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足跡(廿七至廿八)

2017/12/10 — 11:46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廿七)
十一月廿五日
離別,是文學作品中永恆的主題。物理上的分隔,人們總會覺得關係也將受震盪,牽動起無數沉澱的思緒及無根據的想像。

最有名的離別,悲壯至極的,或許應是荊軻答應燕太子丹刺秦王後,易水之一別。自知此去必死,依然義無反顧,荊軻當然膽氣無雙。或許,更讓他欣慰、走得無憾的,是知己高漸離的送行,前者高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後者擊筑伴奏,及後更隨歌者情感變調再奏,這份默契,別後哪能復尋有?也難怪同場送別的眾人,無不「瞋目裂眥,髮植穿冠」。

廣告

也未必每一回離別盡是傷痛和悲慟。溫庭筠這首五律,寫送別好友,掛念是必然的,但對方拜別之時,並不傷感,反而帶著一股「浩然」之氣,心懷遠志。故此,詩人自是寄願好友此行能遂其志。

如果命運能選擇,小子想,沒有人會想面對錐心悲壯的離別,還是如溫氏般帶著盼望的思念望向離人背影最好。嗯,若生命中不用離別,更好。可惜,不由你。

廣告


**********************
(廿八)
十一月廿六日
身為中文系學生,說來羞愧,若非依次臨摹《唐詩三百首》,小子還真未聽聞馬戴這位晚唐詩人之名。

說來有趣的是,詩人被收錄的此詩,正是抒發其懷才不遇之況。流落他鄉,寒夜難眠,孤燈映照,詩人以「雁行」「落葉」、「寒燈」、「空園」、「露滴」等景物,渲染出淒涼的氣氛,順勢引出尾聯的自問自傷:我在這郊野寄住了這樣久,我這身軀何時才受人賞識見用?

為何小子說有趣?因正是馬戴愁無伯樂而書成此詩,才能讓一千一百餘年的小子得聞其詩。比起其官運暢通而無佳作見世,名不見經傳,何者才是其心底所欲?世事妙趣處在,抉擇恆常存於生活中,每一回決定,豈能盡如人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