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緣起

2015/4/27 — 6:3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大約兩、三個星期前,午飯時間出現一段小插曲。那天要準備下午一個 presentation,臨時有些資料需作改動,唯有犧牲午飯時間「埋尾」。秘書出去食晏之前,問我:「使唔使買啲嘢返嚟畀你?」我話唔使,之後佢就出咗去。

呢個秘書,都唔識點形容佢,因為太 typical。十個中環 OL,九個都係佢咁嘅款。靚靚女女,但又唔係靚到「嘩」一聲嗰啲;有時巴巴渣渣,但係又唔會巴渣到你頂唔順;咁當然有唔少黑口黑面嘅時候,但係又未至於會黑口黑面到冇大冇細。

話就話係普通一個 OL,但她有個優點,頗值得表揚的:細心。或者應該咁講,大家已經共事一段時間,佢唔多唔少識得 read 我。有時候我唔係好知自己想點,佢反而會睇得通,呢份默契令我有時幾欣賞佢。那次 lunch time 的小插曲,就是一個好例子。

廣告

她吃完午飯回來,輕敲房門兩下。我看見她站在門口,拿著一個膠袋,內裏隱約是一個膠盒物體。這時我才意識到,原來自己有少少肚餓,no,其實係好鬼肚餓,她果然了解我。看見她拿著那個膠袋,再加上那件白恤衫又好似扣少咗粒鈕,意態撩人,我真係對佢有少少愛慕,內心又有幾分感動。普通一個小秘書,就在剎那間,蛻變成一位拯救飢餓老細的小天使。

但現實世界是沒有天使的,當她走入來,放低食物之後,我的愛慕與感動一掃而空,因為她說了一句,我不是太能夠接受的話:「頭先食剩㗎,畀你。」我嗰刻冇講唔該或者多謝,唔係專登唔講,而係我真係思考緊,到底我應該畀乜嘢反應。她沒有等我思考完,就轉身離開。

廣告

唔介意食人哋食剩嘅嘢,但係嗰句「食剩畀你」真係有問題。同一意思,是不是可以有更好的表達方法呢?例如,「打包咗啲嘢畀你食」,既沒有講大話或改變原意,又讓人聽起來舒服一點,不是更好嗎?

我是在一個講錯少少嘢都會畀人鬧到飛起嘅家庭長大,所以對「說」的技巧和「話」的內容特別講究,唔使問,肯定係童年陰影。要我數出細個因為講錯嘢而畀阿爸阿媽鬧嘅例子,數到下年都未數完。可能阿爸阿媽睇咗呢篇文章,都會好驚訝,或者好內疚,原來細個鬧我嘅片段,我到宜家都記得咁清楚。要我數哂出嚟就無謂啦,我只想重提其中一段畫面。強調,是比芝麻綠豆還要小的一件小事。

也忘記是幾多年前,永安和先施還是香港兩大百貨公司的時候,父母在其中一家百貨公司的男裝部,買咗好多件樽領線衫。因為那些樽領線衫正值大減價時候,所以百貨公司有什麼顏色他們就買什麼顏色,差不多每個顏色的大中細碼都買齊。「媽咪,點解買咁多嘅?」平到暈嘛,一陣間同 Auntie Carrie 食飯,提我畀兩件佢。「唔係男裝咩?Auntie Carrie 唔係應該著女裝咩?」Auntie Carrie 咁嘅身形實啱著啦,媽媽一邊掃樽領線衫一邊說。

之後,我們跟 Auntie Carrie 吃飯,吃完飯一起到停車場取車。爸爸一開車門,我就一個箭步飆到後座,拿出剛才爸媽其中一袋戰利品,然後撲向 Auntie Carrie。「媽咪買畀你㗎,佢話見咁平先買㗎。男裝嚟㗎,不過媽咪話你實著得落。」那一刻,我很有成功感,因為不用媽媽提醒,也記得做她吩咐的事。

回家的車程,我坐在後座,爸媽坐在前面。「你知唔知自己頭先講錯嘢?」媽媽說,回頭望我一眼。我幾時講錯嘢?「送禮物畀人,唔使話畀人聽係平定貴,因為呢啲係心意。有心意,幾貴都會買;冇心意,幾平都冇用。仲有,你話 Auntie Carrie 著得落男裝,係會令佢開心定唔開心?你自己諗吓。」明明係你頭先咁講,我跟你講一次啫,我忍著委屈的眼淚。「你同我講 Miss Lee 好乞人憎,咁媽咪會唔會同番 Miss Lee 講?」小學都未讀,已經上咗人生第一堂 public speaking。閂埋門,講乜都得;對住人,講嘢之前要諗,諗人哋聽到之後會有乜嘢反應。

上到中學,層次更高,唔單止學 what to say,仲要學 how to say it。中一的時候,除了英文堂,每週還有兩節的 colloquial lessons,即是類似英語會話堂,老師是位神父,叫 Father McCarthy。對他的印象是,脾氣火爆,性格執著,但有時候執著也有執著的好處,尤其是表達自己這方面的執著。

其中一堂,Father 教我哋,有時要盡量避免用 negative words,例如 cannot 和 should not,我嘗試中英夾雜地概括一次。「You cannot join us for football until you finish your homework,呢句用咗 cannot,成句聽落會似一個 instruction;You can join us for football after you finish your homework,呢句冇用 cannot,雖然係表達緊同一個意思,但係成句聽落就會似一個 option 多過 instruction。」一段資料,可以有千變萬花嘅 delivery 方法,中學要學,大學要學,出來社會每天都要學,學怎樣 package your message。

經常覺得自己幸運,因為很多人生道理,在小時候已經開始有機會學,讓自己有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去不斷琢磨和練習。近來看到不少新聞熱話,也跟「失言」有關。因為失言,有演員在頒獎禮上被評低俗,有補習天后的廣告被指功利,有劍橋博士在訪問後被批反智。

雖然演員和補習天后也是公開地表達了一些「閂埋門」先講得嘅意見,但起碼他們的出發點不是壞的,而從另外的角度看,可能更有其可愛和可取的地方。出發點三個字,用佛家的語言表達,就是「緣起」。佛家看緣起,看得比任何東西都重。至於劍橋博士的緣起,根本是要侮辱一班為真正民主出力出汗出血的學生,沒有可愛,沒有可取,只有可恥。結果是,不但侮辱了其他人,也侮辱了自己的學歷和地位。出發點不好,說什麼也是髒話,狗口永遠長不出象牙,就是這個道理。

吃完秘書的「餸尾」,想到公司樓下買杯茶,在公司的另一邊撞到一位叫 Matthew 的同事。好忙呀?Lunch 都唔出去食?Matthew 問。「係呀,陣間有個 presentation 嘛。」個珍珠雞得唔得呀?「Ok 呀。」我都係啱啱先知你鍾意食珍珠雞。「吓?你又知?」頭先我哋去飲茶嘛,Nicole (我秘書 ) 問我哋食唔食珍珠雞,我哋都冇人舉手,佢都話要叫,然後迫我食咗一舊。原來自己怪錯人,no,不是人,是「拯救飢餓老細的小天使」。

上個星期三好像是甚麼國際秘書日,我買咗兩張 coupons 畀 Nicole,請佢去六星級酒店做 spa。對住我呢啲成日覺得人哋講錯嘢嘅神經質老細,佢有需要 relax 吓。

一個人只要心哋好,失言也是種缺憾美。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