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結婚既浪漫又實用

2017/10/31 — 11:31

英國記者Peter Lloyd著書指,近年英國男人抗拒結婚,原因是離婚判決常對男人不公。法院判決和社會目光,令婚姻中的男人成為輸家。男人結婚就像以自己的幸福、健康、財產,與另一半甚或整個社會對賭。男人以為結婚後一無所有,其實真正的一無所有,從離婚後才開始。

以經濟學的言語解釋,男人結婚的預期成本上升,自然提不起勁結婚。但在重視個人自主的西歐社會,結婚仍然是大部分人的選擇。去年一篇發表在British Journal of Sociology的文章,題為「Why still marry? The role of feelings in the persistence of marriage as an institution」,比較荷蘭人結婚或同居的選擇,探討當社會道德日見寬容同居、而同居者所受法律保障或可得社會福利亦與夫妻無異時,為甚麼不少人仍選擇結婚,無形中維持了婚姻的社會規範效力。

研究者指出,在荷蘭法律和社會制度下,同居者幾乎無經濟動機成婚,但大部分同居者早晚都成了註冊夫妻。研究者分析了1987至2006年間蒐集的數據,發現情緒、感受往往是從同居推展至結婚的動力,經濟效益的考慮則較次要。

廣告

結婚不是純粹衡量金錢盈虧後的決定,當中包含了情緒的反應。兩人相處時,這種情緒如何產生、產生後會引致甚麼行為,背後有社會化、動物本能以至社會結構等因素影響。若將研究結果放在香港社會解釋,有兩點值得思考。

首先是社會是否接受同居這現象。在荷蘭,同居頗為普遍,亦屬社會認可的生活模式。至於在香港,同居一般較像是婚姻前短暫過渡的安排,未必適合與婚姻並排比較;法律對同居者的保障亦不全面。同居或結婚的選擇,似乎應與維持單身對照比較。

廣告

其次是經濟效益對促成一段婚姻究竟有多大助力。在市場上銷售的浪漫婚姻形象中,雙方皆為自願選擇,既不受傳統擺布,亦免於政治、商業、家族世交等愛情以外的利益結合。但就算當事人不考慮,婚姻始終是社會認受的契約,有其界外影響。退一步說,兩個人煮飯、洗衫、執屋、供樓(如果供得起),總比一個人輕鬆。

社會環境艱難,個人(不論男女)想藉(或能藉)婚姻而改善生活處境者日少,夫妻雙方婚後不互相搭沉船已算不錯。在女權高漲的年代,女人的社會地位與男人日趨接近,在經濟上平起平坐,似乎更有條件忠於自己的感情,擇我所愛。然而,雙方在經濟處境、婚前社會地位、以至生活技能上越接近,藉婚姻達成經濟上的分工合作、組成互補伙伴關係的動機便越弱。

覺得「有社會需要」、怕被標籤為「剩男」、「剩女」而結婚,固然陷進了對男女社會角色的既有想像;覺得「型」而不結婚,何嘗不是陷進了另一種社會對性別的大論述,一種漠視男女生理變化、忽略婚姻實際功能的大論述?如何在提昇社會經濟地位之餘,誠實處理自己的感情需要,是未來女人的重要功課。

如果將人的一生看成是從各種社會規範間轉移的過程,由原生家庭、讀書、工作、自組家庭、生兒育女、老病到死亡,有自足的社會條件同時負擔較輕的日子,應該只有工作初期到自組家庭這段時間。教育普及推遲了平均離校年齡,若要呼吸自由的空氣,自組家庭難免順延。恨結婚者無視婚姻的束縛,怕結婚者不信婚姻的意義;善結婚者看到婚姻的便利,然後規行矩步,直到永遠﹐阿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