天(是我先走,mid-term 慘敗,我只好先撤),吃飯、自修、畫文宣,幾乎都黏在一起。有時跟你漫步金鐘,我們會不自覺地哼唱著《你根本不是我的誰》或者《雀斑》。夜裡無眠,我們又會到天橋下吹水。有的沒的,根本不覺得時間過。直至那天我提起背囊,特地走到立法會前的帳篷跟你告別,你也似乎很理解沒追究我是不是一個逃兵。

清場之後,我們都各有各忙,忙著 paper 和考試,只是偶然傳幾個短訊。這周末跟你再約,很開心我們還會一起去看展覽。原來我們的故事不止於佔領之內,後佔領還有下半場。很羨慕 Ami 和 Rosie 可以友誼永固,我希望我們都可以,但千萬不要像泥娃那麼肥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