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媽媽一個彭羚

2017/5/11 — 18:00

林海峰與彭羚,圖片來源:壹週刊片段截圖

林海峰與彭羚,圖片來源:壹週刊片段截圖

機場內的翡翠拉麵小籠包,發生了一件屢見不鮮的大城小事。

一位女士還未坐下來,已經氣沖沖地說:「奶奶,點解咁多張枱唔坐要揀呢張呀?」看這位女士噸位十足,要在寸金尺土的香港找個安樂位置坐一坐,確實不易。她們兩個還未點餐,又見一個小孩和男人走進來,與兩婆媳同桌。

「做乜事?」男人大概看見女人面帶不悅。

廣告

女人側著頭,似是壓低聲線卻又連我這個坐在鄰桌的八卦公也聽到她在說什麼。「都唔知點解你阿媽要揀呢個位,我隻腳都唔知擺邊。」

男人尷尷尬尬,啟動靜音功能,然後拿起餐牌,預備點菜。坐在男人旁邊的老媽子,望著兒子手上餐牌內的圖片,喃喃一句:「個擔擔麵好似幾骨子喎。」

廣告

叫囉,兒子說,總算盡了一點孝義。

怎料兒媳面露厲色,卻盡量語調溫和:「今晚我哋到咗九州第一餐已經食咗拉麵喇,唔好兩餐都食麵啦奶奶。」

雖然老人家連點個擔擔麵的權利也被剝削了,但我也暗暗替老人家慶幸,至少這個最少五日四夜的母親節日本之旅,家人也預了她的份兒。

點餐過後,風平浪靜,我亦準備吃掉最後一個小籠包。

「奶奶,大圍嗰層樓,我哋呢個月尾真係要扑錘㗎喇,你記住喺日本返嚟之後,即刻搵銀行搞埋二按啲手續喇……」

兒子買樓,阿媽按樓是常識吧。新抱仔由睇樓到搞旅行一手包辦,無微不至,但願這趟九州之行沒有什麼 hidden agenda,因為如果有,我預計到這應該是奶奶和兒媳的最後一次旅行。

愛情與親情必定是一個此消彼長的關係嗎?是每個女人在過門前都會扮作一夥脆弱的雞蛋,還是每個男人明知這個女人是一道冷漠的高牆也非要娶她回來閘在母子之間不可?

怎樣才是一個好新抱?我聽過這樣一個簡單的說法:當佢喺你阿媽面前係叫奶奶,而喺你阿媽背後都係叫奶奶,而唔係叫佢做「你阿媽」,這個新抱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新抱。

有些男人喜歡女人笑容甜美,有些男人要求女人可以給予足夠自由,有些男人希望彼此財政獨立。

很少男人娶老婆的前設條件會是,真心對我阿媽好。

沒有這樣的條件,便沒有這樣的老婆。

不少名人喜歡「消費」孝順,例如在自己的 facebook 報告自己跟媽媽行山,或是在 Instagram 上載一張揸超跑載媽媽去晚飯的照片。

我不是說消費孝順的人不孝順,我只是想說,最高層次的孝順,在 facebook 或 instagram 很難找到參考。

鄭丹瑞訪問過林海峰父母,兩位老人家說起家中的新抱,讚不絕口。

林海峰的姊姊林姍姍更說,彭羚不只是上天賜給林海峰的禮物,還是賜給「我們一家人」的禮物。

問林海峰本人,他這樣形容彭羚:「唔係個個人可以做到將自己奉獻畀其他人,呢個好難,但我嘅另一半就係做緊呢樣嘢。」

人生最大的福氣,就是有一個義無反顧地疼錫你的媽媽;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可以娶一個老婆回來,跟你一起義無反顧地疼錫你的媽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