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總之簽支票就是了

2018/4/4 — 17:28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在英國,香港學生讀寄宿學校,比讀大學繳交海外學生的學費昂貴。

許多家長不明白,問我為什麼。我告訴他們?英國有很多事情,有自己獨特的國情,譬如港督在英國政府的公務員之中,官階不高,只是派駐海外的一名殖民地領袖。但是當英國首相的年薪只有七萬二千鎊時,香港總督衛奕信的月薪,就已經高達港幣近三十萬。

香港人幾代都很喜歡吃雲吞麵。雲吞麵吃得多,就以為全世界的價格與香港的雲吞麵一樣的編制:大碗叫「大蓉」,四十元一碗,「中蓉」三十元,而「細蓉」理應二十多元,因為是「細」,所以應該價格最低。

廣告

我要費很多唇舌向這些雲吞麵由小吃到大的香港家長解釋:在英國,以至整個英語文化世界,Things don’t work that way。

不,我不是說長江大廈管理處的那個保安,年薪應該高過在長江大廈頂樓的李嘉誠(事實上可能真的高過:因為李主席據說幾十年正式的董事局主席袍金是每月五千),而是「教育」(Education) 不是一項商品,而是一項事業,或者更嚴格地說,是一門哲學。

廣告

怎樣將哲學用數字來量化?譬如「中國夢」,到底夢長幾多分鐘,有何處境,夢中有什麼人,有幾多個過山車式的高潮位,全部沒有官方的量化版本。

去英國留學,是一個文明世界公民夢的開端。寄宿學校每年開支保守估計超過港幣五十萬,如果折算每一堂課收錢幾多、宿舍每一晩及三餐與倫敦酒店食宿中位數相比,價格應是多少才算公道,相信每一位香港靚太,手持計數機,一定會向英國消委會投訴,如果消委會也管理寄宿學校教育的話。

因為讀寄宿學校,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在處於受教育的狀態之中。宿舍房間冬天的暖爐開不夠,也是教育課程的一部份。你的兒子參加欖球隊,不幸被鬼仔撞跌,小腿骨斷裂,救護車沒有到場,而學校教練只是喝令你的兒子自己一跛一拐地步行往學校的衛生室尋求包紥,學校只扔給他一對木拐杖,下令他明天上課照常。

你的兒子實在忍不住,短訊找住在淺水灣的香港爹哋投訴,母親心痛萬分,即刻就想買一張國泰頭等機票去英國把兒子接回來養和就醫,豈知電郵send去校長室,三天三夜沒有回應。

如果我說,這就是你付出昂貴學費天公地道的一部份回報,去慣Chanel取最新手袋、一進店就受到經理親自殷勤招待的你,怎會不怒從心上起,不會覺得英國是一個老千國家?

不過,如果英國的寄宿學校是一個騙子集團,英識教育又怎會業務蒸蒸日上呢?顯然這其中有一個邏輯不通的問題。

所以,送子女去寄宿學校,並不是去馬寶道街市買一個魚頭、加半斤豬肉,是沒有得質疑價格或用料是否衛生的餘地的。

當你的兒子,第一次去入學,堅持吵着要坐商務艙,但過了兩年,他由寄宿學校復活節回港,竟然主動要求從此坐EY位,因為不想遭到同學和老師的鄙視,恭喜你,你的兒子已經躍過第一道龍門,成龍在望。

不要再問為什麼寄宿學校的學費那麼貴,原因要由英國一千年前的威廉國王講起,要一千零一夜才講得清。即使我有那麼多免費諮詢的時間,你也不會有耐性由頭受教育。

總之,學費全年三萬一千鎊,今天匯價是港幣十元八九,不要問,寫Cheque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