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人與海

2015/2/17 — 11:26

Goa延綿不盡的漂亮海岸。

Goa延綿不盡的漂亮海岸。

很久沒有這種恐懼感。

在那波濤洶湧的海上,坐在這小小的獨木舟裡,我全身的細胞也如我的心跳一樣在加速和顫抖。

只有在這種時刻,我的思想才願意停止,腦裡沒有任何聲音,我聽到的只是自己的呼吸聲。

廣告

半小時前,我聽隨友人的建議,一同租一輛獨木舟出海。我不懂游泳,卻對這建議深感興奮。

我想,數年前,我也試過在老撾使用獨木舟渡河,遇上急流翻舟了,依仗的是一件救生衣。那是一次有驚無險的冒險。

廣告

這一次,我猜也如是吧。友人說日前他自己出海,海上無風無浪,也沒有翻舟。聽了他這樣說,我就如打了強心針一樣:「好啊,出海看日落吧!」

沒有找到雙人獨木舟,只找到一艘較平常大的單人獨木舟,我拿著店鋪給予的救生衣,心裡有點不踏實了:「這件救生衣好像有點兒薄。」他說:「沒問題的,不會翻。」

好吧,我一股作氣踏上這艘細小的獨木舟,在他也踏上來的一刻,一個浪沖過來,我們迅即掉進海裡。我本能地立即站起來,幸好我們仍然岸邊,但我相信我當時必定有點臉如死灰,我雖然有點猶豫,還是再一次坐上這艘小獨木舟。

看著岸邊漸遠,我知道若然我再掉下海裡,這一次我必不能輕易地站起來,我抓著獨木舟兩旁繩索的拳頭越握越緊,雖然知道身後是美麗的日落,卻絲毫不敢動彈半分,怕我一扭頭,整艘獨木舟會失去平衡。

我不斷告訴自己放鬆吧,卻感到雙手還是握得很緊。

友人看到我這副緊張相,便開始娓娓道來一個故事。他雙臂有力地上下划著,眼睛看著遠方的日落:

我在Goa天天追逐疑幻疑真的天堂日落景致。

我在Goa天天追逐疑幻疑真的天堂日落景致。

「從前有一個老人,他每天也划著他的獨木舟出海。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他划的時間越來越長,最後一整天也在海上。

某天他划著獨木舟回到岸邊時,一個坐在碼頭的男孩問他:『你划一整天獨木舟是為了甚麼呢?是要捉一條很特別的魚嗎?』

老人微笑了,又或那只是歲月的痕跡而已,他揚揚眉毛,雙眼看著遠方道:『我在追逐太陽。』

男孩疑惑了:『追逐太陽?』

老人看看他,眼裡散發無限溫柔,就如看著自己的兒子般道:『對,我希望能撫摸太陽的臉。是以我出海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甚至乎一整天,我差不多就能碰到她的臉了。』

聽到老人這浪漫的冒險情懷,男孩興奮極了,他說:『你有沒有想過提早一天出發呢?如果能提早一天出發,說不定你就能捉到太陽了。』

老人笑了,並以嘉許的眼神看著男孩道:「說得對,為甚麼我沒有想過呢?」

男孩開心得跳起來說:『把我也一同帶上吧,多一雙手絕對能把你的速度加快一倍!』

老人歪歪頭說:『你說得不無道理。』老人再細看眼前這男孩,正色地說:『不過,除非你獲得父母的批准。』

男孩已經興奮得如已經親吻了太陽的臉,情不自禁地跳起舞來,他拍心口說:『沒問題,明天見。』

男孩甫回到家裡,便忍不住立即對其父母說:『爸爸,媽媽!我明天要跟老人出海兩天去了。』

男孩的父母不禁有點疑惑道:『兒子,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你有一個叫老人的朋友啊。出海幹嘛?』

男孩依然難掩興奮之情,他雙眼閃光地說:『我要跟老人出海捉……』他突然想起來,世上哪有人會相信能出海捉太陽的,於是他改口道:『我要跟老人出海捉魚!』

『捉魚?』男孩的父母雖然疑惑,但想想,讓男孩出去見見世面也未嘗不可,於是他的父親道:『可以是可以,但我們要先見見你這位老人朋友。』

翌日晚上,男孩帶著他的父母來到海邊,老人停泊獨木舟的地方。男孩的父母驚訝看到眼前這一位年過半百,但身體仍然十分健壯的老人。男孩走到老人面前道:『老人,我父母說要先見見你,才能讓我跟隨你出海捉……魚。』

老人愣一愣,眉毛一揚道:『捉魚?』

男孩的父親上前說:『聽兒子說,你們要出海兩天,能把行程縮短嗎?因為我想兒子晚上回來吃飯。』

老人看著眼前的海洋,雖然漆黑一片,卻仍可見他的雙眼閃閃生光道:『先生,這是一趟很重要的旅程,如果我們不提早一天出發,我們將沒有可能捉到……』老人向男孩眨眨眼續道:『那條很特別的魚。』

男孩的父親發現老人是一個很有教養和溫文的人,因此放心道:『好吧,我把兒子交托給你,並祝你們能捉到那條特別的魚。』

跟父母道別後,男孩便跳上了老人的獨木舟,老人解開繫在碼頭的繩索,輕輕往岸邊一踢,便把獨木舟划出海了。

朝著太陽的方向,老人和男孩堅定地划著划著,他們沒有停下來。海洋從漆一片慢慢泛起金光來,那片金光同時也灑在老人和男孩的肩膀上,他們繼續不停地划,太陽從他們背後慢慢上升至頭頂,再慢慢出現在他們眼前。

老人和男孩更努力地划著,太陽越變越大,金光也逐漸幻化成橙紅色。老人看著眼前橙紅色光線和海洋的交匯處,她美麗的臉龐就近在咫尺……

老人向前伸出手來,手指慢慢落在太陽的臉龐上……他終於撫摸到太陽的臉龐了。」

我看看橙紅色的陽光灑遍海洋,岸邊離我們越來越遠,想必我們也差不多要親吻太陽的臉龐了。

不經不覺,我發現自己緊握繩索的手已經垂下來了。

他突然說:「準備好沒?我要轉彎了。」然後他迅即只往一邊划水,趕在浪與浪之間把獨木舟轉個180度。

成功了。我也剛好看到太陽的餘韻消失在海洋上。

突然,我看見他面色沉重,腿也在抖。我問:「發生甚麼事了?」

他說:「告訴我,我們在前進。」

我不明所以然,卻感到一股恐懼包圍著我們

很久沒有這種恐懼感。

在那波濤洶湧的海上,坐在這小小的獨木舟裡,我全身的細胞也如我的心跳一樣在加速和顫抖。

只有在這種時刻,我的思想才願意停止,腦裡沒有任何聲音,我聽到的只是自己的呼吸聲。

我的雙手再次緊握著兩旁的繩索。我有意識地想:「我可以放下嗎?」

迅即我的手鬆開了,我閉上眼跟自己說:「我信任生命,要發生甚麼就由它發生吧。」

突然獨木舟被一股浪推了個180度,我再次背對著太陽的方向,而他則開始反方向划著。

我感到那股恐懼已掉進了我身後的浪花中,他凝重的面色亦換上了微笑。

他說:「我們終於在前進了!」他鬆一口氣道:「剛才有一股水流把獨木舟往後拉,無論我怎樣向前划,我卻感到船在後退。」

一股疲累感來襲,當我發現原來我們已回到岸邊時,我迅即跨出這艘小小的獨木舟,踏在鬆軟的沙灘上,我跌坐下來了,腿麻得不得了,我對自己傻笑起來,一股幸福感從心裡擴散至全身:

「活着真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