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習慣抗爭

2015/4/2 — 10:21

在日本五天,慶祝生日,慶祝相識十五年,在櫻花盛開時,我還是掛念著寫作,在近日的生活裡,沒有比寫作這件事更重要。不過,我寫的並不是什麼具著,也不是什麼能登大雅之堂的東西,只不過是寫日記和一些小故事,今早由我家十五樓望出窗外,見到幾個叔叔在裝修, 我也覺得是奇景, 很多我想寫的小題目,說出來也有點尶尬。

最近有機會參加了台灣記者陳奕廷的「傘裡傘外」新書會@港大學苑,是近日讓我感到最安慰和最能暢所欲言的相聚。他的作品他的說話令我更加明白每一個人的聲音都很重要。他說自己把 18 個左中右政治人物放在一起,是希望大家可以學習了解和聆聽每一個不同的聲音。他說:「都是你們自己同胞的聲音!」「同胞」兩個字向來令人毛管動,也馬上醒了一醒,是我從來不會用的category,有點 LCM (Lowest Common Denominator) feel!對!無論大家路綫怎樣不同,我們至少是同胞啊!

廣告

陳奕廷說:「聆聽不同的聲音就是民主運動的重要過程。」所以我們也要聽陳雲,要聽雷鼎鳴的聲音,怪不得我覺得民主運動這麼艱難:有些聲音不夠溫柔、有些聲音太過憤怒,有些聲音不易理解,很少聲音是悦我耳的。

他還說:抗爭本來就是這麼「沒有決定性」,所以不能用一個固定的標準或特定的道德覌來談「左膠右膠」的誰是誰非。近日我常用的譬喻是「萬事都互相效力」,來自聖經的羅馬書。因為想不到其他更令自己舒懷的角度,所以遇到什麼事情,我都會用上這個結論。大概是很想自己有更廣闊的胸懷,能夠聽到別人的聲音,並且相信每一個部份都有其價值, 我們的互相支持和互相衝擊就能是「我們」,就是構成有我們香港人性格(缺憾)的運動。各種事情,從個人的觀點看來不論是好是壞、是左是右,其實在整體而言,它們間的碰撞會產生許多意想不到的效果!

廣告

我們每天的生活都有相同的一個掙扎, 很多都是関於:要不要跟大隊一起走呢?如果想走窄路,又可以跟誰一起走下去呢?這些普通人的掙扎代表的情懐,是一首「時代曲」。很多今時今日的小事情小爭議,都有它的時代意義,想將來我們回頭再看,必會更明白。今天要做的就是先把它紀錄下來。這些微小的聲音,一旦變成文字, 就已經被寫進歴史裡,沒有人能消滅。

台灣的朋友都說:「我們要習慣抗爭!」他們的說話,總令人覺得十分 comforting。民主運動就是這麼艱難,每一步都是這麼艱難。但我們慢慢會習慣,會適應得好一點的!

今天下午,我們未來民主大學的「雨傘政治四重奏」,最後一校也完成了,沒有時間吃飯,就說了三個鐘頭 lecture, 但心裡很舒服。4 月 25 日下午,塔冷通新書發佈會,超期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