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耶穌光」

2015/12/29 — 14:34

在我原先對聖誕假期的構想中,並沒有出走的意圖,貝澳的海灘就是我對整個假期的終極想像。呀!終於來到了,還讓我們見到耶穌光!在海灘上野餐時,還看到了更美好生活的可能。走在沙灘上,想起前我同月同日生的姊妹,明天就要帶着仔仔飛回加國,十分捨不得。能與家人團聚,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我和家明都若有所失。

給我親愛的兩位:

我們三個,每隔一段時間,總會坐下來,檢討一下近日的生活,對着你們,我總是可以豪顧忌,數算一我所有看不過眼的事情。在我們多年的相交中,最難忘的是在我出自傳和新書發布會的事情上,你們給了我在那一個難關最需要的支持和幇助,我才能來到今天。

廣告

昨天在貝澳的海灘,大家都鼓勵我再搞一場 show!而其實我最喜歡的就是有那一場你們和我搞的「我係何式凝,今年55歲,新書發布會」,大家三兩下手腳就幫我搞了一台戲,簡單而隆重,完全沒有大龍鳳。Facebook 告訴我,原來我們第一次排練,剛巧就是兩年前的今天。

誠心希望阿仔新生活愉快,我們很快又可以再聚。我也上機了,再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