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10/28 - 20:51

而我不想做葉朗程

非洲維多利亞瀑布(資料圖片,來源:Nici Keil @ Pixabay)

非洲維多利亞瀑布(資料圖片,來源:Nici Keil @ Pixabay)

每當我看見許多小弟弟小妹妹,系出名校,讀書第一志願,不是想報讀醫科就是金融管理,將來畢業不是想去養和醫院,30 歲之前做月球人或學葉神葉朗程,36 歲之前在 UBS 賺夠五億退休。

但有沒有想過,西方國家五百年來,出過很多醫生、工程師、將軍、銀行家,但只出過一個達文西、一個莎士比亞、一個莫扎特?

21 世紀,個個在講朱克伯格,都知道他在哈佛讀書,不過沒有畢業。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讀那一系?沒有人記得了。但今日一提到到這個英文姓氏是 26 個字母排最後一個的青年億萬富豪,他的名字與 Facebook 這個品牌連接,而不是哈佛 MBA 或 MIT 電子工程博士。

廣告

認識幾個香港留學生,在英國讀寄宿學校,美國升學,他們很用功,而且爭氣,最終在 Facebook 這家環球大企業找到了一份實習生的工作,他們的母親開心得像中了六合彩二獎。

不過有一天,一位中學生告訴我:我將來不想去 Facebook 打工,我要做另一個 Facebook 的創辦人,請問去大學應該讀哪一系好?

大學沒有一個 Facebook Studies 學系,也沒有一科叫做亞馬遜綜合網購研究,因為 Facebook 和 Amazon 早已佔有市場,而創立 AirBnB 網絡民宿中介企業的那兩三個年輕人,也從來沒有在瑞士讀過酒店管理學。

因為他們發迹,不是靠學位,而是學識。「學識」由「學習」和「見識」綜合產生。有學問,不一定有見識。到處遊歷,在世界上廣開眼界,才可以將所見所聞,與大腦中所思所想相結合,得出來的,就叫做想像和創意。

香港的教育制度,幾十年來培養出一大群成績狀元,但個個力爭上游、着眼知識學科的所謂「尖子」。每年的 DSE 會考狀元,有幾個會挑選去英國讀考古學?

讀了考古學有甚麼用?然而史提芬史匹堡的《奪寶奇兵》系列,男主角 Indiana Jones,身手敏捷、腦筋靈活、手執一條長鞭,出生入死,正是一名考古學教授。

而 007 占士邦在電影中的學歷,是劍橋大學東亞與文學系畢業,而且主修中文。

這兩科對於西方世界,都屬於冷知識的學科。兩科都衍生出奇趣而幽默風趣的男主角。而讀醫科又在荷里活電影系列中成為黑色傳奇人物的,只有《沉默的羔羊》裏那個變態殺手 Dr Lester。

在醫院和實驗室,在股票交易所的大堂和銀行寫字樓的 CEO 冷氣辦公室,可以有相當的高薪,但這位專業精英的見識,未必及得上一名空姐。有知識、冇見識,有學位、冇品位(「品位」是大陸的叫法,應該是「品味」);或讀書高分、做人「No Fun」,是一世也做不到 Indiana Jones 和 007 的。

快樂值幾多年薪?還是八位數字的年薪,是否買得到快樂?

認識的一位年輕的金融界女性朋友 Scarlett,真的做到 36 歲,然後辭去中環年薪加花紅數百萬的工作,轉去非洲做全職的森林和野生動物保育義工。

她的母親大吃一驚,受到驚嚇的程度,如同聽到女兒告訴她去大嶼山寶蓮寺做尼姑。問她是不是受到失戀的打擊,她說不是,一齊辭工的,還有與她在愉景灣同居了六年的法國男朋友,而他在香港做紅酒批發生意,因為最近大陸市道有變化,兩人齊齊海闊天空,放棄金錢,去找尋另一條地平線。

我問你們情侶之間有沒有爭議過?她說惟一的爭議,是法國男朋友 prefer 去南太平洋的法屬波利尼西亞群島,從事聯合國名下的海水和氣候環境研究項目,因為做生不如做熟,那幾個島是法國殖民地,而且他喜歡潛水,對於南太平洋的植物,他在法國中學畢業時曾經寫過一篇論文,得到全國中學論文公開賽的冠軍。

最終為了愛情,法國男友終於屈服,答應陪她一齊去非洲。

我問她:「林鄭的施政報告,宣佈放寬置業九成按揭,你們兩位是上車的最佳人選。」她說:「你對我講這種話,即假設我讀了那麼多書,繞了一個圈,心甘命抵開始做一個樓奴,這是對我的見識的一種羞辱。」

我聽了,伸伸舌頭,即刻說 sorry。

剛接到她由肯尼亞寄出的結婚請帖,在維多利亞大瀑布下一間酒店舉行婚禮,今年 12 月初。我聽了替他們覺得高興:失去了香港中環這座石屎森林,但在另一片森林之中,找到了樹蔭中投射下來的金色的陽光,以及在銀色的飛瀑和陽光的折射中,一道宏偉的彩虹。

這個景象,是即使坐在 IFC 70 樓辦公室俯瞰維港的葉朗程,一生也看不到的。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