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8/4/4 - 16:19

經喜

長達兩小時的會議終於結束,客戶直情是推了原有的會議去延續我們這個會議,可見他對我們這個計劃是何等重視。

不,應該說,他對 Danielle 這個計劃是何等重視。

離開酒店的 business centre 後,我在升降機內跟 Danielle 說:「之前已經預咗睇你表演,估唔到你越講越精彩,thank you for your time。」因為有其他人在場,所以還是要把話說得見外一點。

「你幫我 make 咗個咁緊要嘅 introduction,應該我講 thank you 喎。」Danielle 露出一個招牌的客套笑容,雙眼變成一對腰果。

一個虛偽的表情也可以這樣可愛,she is not human。

落到地下,兩位同事準備回公司,我說我約了人在酒店吃晚飯,Danielle 跟所有人道別後便走到大門等候的士。唔使問,待同事離開視線範圍後,我立刻飆出大門,因為其實我約了 Danielle 食飯。

「點解唔可以簡單啲喺中環附近食算呢?」Danielle 一臉不滿地說,「又要搭的士,又要前後腳,使唔使搞咁多嘢?」

「我之前去過一個地方,覺得好靚,又覺得你未必去過,好想帶你去睇吓,拍拖一流。」我如實說。

「葉生,請問拍咩拖呢?」她又敏感起來,「係咪仲咁幼稚,以為乜嘢都講到曖曖昧昧,就會變到曖曖昧昧咁呢?」

「咁係咪作為朋友,見到一個拍拖熱點,想推介你同你男朋友去,呀唔係,係同你未婚夫去,都叫做曖昧呢?」

一個多月之前,Danielle 跟我說她的老闆看中了東南亞某個城市一個靚區內的重建項目,負責 fundraising 的她當然就是要找個實力雄厚的投資者一起組成財團;雖然那次只是閒話家常,但我絕對不是聽了就算,之後認真地問了她很多項目的細節,最後更認真地問了跟我切身有關的問題:「如果我幫你搵到人,可唔可以同我食一餐飯,dinner I mean。」

「你搵到個客買嘢,你公司有佣袋,即係你 bonus 又多啲。」她無情地說。

So?

「So,公還公,私還私,and you get your fair share of reward。」她繼續無情。

「習慣嘅嘢,好難改㗎喎,我慣咗公私不分。」我無賴。

「Whatever,你搵到先算啦。」她結案陳詞。

結果,就係畀我搵到。

So here we are,由四季酒店出發,走過長長的告士打道,終於來到灣仔的春園街。

落的士,往前走了幾步,我最後走入南記,Danielle 卻站在門口,哭笑不得的看著我。「葉朗程,確定我哋今晚喺度食飯?」確定喎,你有反對?「冇,有啲 surprised 啫。」點會 surprised 呀,普通朋友食飯喎,要少少曖昧都冇㗎喎,唔通食燭光晚餐咩。

我強調,我唔係想搞笑。

選擇高級餐廳,是為了impress 對方,但當彼此已經看對方看到通通透透的時候,還要 impress 便是多餘。某些關係,過了某些階段,去到某些層次,重點已經不是要 impress 對方,而是要 rebuild a closeness,or restart a connection。那當然,最重要是,你還記得對方喜歡吃什麼。

「一個招牌河,一個春卷米線多蔥。」

雖然是一次假公濟私的約會,但我還是忍不住提起了剛才的會議。就算是地產項目,在科技的影響下也沒有穩賺的方程式,做商場又怕 e-commerce,做酒店更要怕 Airbnb,但在危中找到機,回報必定驚人。「見到陳生開會嗰陣咁興奮,我已經諗定自己啲 bonus 點洗。」我步出南記的門口說。

「咁又唔好咁樂觀,最後佢決定唔玩,你就灰喇。」Danielle 伸了一個懶腰。

「最多灰一陣,唔會好耐,人生就係要學習同『事與願違』共存,I will be fine。」我隨口說。

「點呀大作家,又喺邊度抄啲金句返嚟?」她又是一對腰果眼,不過這次是從心而笑。

「睇書學返嚟,叻唔叻?」我自豪。

「本書講乜?」她好奇。

「十一個事與願違嘅故事。」我回憶著。

「例如呢?」她問。

「有人畢咗業五年都搵唔到工,事與願違;有人未畢業已經有人請但份工佢唔鍾意,事與願違;有人結咗婚十年都冇仔生,事與願違;有人未結婚就生咗個仔,事與願違;兩個人喺埋一齊但已經冇晒感覺,事與願違;兩個人好鍾意對方但冇得喺埋一齊,事與願違;有人……」我如數家珍。

「得,明晒,我 feel 到你想搵位入。」她猜對了。

「位已入。」我說,然後我們都笑了。

不經不覺,我們來到了這個我想帶她去的地方。抬頭一望,周圍都是紅燈籠,五彩繽紛的燈飾掛滿每個角落,這樣也不是浪漫,什麼是浪漫?Danielle 凝住腳步,俏麗的臉龐露出驚訝的笑容,我早就知道她會喜歡。「Day time 經過呢度,唔知夜晚會咁靚。」她說。

「行前啲,你會見到一樣你仲鍾意嘅嘢。」我說,看見她那雙疑惑的眼睛盛著期待。

「Oh my god,呢度都有?」她終於看見,忍不住說。這裏有她喜歡的雪糕店,還有她最愛的 krispie cone。

但很快,驚喜的眸子被一絲失落掩蓋了。

「What is wrong?」我問。

「好想食,但唔食得。」她說。

「Oh,period?」

她點點頭,說:「唔緊要,最多灰一陣,人生就係要學習同『事與願違』……」她還沒說完,我已經在口袋裏掏出一盒藥丸。

「我見過人一路食煙一路吸哮喘藥,唔知一路食雪糕一路食 M 痛藥得唔得呢?」我笑著問。

就算事與願違,我們也可以盡最大的努力去補救或改變。

就在這瞬間,她那雙紅了的眼睛緊盯著我,緩緩地向我越走越近,忽然伸出雙手抱著我,頭伏在我的肩上,顫抖的嗓子吐出了一句:「Sorry……」

我還沒有時間去理解這句 sorry 的意思,便輕輕抱著她說:「唔使 sorry,just want you to know I have tried,and I am still trying。」

為每一件我們認為值得的事去竭盡所能,不是因為我們認為人生總有奇蹟,而是因為我們相信世界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