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中學年代的我

2015/3/1 — 14:05

年多前,出席中學舊生活動,是畢業三十周年晚餐,很多同學都從外國專程回來。我一向少出席舊生活動,但三十周年是難得聚首的機會,我也有出席,這次聚會經驗難忘。出席之前,我曾懷疑這種活動的氣氛會否侷促,中學年代曾經熟絡,但很多人三十年沒見,見面時傾甚麼?簡單一句「近況如何」,隨時使人尷尬,沒見三十年,近況從何說起?後來發現,這些憂慮是多餘,這一夜滿是笑聲,原來大家有過共同經歷,這種親密關係一撻即着。三十年或可沖淡回憶,但一見面湧現的親切感,擋也擋不住。

大家回憶當年,有些事情已很遙遠,原來我們以前是這樣的。最近我又經常回想起以前,偶而有點傷感,不過回憶多是較美麗的。我回想過去十幾年運動生涯,一件不變的事情是,受傷患困擾,運動時間表彷彿是環繞傷患周期。習慣了,已不當是一回事,跟其他人談到傷患,發現有些人是不會受傷,強調是從來不會,而這些人有一個共通點:年輕便認真運動。這些人中學年代已是運動健將,這些年沒停過,不知受傷為何物。

三十幾歲才開始認真運動,為追求成績,不停推自己跑得更快和跑得更遠,需接受受傷是必然的環節。環顧四周有些人體格與眾不同,這些人不是得天獨厚,只是他們比我早二十年開始擁抱運動。人家付出的,比我早和多,我無資格羨慕。

廣告

我想寫信給中學年代的我,我想知道那時候我怎看待跑步?結果我知道是沒跑,但沒跑是因為不喜歡,嫌悶,抑或跑得不好?體育堂應該有要求同學跑步,可能我求其敷衍,具體情况不太記得。那時候我喜歡踢足球,是日踢夜踢那一種,必然牽涉跑步,點解沒認真跑?噢,記起了,我愈踢愈渣,追不上人家水平,後期轉守龍門。沒天份、沒意志、沒導師提攜,跑步在中學年代沒佔過任何位置。

廣告

我在想,如果中學年代用心跑步,或者我今日的體格不一樣,中年跑步生活不是關於受傷周期。如果那時候跑步,或者我沒停下來,一直享受跑步的樂趣。當然,如果時光真的可倒流,我不會研究跑步,我會買六合彩。

中學年代對「將來」的定義,可能是明天,頂多是明年,沒可能想到中年生活。寫信給中學年代的我,情況多數是牛頭不搭馬嘴。跑步?那時候我有好多其他事等住做,中年的事留待中年才解決。這封信寫得幾親切也沒用,因為對牛彈琴。還是不要浪費時間找尋以前的我,專注今日的我。以慢火領略跑步的意義,看清楚跑得更遠比跑得更快更聰明,過程中調節自己的期望,中年的我也有機長跑長有。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