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歷抑鬱的耶穌

2018/8/9 — 16:19

資料圖片,來源:Yuriy Garnaev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Yuriy Garnaev @Unsplash

又一個情緒病患者倒了,我們心裡感到十分沉痛。情緒病必須正視,而且應是整個社會和朋友群的共同關注!

情緒病有很多種,大都超越心理輔導範圍,而是需要長期依賴藥物,才可以有效地控制或治療。有宗教信仰的情緒病患者,往往會求助宗教的力量。畢竟正面來看,宗教信仰可以說是一種最古老的生命治療。然而,面對嚴重的情緒病,陶醉在成功神學的教會總感尷尬,束手無策,避而不談。

情緒病到底有多可怕?有多黑暗?畢業於芝加哥大學,長期為抑鬱症所困擾的著名神哲學家 Stephen H. Webb(13.3.1961-5.3.2016)最終在 55 歲前的一週自殺。自殺前的一個月,他發表了一篇〈憂鬱者的上帝〉(God of the Depressed)短文。以下是一個深度情緒病患神學家的精闢洞見:

廣告

抑鬱的神學定義或許可以如是:當你對上帝的需要與你對上帝缺席的感覺同樣地深刻。

抑鬱的殘酷性既明顯,但又測不透。人以空虛回應上帝的沉默,沮喪就發生了,這不僅是因為沮喪的情緒狀態不允許人體驗上帝在人生命中的存在。抑鬱本身往往是一種深刻的宗教體驗,體驗上帝抵抗自己最緊迫的個人呼求。呼救越多越深,上帝看來似乎越遠越模糊,這否定神學(negative theology)走遠走岔了。

我們不應該忘記抑鬱病患者。耶穌自己肯定經歷人的抑鬱,當他在曠野禁食飢餓四十晝夜,當他徹夜祈禱門徒卻呼呼沉睡,當他如《使徒信經》所說,下到地獄去。

耶穌有很多年隱藏在公眾的視野之外。他保持低調,他的使命隱秘。他生活的細節鮮為人知,相當模糊,以致於《福音書》對此似乎一無所知。他有很長時間在等待,也知道前面等待著他的是什麼。我想,這隱藏的時間往往就捕捉了抑鬱的情緒狀態。抑鬱者等待著漫長夜晚的結束,苦痛稍退。有如在所謂的「失去的歲月中的耶穌」,抑鬱者隱藏在人的視線之外,焦慮地等待著生命的開始。

千萬別誤會,Webb 當然不是建議耶穌是一個情緒病患者,他在上述文章中只是告訴我們,耶穌對病患者的抑鬱原來並不陌生,他經歷生命的最黑暗低谷,長時間隱藏在公眾視野之外。正如聖子道成肉身經歷人的真實的體驗,包括孤單、失望、懼怕、眼淚、哀求,甚至上帝的離棄和死亡等,因此,Webb 可以大膽地提出,耶穌確實也親嚐了抑鬱的苦澀和漆黑。道成肉身的生命深植於人性當中,為要成為我們的救贖和新造,成為我們的安慰和盼望。

廣告

在人看來,Webb 最終還是敵不過情緒病的煎熬自殺了,但他自殺前一個月的這篇短文卻讓我們看到,在極深的黑暗中,他依然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清楚意識到道成肉身的基督的同在。因此,與其說 Webb 這情緒病患者的生命終止於自殺,不如說他脆弱生命在耶穌基督裡得以保守,終止於那賜生命的上帝。

正如癌症病人有可能最終還是死於癌症,情緒病患者當然也有可能最終在情緒病的煎熬中倒下了。但重要的是,作為一個深度情緒病患者和一個神學家,Stephen Webb 藉著自身的苦痛經驗,指出病患者在耶穌基督裡可以得到莫大的安慰,可以存著信心和盼望經歷病患和死亡。

Stephen Webb 對抑鬱的神學洞見很有震撼力和挑戰性。只有深切關注病患者,與他們同行同在,才能在他們生命的最脆弱時刻,與他們一同看到隧道末端的曙光。

那吩咐光從黑暗裏照出來的上帝已經照在病患者心裏,使病患者知道上帝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臉上。(參借,《哥林多後書》4: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