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食家的聖人

2015/6/7 — 17:32

我們往往怱略了這些修院其實還替我們繼承了羅馬人的另一項偉大遺產:葡萄酒。( 圖:amherststudent.amherst.edu )

我們往往怱略了這些修院其實還替我們繼承了羅馬人的另一項偉大遺產:葡萄酒。( 圖:amherststudent.amherst.edu )

正如任何其他偉大的宗教信仰,基督信仰源遠流長,所及之處又是那麼地廣闊,它一定也不可能單純,不可能由始至終對任何事情都保持一貫的態度。上回說到新約聖經,裏頭呈現出來的耶穌似乎對飲食沒有太多忌諱;然而,這個形象正如他的教義,總是有待詮釋,不同的人盡可看出不同的教訓。例如幾年前我就在這個欄裏介紹過一種天主教內流傳甚廣的觀念,將貪吃視為「七宗罪」之一,認為人對美食美酒的追求無非源於身體感官的需要。而沉迷於身體物質,只會使人遠離天國,進而墮落至無法自拔的地步。既然如此,為甚麼過去兩個星期我又說天主教徒比較可以接受食物帶來的快感呢?

這正是宗教內部多元的表現,也是同一個信仰受到不同文化影響的結果。簡單地講,仇視身體的這一路人繼承了古代近東苦修傳統,在那個傳統裏頭,有不少偉大的先知鄙棄肉體,以不眠不食等種種匪夷所思的方式折磨自己,好追求靈性上的純淨(還記得耶穌在曠野中受試探的故事嗎?那是當時靈性導師的必須經歷)。這個傳統沿襲至今,成為基督信仰內的潛流,歷史上每當教會變得過分世俗,就會有人站出來舉起古聖的旗幟,號召大家過回那種「聖潔」的生活,例如天主教修院制度之祖聖本篤與後來的聖方濟。可是除此之外,卻還有另一路人不止不討厭美食,反而還歌頌它享受它,覺得美食美酒都是天主賜給人類的好東西,我們應該在享用它們的過程裏頭發現神的榮耀與慈悲。比如說聖福圖內特斯(Venantius Fortunatus),這位當過主教的中世紀大詩人在還未被正式祝聖的時候就已經很受推崇了,許多人(尤其一般百姓)都不管教廷有沒有追封他當聖人,自己硬在民間「普選」,稱其為聖,尤其視之為「愛吃者的主保聖人」。為甚麼?因為他實在是太喜歡吃了。看他留下的書信與日記,幾乎他每到一個地方作客,都要提到人家給他吃甚麼,而且總是感恩。例如:「你用美麗的言語滿足我,用好吃的東西滋養我。但我必須請求你的恩准,讓我停下來好好控制一下自己,因為我的肚子裏已經裝滿了牛肉」。

廣告

又如:「碟子上盛載的美食滿到盤緣,它們在桌上堆積成一座小山。旁邊還有些盤子就像油水構成的小河,裏頭是香魚泅泳。……我還嘗到了一般被人稱為『桃子』的甜美水果。食物無窮,我也吃個不停。很快地,我的胃就已經脹到像一個快要臨盆的婦女,使我不得不佩服這種器官的彈性」。一個有名的聖人都這麼愛吃,當然鼓舞人心,特別是對修院外的世俗百姓而言。但請注意,以聖福圖內特斯為代表的這一條路線並不只是求量,他們還特別講究品質,食物的品質以及進食過程的品質。在他們看來,每一樣食物每一道菜餚的準備都值得用心,因為那都是上天的恩賜;所以享用它們的時候也應該是愉悅的,否則就是對不起天主的大愛了。這種態度也是有由來的。有些學者便認為那是古代高盧地區及日爾曼地區泛靈論的影響;萬物有靈,故萬物皆值得重視,皆值得稱美。天主教在西歐傳播開來之後,一方面是受到了那些「野蠻」地帶的傳統滲透;可另一方面,它的修院又成了保存古羅馬文明的堡壘。我們都知道要不是有修院圖書館,很多希臘人羅馬人的書籍文獻就不會留存至今。但是我們往往怱略了這些修院其實還替我們繼承了羅馬人的另一項偉大遺產:葡萄酒。

 

廣告

(耶穌的第一個神蹟之三)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