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耿耿於懷必有迴響

2015/1/18 — 0:58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往事若然未落幕 再揭起有害嗎?

2004年的《耿耿於懷》在耿耿一個分了手的女孩,2015年的《念念不忘》與《耿耿於懷》作為一對,暗示了十年間那兩個相愛過的小情人沒有機會再碰面,只有每夜在夢中見,她當時是一個少女,十年後當然不再少女,充其量只能舉止像少女。

而男主角已有了另一個她,會是《耿耿於懷》時剛識到的她嗎?

廣告

時月過去,情感沉澱後似乎變得更深刻更難忘,詞人感嘆這份遺憾可會伴隨一生一世,形容為不解的咒,「流連著不想過對岸」作為終句結合《耿耿於懷》旋律重光的震撼,是到死也不放的執念。

縱使歌者在《念念不忘》繼續的為舊情《耿耿於懷》,可是現實中的青春洪水不能追,麥浚龍曾經大熱過的K歌似乎亦不能再現,聽起來已不像是伍樂城式編曲,更似是接近了麥浚龍近年較暗黑的風格。轉型後再回想從前,感覺有點熟悉卻帶陌生,只是細聽一次又一次後,就會發現,外衣的包裝再不同,內裏掩藏最深處的真情仍在。

廣告

時間讓麥浚龍成長了,從當初認識的二世祖,成為備受樂評肯定的音樂人。外觀的改變,不會回到《耿耿於懷》的年輕,反映在更成熟的曲風中,是他不再只得歌手一個身份,是他離開了港式流行曲很久的證明。

但《念念不忘》再不同,都仍帶著當初青澀的靈魂,當《耿耿於懷》的副歌在《念念不忘》最後一段猶如鬼魅般響起時,這份陰魂不散,是對過去的肯定與思念。伍樂城不再是十年前那個多產創作易記曲式的作曲人,黃偉文的歌詞比從前密集冗長,就像老了更固執更愛嘮叨一樣,《念念不忘》正正實現了「難道沒練習太耐 感覺都追不回來」的感慨,三個單位試圖再努力創作一首K歌,都只會顯得不自在,就去承認現在的麥浚龍已經昇華,跟《Proto》的那個他相比,他已走了很遠的路,自己闖出的路,回望感激但不會再回頭。

但不要緊,真正的樂迷們雖然懷念2004年的K歌,卻會更喜歡現在的麥浚龍,若果不然,那只是因為你與我都「對過去太放不開」。生於K歌泛濫的年代,相信都希望過另類歌曲都能得到重視,誰料十年過去,連K歌都不再流行,唯有麥浚龍以《念念不忘》告訴大家,他也是一個一直在泥巴巴的低谷中徘徊的歌手,卻因著堅持自我,尋求突破,方可一步一步走到這裡,仍然站穩於香港樂壇屹立不搖。

2004年或仍對麥浚龍這個名字有懷疑,2015年卻終能認定麥浚龍是帶領港樂走得更前的一個領軍人物。

 

〈耿耿於懷〉

〈念念不忘〉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