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生門的止痛藥

2015/7/24 — 11:06

【文:Jerry hui】

Juno幾首歌把全城弄得鬼哭神嚎,兵仔毒男叫苦連天,將自己無限代入Juno的角色,筆者聽過後亦略有一番感悟,於是撰文抒我愚見。

愛情從來都是不講公平,付出和回報不成正比,不是一分耕耘就會有一分收獲。談戀愛前便應該有心理準備,有回報只是僥倖,沒有回報才是理所當然,那麼待到失戀的時候便能安慰自己「並非不幸,只是未夠運」。亦有很多人覺得自己付出很多也毫無回報這是多麼可憐,但是現實往往是殘酷的,多數旁觀者會深表同情,但女神就很渺茫。其實付出很多而無回報的例子小嗎?絕對不小,街上隨手就能抓到一堆身中情花毒的少男少女。所以,你以為自己很孤單,已經達到「無人明白我」的境地?其實不是,至少每年聖誕也有人陪我唱「lonely christmas」。

廣告

分享一個中學時期失敗的戀愛經歷給讀者,筆者在中五的時候認識自己的「初戀對象」,第一次見她是在海洋公園,當時她拖著我的best friend,不是我的best friend其實只係當佢係普通朋友. 第一次見她我便思之如狂念念不忘,我一直苦等機會,以為可以在女神失戀的時候乘虛而入,結果收到人生第二張「好人卡」。後來一年以來三度告白,雖然最後一次僥倖成功,但是亦只是曇花一現,一個月內我就回復單身。不過勉強亦可以叫「初戀」,有句歌詞就是恰好形容這狀況:「太快了我未快樂過已失戀」。

筆者對於這段「初戀」的付出和犧牲算是頗多,試過寫詩、學結他彈生日歌、清袋送公仔、捱夜做筆記…我敢斷言付出的一切不比那些拖了手幾年的情侶小。偶爾還會泛起「常時思奮不顧身,以殉女神之急」的想法。盼望有天恐怖份子來襲校園 ,然後毫不猶豫為女神擋刀擋子彈, 轟轟烈烈為女神捐軀,女神便抱起我不能動彈的身體,把淚珠滑落在我臉上然後說:「不要死,暑期作業還沒做完。」

廣告

可是付出再多又如何? 儘管我願意捨身,又真的可以得到女神芳心嗎? 自問任何條件都比那位best friend好,可是女神對我沒感覺就是沒有,始終勉強不來。就算要我構想我跟她的幸福畫面,亦構想不來,就好像「在平行時空我們也不可能在一起」的感覺;相反她待我差、冷落我,才好像真實。

讀過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龍記的讀者 ,相信亦難忘一位叫殷離的女角。殷離喜歡的張無忌就是待她無情至極的童年張無忌,長大後充滿温情的張無忌就已經不同以前一樣,所以殷離對於此刻的張無忌再沒有感覺,反而選擇尋找只是活在回憶的童年張無忌。或者使讀者及筆者耿耿於懷的初戀或女神,原來就有如殷離對童年張無忌一樣,給追到手後亦未必懂得珍惜,反而愈對自己冷淡便愈感興趣。如果真的如此這份得不到的愛情也是理所當然,想到這裡不是便應該要釋然嗎?我想留下這一絲的遺憾美也不算太差吧?

最後,勸籲諸位讀者如果知道自己和女神是沒可能,是一段夸父追日的愛情的話。筆者建議讀者狠心一點,把facebook、wts、ig一律封鎖。不敢說情傷因此而藥到病除,但是至少這是一枚有效的止痛藥。 說出來會有人覺得很幼稚兼且小氣,畢竟再見亦是朋友,何必呢?不過真心講句:「唔好呃自己啦,繼續做朋友咪即係繼續做兵囉,放手啦!」

 

 

作者簡介:普通學生,心血來潮投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