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Anita的信

2016/1/4 — 12:45

梅艷芳 (資料圖片)

梅艷芳 (資料圖片)

Dearest Anita,

你好嗎?今年過得怎樣了?

拍賣的事,想你早已知聞。於你,萬事不再縈懷,想必一笑置之。於我等凡夫俗子,卻是一場關乎尊嚴、人情與義理的抗爭。倘若報道屬實,拍賣是按照遺囑執行,相信多數人沒有異議;但必須妥善執行,各項細節也要一絲不苟,務求事情做得公道、合理。你素知我的強迫症有多嚴重,尤其是這麼要緊的事,總希望妥貼完善,別教人家笑話你。可惜我身在局外,能做的不多,只能略盡心意。希望你不會嫌棄。

廣告

其實我只有一個卑微的要求,就是拍賣儘管無可避免,負責人能否在篩選物品時,多一點人性、情感的考慮?能否平衡理性與感情的因素?能否給你維持一點遲來的尊重?客觀、公正等所謂科學的原則,起源於重視人性、關懷俗世人間的啟蒙時代,本來就是為了造福人類,締造更美好的生活。條文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只為執行條文而罔顧人情義理,怎稱得上真正的理性?生而為人,我們怎麼淪落到這般地步?

至於我--想你早已看得清清楚楚了--簡直乏善足陳,甚至可以說倒足了大霉。記憶中自懂事以來,從沒試過這麼難受。當年老爸和你離開的時候,儘管難過,畢竟是意料之中,而且可以理直氣壯盡情發洩,更沒有那些似是而非、陳腔濫調的「開解」或「提點」。老實說,都已經活到這個歲數了,怎會不明事理?問題是兩邊腦袋不肯妥協,你有你看破世情算無遺策,他有他肆意妄為使小性子,教我這做主人的不勝其煩,卻又毫無招架之力,可以怎樣?即使請來IQ博士,恐怕也束手無策了--因為我不是小雲,頭顱只得一個,既不能換掉,也無法修理。

廣告

你知道我素來最討厭一籮筐陳穀子爛芝麻的絮絮叨叨,何況來龍去脈都是你冷眼旁觀一目瞭然的,就沒必要多費唇舌了。

只想說一句:除了心淡,還是心淡。

你知道我素來不信流年風水,雖然「犯太歲」是個極方便的藉口,但除了用作自嘲和代罪羔羊之外,於事何補?撫心自問,追源溯始,還是自己的毛病,實在怨不得旁人。誰叫人家投我以木瓜,二話不說就報之以瓊琚?明明前車可鑒、罄竹難書,誰叫我不服氣,偏要相信人間有奇蹟?明知面熱心冷、口是心非者俯仰皆是,誰叫我死不信邪,對凡人仍有期望?明知恃勢橫行、恬不知恥者無日無之,誰叫我仍相信世間有自由與公義?以人類目前的智力與胸襟,太多事情無法解釋,誰叫我自討苦吃,不是打破砂鍋問到底,就是堅執送佛送到西?還有更多事情只能視而不見、虛與委蛇,不能說破,更不能改變,誰叫我好管閒事,自尋死路?

這不是氣話,而是肺腑之言。說來真是好笑,做了幾十年人,現在才恍然大悟,自己所學、所做、所相信的,其實都是錯的,一切只是一場冠冕堂皇的騙局。幾十年來賴以安身立命的信念與價值觀,經過一次又一次迎頭痛擊,竟淪為一場笑話。

我真的不知道,應該以甚麼態度來面對現實,還可以怎樣處理這個局面。重頭學起嗎?可惜人間沒有孟婆湯,世上也沒有逍遙子,我更不是虛竹,誰先來廢掉我全身武功,然後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繼續我行我素嗎?現實始終是現實,總不能不顧慮,這會招惹太多無謂人來抽自己的後腿。即使練成了隔音金鐘罩,可以充耳不聞,但一人一句也可能被口水淹死,甚至殃及池魚。然後不知哪裡又有一個聲音說:只要願意蒙住眼、閉上嘴就行。但我真的願意這樣做嗎?莫說平生最瞧不起那些湊趣的應聲蟲、軟皮蛇,就算真箇忍氣吞聲,就可以明哲保身了嗎?最要緊的是,這還稱得上是「我」嗎?

你瞧,一不小心,我兩邊腦袋又開火了。唉……

至於生活上各類奇難雜症、無妄之災,新奇刺激,層出不窮,更不必細表。我本以為,耐著性子把那些亂七八糟的雜事一一處理掉,就能把自己累個半死不活,至少可以睡個好覺,可惜事與願違。做粗活的時候,始終未能專心,腦裡、心上、四肢各自用功,彷彿把自己撕成三份。晚上總算睡得著,但就是睡不沉,終日提心吊膽似的,精神萎靡;乘車、讀書、看戲時老是打盹兒,以前絕無僅有,如今卻成家常便飯。我深知,這是生活節奏完全被打亂,至今沒能重整旗鼓的緣故。感覺身心就像毀碎了的瓶子,化成無數碎片散落四周,不管如何努力還原,始終無法回復舊觀。非復舊觀,心裡就難免不踏實,覺得好像走了樣,幾乎連自己也不認得了。身體是最老實的,騙得了全世界也騙不了自己。你瞧我滿頭白髮、兩杯淡酒便醉得一塌糊塗,就是明證。當然,有些東西,消失了就是消失了,找不到、喚不回,修補不了,也無法重造,有甚麼法子?又或者,那些東西壓根兒沒存在過,只是自欺欺人的幻覺而已。既然沒有了,即使不情不願,只好不斷說服自己,從此瓶子這裡缺一角、那裡穿個洞--這個千瘡百孔、傷痕纍纍的,才是如假包換的我。

但願有一天,我可以像《山河故人》的濤一樣,放下所有糾葛,無喜無悲、無怨無恨。回首前塵,淡然一笑,眼前只剩下一片溫暖可人、朦朧夢幻的薔薇色影子,也無風雨也無晴。然而她費了二十年功夫才做到,我卻不想耽擱這麼久。事實上,各種煩惱已糾纏太久,就算解決不了,也須盡快清理。畢竟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何況二十年?如今青春不再,一分一秒都務須善用和珍惜。賞心悅目的人和事,自然要多親近;至於那些令人煩心的傢伙,就不必浪費時間和精神了--儘管知易行難,現在總算略有小成,仍須努力。

今年是你離開後的第二個羊年,意味著十二生肖已經走過圓滿的一圈。所謂「周而復始」,回到起點,也是一個新的開端。儘管兩邊腦袋偃旗息鼓遙遙無期,仍自覺浪費了太多時光,看來,是時候另闖一片新天了。

沒想到剛寫完這封信,一個深藏已久的疑團就得到解答。儘管答案早已猜到,但我始終無從證實,未敢肯定。如今謎底解開,事情真正了結,心情也舒坦了不少。大概又是你和天父暗中關照的吧?叫我怎麼謝謝你才好呢?索性明年一起再去湖邊賞梅,盡情玩個痛快吧,好不好?

Truly your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