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足跡(廿五至廿六)

2017/11/30 — 15:32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廿五)
十一月十八日

李商隱因陷於牛李黨爭,閒居之際寫下這首《落花》以喻己況。暫勿論詩人欲帶出之深層含意,光看字面,可真寫盡了惜花人應是何等模樣。

廣告

「小園花亂飛」總寫了落花紛飛的畫面,及後頷聯是細寫其況,有落在小徑上的,亦有散飄在空,夕陽映照,透著悲涼。對惜花人來說,看著花落,只有「腸斷」,滿園皆落花,實在「不忍掃」,此刻除了「芳心」怨嘆春天為何這麼快逝外,便只有悲慟而來的涙水「沾衣」了。

看著鍾愛之物或離開自身,或步向毀滅,卻束手無策,無力阻止,惟有腸斷淚沾衣。能改變結局嗎?有時或許能,但更多時候是不能。

廣告

朋友,你和詩人有共鳴嗎?你有類似的經歷嗎?

***************************
(廿三)
十一月九日

繼上首《落花》後,李商隱這首《北青蘿》也是其因牛李黨爭,遭遇挫困後之作。

首兩聯記述了充滿困苦的詩人尋訪孤僧之歷程。只知僧人住在山中某深處,卻不知路徑,兜兜轉轉,未抵終站,卻未想過放棄。

後兩聯則描繪了詩人終尋見僧人後的片段,努力終無白費。歷代賞此詩者,或聚焦於尾聯,化自《法華》、《楞嚴》兩佛經的「世界微塵裡,吾寧愛與憎」,詩人頓悟的一幕。

然而讓小子意動細味的,卻是詩人於迷惘尋索中的思緒。在過程中,他會想甚麼呢?苦思為何落至如斯境地?嗟嘆自身之不濟?恨怨仕途上之小人?世事多煩愁,人人皆苦歷,但重點是我們在低谷的時候,有沒有讓自己安頓、休整,停一停的空間,或宣洩壓力的途徑呢?

在現今世代,高僧應該是尋不到的了,但如詩人般到山上走一趟轉一轉還是可以的,流一身汗,大叫大哭也沒人理會,縱給白眼亦無妨,也未嘗不是好事,給勞累的心兒靜一靜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