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襯

2016/6/1 — 10:59

同事提起訂造新恤衫,才醒起上星期日碰到一位小伙子。

覺得佢著衫幾得意,想寫吓佢,後來冇咗回事。

趁現在得閒,急急兩句。

廣告

話說。

假期,回公司拿點東西。

廣告

等待升降機的時候,一位小伙子站在我旁邊。他是另一部門的同事,應該剛畢業沒多久,平日早咗返工都會見到佢。

他跟我點頭打招呼,我微笑回敬。

三個身位之隔,仍然嗅出他的香水味。稍為噴得重手,但味道還算清新。

進入升降機後,我無意中做了一件不道德的事。唔係逗佢啷啷,而係睇到佢用緊一個交友 app 跟另一位女生通訊。

隱約看到女生的名字是 Alicia 還是 Alice,也看到他打了 very good sushis 和 tonight 這些字眼。承認,我呢個人真係八到冇得再八。從他們的對話和他身上的香水味,好明顯佳人有約。

喺嗰刻,我好想好想好想同佢講:「不如你返屋企換過套衫先再同人食 sushi 啦。」唔係想寸任何人,係真心想幫人,奈何一個正常人畀我兜口兜面叫佢返屋企換衫,都應該會覺得我是有惡意的。

雖然最後忍住冇同佢講到,但希望佢睇到我呢篇文,好讓下次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

小伙子犯嘅錯誤,係我每次見我老豆,都會見佢犯嘅錯誤,which is,西裝褸襯牛仔褲。「吓?你識唔識嘢㗎?西裝褸襯牛仔褲,黃曉明都咁著喎,有咩問題?」咁絕對唔只黃曉明啦,蔡楓華都試過咁著,但黃曉明著得冇問題,而蔡楓華就著得勁有問題。

到底,小伙子、蔡楓華、我老豆,佢哋三個嘅穿衣之道有咩共通點?答案係件西裝褸。

簡單嚟講,佢哋件西裝褸,就真係一件西裝褸。唔明?即係咁,你入到 G2000,話要買套西裝,咁講到明係一套,就梗係有褸有褲啦。

從步出 G2000 開始,你買的這套西裝,就必須「一起」見人。什麼意思?即係,要麼不穿,要穿就要整套穿。

純粹抽起那件褸,任意配合另一條褲,那怕它是牛仔褲還是卡其褲,這便是小伙子、蔡楓華、我老豆的著法。

But I must defend for my father,因為事實上,我老豆冇小伙子同蔡楓華咁離譜。我老豆係,西裝褸啦、返工恤衫啦、牛仔褲啦、皮帶啦、皮鞋啦,咁樣。重點係咩?重點係件恤衫,即係老人家扮潮還扮潮,都識著返件恤衫喺裏面。小伙子同蔡楓華係,著住套返工西裝褸配牛仔褲襯件 t-shirrrrrrrt 喺裏面,and that is what you call disastrous。

講完反面教材,就講吓黃曉明。佢著牛仔褲襯嘅西裝褸,就唔係由一套完整西裝抽出嚟嘅西裝褸,而係一件獨立買返嚟嘅 sports coat,我自己叫佢做 casual 西裝褸。唔識點形容 sports coat 同返工西裝褸有咩分別,總之 sports coat 就算係靚 cut 靚料都唔會話太過貼貼服服咁。唔好畀個 sports 字誤導你,sports coat 絕對同運動褸無關。

只要你有件 sports coat 旁身,襯 shirt 又得,襯 t-shirt 亦可。

最後一提,著黑色 sports coat,千祈唔好襯黑色褲,兩者拼在一起,淨係想像吓都已經覺得勁奇怪。

之不過,如果你堅持返工西裝褸都可以襯 t-shirt 喺裏面,我都唔會太反對,因為起碼代表你懷舊:七八十年代,我國改革開放的時候,這個襯法就是當時同胞的至愛。

原刊於plastic public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