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女兒的第六十封信

2015/3/12 — 22:29

天蔚:

今天是妳 23 歲的生日。我知道這樣做有違理性(這便有如我不斷寫信給妳一樣),但我還是很想跟妳說一聲:生日快樂!

還有五個月,妳離去便足有四年。我們常說時間是最好的治療,從傷痛的程度來說這大致是對的,但出乎意料的是,從思念的角度來說,時間似乎起不了什麼作用。我很慚愧地發現,妳生前我沒有天天想著妳,但死後的妳卻天天在我的腦海中出現。

廣告

記得我們從澳洲回流香港後不久,由於無法完全配合妳的學校假期,我和媽媽開始偶有放下妳給傭人和婆婆、等照顧出外旅遊,最長的一次(往埃及)更足有十日之久。當時一些朋友說外遊時常常惦念著家中的小孩,我則誇口說這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妳離去後好一段時間,我才自妳的網誌中得悉,妳最不喜歡獨自一個人呆在家中的日子。…今天(及以後)的無盡思念,顯然是上天對我的一種懲罰。

妳當然知道木蘭花是我的偶像,但妳可能沒有留意,木蘭花在首部小說《巧奪死光錶》之中出場時正是23歲。作者魏力(我很多年後才知這是倪匡的另一個筆名)是這樣描寫的:「(高翔進入的)那間房間的佈置,像是一間辦公室,有著四張辦公桌,每一張辦公桌後,都坐著一個人。最左那張桌子,坐的是一個十分美麗的女子,約有二十三歲年紀。看來她是秘書,因為她手上拿著一枝筆,而桌上則放著一大疊白紙。

廣告

但是,如果仔細看一看的話,便可以發現,這位美麗的女郎,有著一雙聰明深邃之極的眼睛,使人不敢逼視!」打從那時起,我便成為了木蘭花終身不渝的「粉絲」!而令我最為欣慰的,是數十年後的妳也成為了她的「小粉絲」。

對於當時還在念小學三年級的我,二十三歲是一個不小的年紀,想不到妳今天要是在生的話,已經等於木蘭花出場時的歲數!(原版在多次搬家其間丟失了,我現在手上的《巧奪死光錶》是我多年後補買的,但由於有倪匡先生於2007年的親筆簽名(簽的是「魏力」),價值可不減當年的原版呢!)

妳的同班同學如今當然也差不多是這個歲數。告訴妳一個必定令妳驚訝不已的消息吧: Maggie 竟然投考了警察,而且已在學堂接受訓練大半年!她可經歷了不少磨練:最初是害怕體能不勝應付,最近則因為領導才能考試不合格而備受困擾。我和媽媽上星期曾與她會面,我更把我曾經主持的「傑出領導學」的課程內容傾囊以授。讓我們一起為她能順利畢業成為 Madam 而獻上祝福吧!

告訴妳一個好消息,我的新書《資本的衝動》不但銷路不俗,而且更被《亞洲周刊》選為「2014 年十大好書」之一。我的下一本書是早已跟中華書局簽約的《色‧情男女全面睇》,但數月來皆忙得不可開交,至今仍未動筆…

相隔了數年之後,我今年再次為香港電台和公共圖書館合辦的「香港書獎」擔任決審評判。上星期花了整整兩個半天,在旺角花園道公共圖書館辦事處閱讀入圍的近百本書籍(《資本的衝動》也有入圍,但按照規定不能自己選自己)。其中一本,是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失去雙腳的一個女孩所寫的奮鬥經歷,其中的一句令我深有所感:「開懷地笑吧,就像你從未受過傷!」

妳知道爸爸最喜歡蒐集各種各樣的箴言雋語,想不到年屆花甲,最能觸動我的都是這些「自療」的說話。上述這一句,活像我在上一封信中引述的 “No matter how hard the past, you can always start again!” ,但胸懷上更是豁達。雖然說知易行難,但爸爸還是會努力實踐的。

好了,今天約了 Ringo 叔叔午飯,會研究怎樣將「全球化石燃料撤資運動」在香港推廣開去,就此擱筆。

永遠愛妳的
爸爸
2015 年 3 月 11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