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結婚跟選舉一樣,只有當選那一天開心而已

2017/12/8 — 9:53

呂律師您好:我明年3月即將結婚,現在遇到的問題點是,我跟未來先生原本希望登記結婚就好,但我爸媽不肯,覺得我這樣是偷嫁,最後我不想讓我老公難做人,於是妥協答應辦婚禮。

問題又來了,辦婚禮又會有很多禮俗,我跟男友都覺得沒必要,希望盡量簡單就好,不是因為沒錢,而是覺得沒必要「浪費錢」,於是跟我爸媽提到基本的6禮不要、黃金飾品通通不要,金飾我向姐姐借就好,因為我和老公都不希望讓雙方父母花錢,買那些不必要的東西(婚禮所有花費都我們自己存錢,沒讓爸媽出錢),我寧願他們把聘金留下來自己使用(是的,有聘金),但我媽媽氣炸了!覺得我很笨,認為那是男方該給的東西,我怎麼可以笨到說不要,而且很在意親戚朋友的眼光,對男方也很不諒解,還說我眼光很差,怎麼會挑到這種的,還說他們家是多窮,連金子都買不起,於是乎,光金飾這件事我和家人鬧得非常不愉快!

結婚不是應該開開心心的嗎?為何我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反而覺得很煩躁。

呂律師,我想知道您的觀點,我們為家長著想的心,錯了嗎?

*   *   *

這位妹子,你真的錯了,但並不是你為別人著想有錯,而是你對婚姻的想像有錯。結婚跟選舉一樣,只有當選那一天開心而已,往後得要謙卑謙卑再謙卑,否則很快就會政黨輪替。在結婚以後,你們將有無數的關卡要過,許多的魔王要推,如果這樣就煩躁,以後怎麼過日子?

廣告

原則上,你先別責怪你的家人食古不化、冥頑不靈,現在的父母,把女兒結婚當作「賣女兒」的心態已經不多,既然如此,他們為何一定要刁難你們?難道他們不知道,現在年輕人結婚,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嗎?在生氣與無奈之前,或許可以先聽聽他們的心聲,大概是這樣的:

「這男人連聘金都沒辦法付,到底有沒有存款?以後怎麼養這個家?」

廣告

「這男人連做餅都這麼小氣,以後會不會對我女兒不大方?」

「這男人連結婚必備的金飾都不捨得買,以後我女兒會不會幸福?」

「這男人連禮俗都不願意遵守,以後會不會尊重我們娘家?」

「這男人連結婚都這麼隨便,以後會不會隨便就離婚?」

(五點就夠了,不用十點)

有沒有注意到關鍵字,「以後」。其實他們在意的不是現在,而是以後,他們認為,現在隨便,以後就隨便,所以他們會希望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女兒,可以被夫家認真對待,如此而已,所謂的面子,也不過就是如此的動機。所以,我大可建議你挑戰傳統,不用顧及這些落伍的東西,但是他們要的,其實不是錢,而是重視,這些眉眉角角的無聊破事,大概也就是要求對方重視這件事而已。

如果,你要讓父母永久銘記在心,你的先生就是小氣、不願意付出、沒擔當、不愛你的人,那麼就照你的意思辦。這時候或許你的心裡會吶喊:「歹林啊!不是的,這一切都是我的意思,我老公是無辜的。」但是,不好意思,你的家人愛你,這是天生的,但是可沒必要愛他,這是後天的,帳肯定要算在他頭上。他們怎麼忍心,把「忽略娘家的卑微願望」這件事,怪在你這個可憐的小東西身上?

所以,知道怎麼做了嗎?

關於聘金的問題,分為大聘跟小聘。大聘,就寫本票九千九百九十九萬元,高高掛在婚禮布條上,然後寫上「這是給我老婆的愛」,然後不寫發票日與到期日。老公不願意寫?你放心,這張本票無效,因為沒有日期。如果懂法律的家人問你,為什麼沒日期,你就說,愛我是沒有期限的,然後叫他閉嘴。

小聘,大概就是幾十萬元搞定,即便沒錢,去借就好。交給爸媽以前,先跟爸媽說好,這是給你的私房錢,要用來裝潢新家/蜜月旅行/新房租金等,族繁不及備載的理由,如果他們不願意給你,那就哭窮裝傻,最後把錢拿回來以後,立刻拿去還,最多就是損失利息而已。

黃金飾品,這種東西離婚的時候很麻煩,都會計較要不要還給對方,為了杜絕後患,不要互相餽贈也是可以的。但如果家長堅持,那就去T牌金飾店租借,當然也不要跟爸媽說,不過請記得保險,也記得要還。

至於六禮,日頭餅隨你媽開,反正也沒多少,總不會有上千盒,這就當作給爸媽友人的小禮物,讓他們知道你結婚了。合餅,就是挑好吃的而已,也不會有上千盒,同樣可以當作給朋友的手工餅乾點心。其他六色喜糖、爆竹捧花,糕餅店都會幫你搞定,最後的頭尾禮,可以挑自己喜歡的衣服與鞋子,反正以後正式場合穿著都可以用到,應該也不用太計較。

這樣你可以理解嗎?其實你可能會覺得很辛苦,為什麼婚姻在一開始就得要演戲給大家看?不過這就是無奈的現實。就像是網路流傳的一個故事,媽媽每次看到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都會不屑一顧,問她為什麼,她就會說,老娘演了五十年,你爸都沒發現,我才是最佳女主角吧?

婚姻裡有虛偽,也會有真誠,重點是,要好好跟對方過生活,面子可以虛偽,但裡子得真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