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父親的情書

2017/10/3 — 18:59

不停捲竹枝,定好型,才能紮得靚。

不停捲竹枝,定好型,才能紮得靚。

【文:好好品 hohoban】

中秋人月兩圓,對家人的情,你會怎樣表達?

牽著孩子的手,一起挑燈籠;又或是中秋夜做節團聚?由心而發的行動,最實際亦最珍貴。

廣告

歐陽秉志每天早上九點準時開舖,店內只有他一個人與一隻貓,年終無休。

他就用一雙手,守護爸爸創立65年的寶華紮作,傳承紮作這門「由無變有」的手藝。

廣告

集體回憶最美好

「燈籠是一個回憶。」讀設計的歐陽秉志,1997年畢業應徴設計師,全部「等消息」,與其待業在家,便索性到舖面幫手。「初時送貨,後來師傅紮大屋,我就幫手貼裝飾。無心插柳的他,愈做愈有興趣,並開始不斷構思新作,例如卡通人物燈籠、打鼓機等等。」

「那年,第一次到舖頭幫手,剛好也是中秋節,第一次自己紮的作品,就是楊桃燈籠。」今天,事事追求成本效益,大量生產的膠燈籠幾乎已取代傳統紙紮燈籠,但還是有人買手紮的燈籠:「有情侶,也有上年紀的,大概都是想追尋一些情懷吧。」

卡通人物燈籠

卡通人物燈籠

曾經風光的年代

歐陽秉志説,父親歐陽偉乾於1949年從內地來港,為了謀生,經親戚介紹到當時香港最出名的紙紮鋪「金玉樓」由打雜開始做起,邊學邊做:「聽老師傅說,從外國寄信回來,寫金玉樓便有人識,不用寫地址。」一間紙紮鋪能如此出名,紮作業以往在香港的地位可想而知。

「爸爸當初以為是酒樓,於是入去做。」看似木訥的他,說罷哈哈大笑。「後來,爸爸與另外兩位股東合資開了寶華,在紅磡樓梯底小鋪做起。」及後,寶華因加租壓力搬到深水埗,發展成金漆招牌的老字號。

「以前生意很好的,出口去外國,做獅頭、龍頭,裝飾如財神公仔、生肖公仔放在酒店,聖誕老人擺街等等,現在已被廣告公司壟斷,全部用鐵線做。」他又笑着回想:「小時候,清明節和七月鬼節,會與妹妹出來幫手。放個卡式收音機在門口,一齊邊聽邊包衣包。」

後來,妹妹都沒到店幫手,就只有他,每天默默紮。跟父親朝夕相對,但二人都不愛説話,從來絕少溝通,父親見他的紮作,也不會望多眼、讚兩句。「不過我知他有跟其他人讚我的,因為他們跟我説:『你阿爸讚你』。」他淡然,偷笑。

兩年多前,他父親不適入院,但還是放不下舖頭生意,未康復已經想出院。歐陽秉志心裏就是著急,卻又説不出甚麼;反而,拿著紙筆,給爸爸寫了一封信。「那是我第一次給人寫信,就是叫他休息,店舖交我來打理好了。」連情信都沒寫過的他,就以這封「情書」打動父親。

父親還是沒說甚麼的,但歐陽秉志深知父親是捨不得這幾十年老字號,其實他自己也不捨的。

今時的中秋,還是有情侶,上年紀的,買紙紮燈籠,都在追尋一些情懷吧。

今時的中秋,還是有情侶,上年紀的,買紙紮燈籠,都在追尋一些情懷吧。

父親康復後,都只在店坐坐,閒時跟附近老友飲茶,歐陽秉志從此接手經營寶華。「以前打工,有點像太子爺呀,到真正接手,才知打理生意那麼辛苦。」他説,以前父親早出晚歸,收鋪回家都是默不作聲的,覺得他不理家人,到接手後,才明白父親的辛苦。

「以前有兩個師傅幫手,都去世了,只剩我一人;現在很少人入行,太辛苦。」他說得淡然,那雙手不停拗竹支、糊白膠漿,忙著準備燈籠工作坊教材。

薪火相傳

歐陽師傅也説,將來可能愈來愈少人買紙紮產品,但不代表會就此消失。「紮作不限於燈籠或者祭品,更可以融入生活,例如作為擺設。」他最近就到國際學校教小朋友用竹和紙製作紙巾盒。雖然沒有「入室徒弟」,但五年前,他獲志願團體邀請參與手工藝活動,由此開始教工作坊。

紮一個楊桃燈籠,師傅自己需時一個鐘,工作坊學生得用上三小時,有些學生肯花心思創作,有些卻是教而不善,可是,歐陽秉志仍然樂此不疲:「繼續教,希望讓更多人認識傳統手藝,認識逐步逐步紮出來的過程。」

歐陽秉志本來紮來中秋掛,但未完成,已忙到不可開交了。

歐陽秉志本來紮來中秋掛,但未完成,已忙到不可開交了。

無心插柳柳成蔭

然而,紙紮祭品仍是「必需品」吧?歐陽師傅直言,現在很多貨品已經由內地製造。「大陸做的公仔是扁平的,我做的,膊頭有立體感。不過,時下的人覺得紙紮東西反正用來燒,為何要做得靚?」他堅持慢工出細貨,做好每件紮作:「我喜歡做得仔細,靚一點,仙人可以用得著。」

既要打理寶華,又要兼顧教工作坊、參加展覽等項目,時間有限之下,歐陽師傅現在親手製作的主要是客人專門訂造的貨品,最近就製作了按摩椅,輪椅、飛機,更有潛水器材、助聽器等。

問及覺得憑甚麼吸引客人,他直率地說:「是傳媒喧染吧,說我什麼都紮得到。」或者,成功的不二法門,就是擁有不斷嘗試的毅力。「我會慢慢畫、慢慢砌、慢慢試。「那個助聽器,全部用紙造,自己畫圖、界紙,花了一整天。」

紮作技藝已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紮作技藝已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那是一番心意

那麼,可有想過怎樣將紮作發展下去,甚至發揚光大嗎?他仍舊是淡然一句,沒有。

隨遇而安的他,事實上「不知不覺」在推廣紮作藝術,「前陣子做了隻螳螂,在希臘展出,第一次紮昆蟲,直立的,有鐮刀。有其他藝術品一起展出的,只我一件是紙紮。」就是喜歡參加展覽?「展覽,可以讓人欣賞傳統手藝呀。」說到近期喜歡的作品,他則指著店內的「大聖衣」:「拜神用的,爸爸那一代就開始做這些,保持傳統。」

在希臘展出的螳螂,同場唯一的紙紮品。

在希臘展出的螳螂,同場唯一的紙紮品。

「紮作工藝值得流傳,是因為人手造,由無到有。」歐陽師傅言簡意彤賅。

傳承的,除了手藝,還有對人的心意,而實現「由無到有」的決心更堪學習。

 

部份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作者簡介:我們是一個輸出屬於香港品味的平台,藝文人物,本土外來,細意感受,好好回味。)

Facebook 專頁: www.facebook.com/hohobanhongkong/
網頁:www.hohoban.com.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