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於入房

2016/4/14 — 15:0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鞋子按規矩脫好,襪子也早已穿上,而且保證無破洞無異味,現在總可以隨着服務人員走進和室,放心大吃一頓了吧?

還早呢,真正的日式禮貌表演要從這一刻才開始正式踏入序曲。第一個問題是上了台階,進門之前,我們第一步踩下去的位置,這一步是絕對不能踩在門檻的框邊上的。那道拉門的框邊就和任何傳統中國宅院和寺廟的門檻一樣,是讓人邁開步子跨過去,而非踩上去的。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我們中式門檻往往高出地面一截。那座宅子或建築的地位愈高愈神聖,門檻也就愈高愈難跨越。日本房子倒好辦,門檻只是地面上一條軌道而已,所以記住這點好好地邁步並不困難。

然後就是一塊榻榻米與另一塊榻榻米之間的鑲邊了,這條邊也是不應該踩踏的。為甚麼?坦白講,我也不知道。其實今天很多日本年輕人也都不曉得這條規矩了,在榻榻米上走路就和平日在馬路上似的,粗手粗腳,不只鑲邊照踩,而且每一步都還踏出很大的聲響,殊不風雅。也許我們遊客也用不着跟着老一套辦法那麼麻煩,但若是造訪高級料亭,甚或受邀參加茶會,恐怕還是寧願守舊點的好,以示知禮(哪怕是人家的禮)。

廣告

接下來就該真的進到留給我們吃飯用的「個室」了,這時首先得注意的是「床之間」的位置。所謂「床之間」。便是那種日式房間裏頭高出地面少許,用來懸掛字畫,擺放花藝的獨特空間,非常搶眼,乃全室重心所在(除了窗外庭院景色之外)。在傳統日本空間文化裏頭,「床之間」是個非常神聖的地方,以前是供佛神壇,現在專門用來陳示戶主精心收藏和佈置的藝術品;主人家的品味如何,其藏品之精劣(包括畫畫、花瓶,以及「人形」玩偶等各式工藝),懂不懂花道,盡見於此。便與西式飯廳裏那些放銀器瓷器的廚櫃一樣,這個空間是不應該亂碰的,就算主人也不能隨便在裏頭堆放雜物。我們華人的日式料理要是模仿日本,想在餐廳裏頭弄一間專供貴客包間的和室,來點東洋風,敗筆通常就出在這裏;有的會在上頭擺置酒瓶菜單,有的則甚至拿它當做存放客人衣物的儲物櫃。

有了「床之間」,這個房間的主客位置也就自然分曉了。無論中國還是西洋,宴會用餐的主客位置都是有講究的,日本也不例外。一間和室裏頭,上座憑「床之間」而定。一般而言,背對着「床之間」,離它愈近的地方就愈是上座。要是只有兩人,那倒容易,地位高的人坐在「床之間」前正對着的位子就是。萬一人多,搞不清狀況,先來者最好自動先進末座,也就是離門口最近的地方。

廣告

傳統日本重男輕女,一對男女走進和室,男的總是不由分說就坐到「床之間」前的主位。直至今天,也還有許多老派的旅館和料亭會這麼指引客人,彷彿理所當然。我們自然可以不理,一對夫婦邊個話事自己知。

 

(「正座」閒談之三)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