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星聲夢裡人:夢想何價

2017/1/30 — 3:43

《星聲夢裏人》一幕

《星聲夢裏人》一幕

【文: 張哲林】

英倫才子艾倫•迪波頓(Alain De Botton)在暢銷書—《社會階級的焦慮》(Status Anxiety)裏繪聲繪影地勾勒出現代社會的夢幻泡影,批評舊有的世襲體制瓦解後,尋常巷陌的人家,不論貧富,都不安於現狀,憧憬有朝一日聲名大噪。夢於是變成流行性疾病,藉由現代青年的口沫傳播。然而,即使馬克思口誅筆伐的資本主義依然故我,子承父業,富者愈富,貧者愈貧,還是難以阻礙離經叛道的瘋子追求夢想,在木椅上捆綁火藥,妄想一飛沖天。因為,夢的渴求,植根於人類的基因,始於遠古的先祖爬下大樹。

於是,追夢的電影劇本,雪片似的飛往荷里活,毫無間斷,卻難得有佳作。《星聲夢裏人》(La La Land)這部新春上映的音樂劇,可說是絕無僅有的佼佼者。音樂劇之難,難於敘事。蓋音樂善於抒情,無分國界,無分語言,聞其聲而動其情。憑歌寄意,此易事。憑歌敘述情節,卻難乎其難。故此,音樂劇往往不倫不類,不知所云。法國電影《孤星淚》大獲好評,仍然難免動輒放歌,偶有牽強。《星聲夢裏人》沒有為歌而歌,犧牲對白,總是有感而發,恰到好處。譬如晚會後,男女主角踱著步,走到曉風殘月的山頭,翩翩起舞,唱起調皮的戀曲,不但渲染浪漫的氣氛,而且流露撲朔迷離的感覺。畢竟,兩人相戀,言語實不足以傳神寫照。

廣告

《星聲夢裏人》的情節鋪排,採用雙線平行的敘事手法,男女主角的故事發展,彼此呼應,互為因果,彷彿攬鏡自照,不分裏外,彷彿鋼琴二重奏,有時我先你後,有時你先我後,兩根線時而交纏,時而分離,是以兩者背景雷同,都是天涯淪落人。

男主角是鋼琴演奏家,夢想擁有自己的爵士樂俱樂部,因不願委曲求全,表演流行樂曲,以致遺世獨立,遭受世人鄙夷,窮得想換掉門鎖也掏不出錢。女主角則自幼受姨母影響,熱衷於電影,甘願放棄修讀法律,隻身闖入荷里活,一邊在咖啡廳兼職,一邊試鏡,六年以來,屢試屢敗。換言之,兩人並非走投無路,被迫追求夢想,而是為夢想而犧牲經濟收入。這樣的角色設置,狠狠地鞭撻了歧視追夢的市儈嘴臉。可是,《星聲夢裏人》並非像印度電影《三個傻瓜》(Three Idiots)的哲學那麼膚淺,倡導只要追求夢想,成功就會隨之而來。現實的世界裏,追夢的孩子往往摔得粉身碎骨。所以,劇中男主角飽受世人冷眼,為了糊口淪落至彈奏聖誕歌〈叮噹叮〉,還遭老闆頤指氣使,想露兩手爵士樂技驚全場,環顧四座,卻無人賞臉,就連女主角,他的情人,也不覺得爵士樂悅耳動聽。劇中的女主角在咖啡廳打工,屢次為了試鏡而離開崗位,老闆固然不屑,要知道夢想在他人眼中,只是兒時回憶,不值一哂。編劇的匠心,於此可見一斑。

廣告

兩人都在歧路徬徨,彼此惺惺相惜,也就不足為奇了。看官切莫質疑編刻不諳世故,不知女兒家亟欲釣得金龜婿,須知女主角並非出身貧賤,所以不慕虛榮,毅然與男主角相戀,緣來自有。可是,兩人的愛情,冥冥中注定只是一場悲劇。悲劇的妙處在於弄巧成拙,或者深刻的矛盾。《羅蜜歐與茱麗葉》的世仇相戀,《紅樓夢》裏的木石前盟,都是兩者兼得,所以使人讀之淚墮,悲不自勝。《星聲夢裏人》汲取悲劇的神髓,讓男女主角不知不覺,愈走愈遠,各散東西。

男主角礙於女主角母親的疑慮,為求儘快籌資開店,逼不得已加入自己鄙視的天使樂隊,到處巡迴演出,終於博得滿堂喝彩。可是,女主角卻反唇相譏,質疑男主角是否已偏離夢想的航道,只顧博取名氣。接著,劇情立即反客為主,女主角登台演出辛苦籌劃的獨腳戲,台下的觀眾席卻冷冷清清,只坐著三個閨蜜,兩個閑人,就連男主角也缺席。這裏,編劇暗諷自視甚高,以為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的夢想家,呈現出夢想的現實代價。

夢想的代價,算是這齣作品的主題。男主角說,要奉獻自己所有的東西,才會贏得夢想的青睞。所以,編劇塑造兩人刻骨銘心的愛情,並非落入陳套,向浪漫主義屈膝卑躬,而是為了襯托夢想家所承受的痛苦。如果女主角放棄獨腳戲,跟隨男主角巡迴演出,兩人就可共偕連理。如果男主角放棄開店的計劃,就可以跟女主角到巴黎,喜結良緣,修成正果。然而,兩人都深知身在夢想在,夢想與愛情看似兩難,實則不難,總是捨棄後者,追逐前者,不論夢想多麼渺茫,多麼遙不可及,而愛情近在咫尺。捨近求遠,在常人眼中,可謂荒唐至極。劇中的歌曲取笑夢想家是瘋子,實緣由於此。

電影的隱喻,也值得留意。開場的那幕,男女主角堵塞在南加州的高速公路,氣溫酷熱,使人心煩氣躁。這個場景象徵追夢的路上,阻礙重重,急切不可成功。這裏,電影安排奏起輕快的樂曲,男女老少聯翩起舞,巧妙地表達了面對逆境的正面態度。編劇的匠心獨具,草灰蛇線,伏筆千里。男主角切線超越女主角,暗示男主角後來放棄初衷,加入信使樂隊。兩人觀看老掉牙的電影,擦出愛情的花火,潛入天文博物館,攜手漫步星空,則暗示兩人最後踏上星途,名成利就。更妙的是,電影裏的季節嬗遞,也暗示情節的發展。兩人的愛情,由夏天相識,到冬天結束,由熱情,到冷漠,合乎情理。冬天是女主角飛往巴黎的季節,內心的熱情與外界的寒冷,形成對比。熱,來自理想的蓓蕾;冷,來自凋謝的玫瑰。兩者的矛盾,貫徹始終。故事的開頭,男主角緬懷前度,女主角與紈絝子弟拍拖。故事的結局,兩人的愛情彷彿打回原形。悲劇之所以感人至深,因為人類的辛酸往往徒勞無功。

最後一幕,兩人在男主角的酒吧重遇。其時,女主角已經是當紅的明星,身邊坐著士紳氣派的丈夫。男主角站在舞台上的鋼琴前,舊調重彈,可惜物是人非,內心的悲愴,難以抑壓,卻不可訴諸言語,於是電影採用後設手法,讓男主角在腦海裏設想每個抉擇,如果事事順利,如果陪同女主角到巴黎,也許,也許他們已經共結連理,婚姻美滿。於是男主角質疑為理想付出的代價,到底是值得,抑或悔之晚矣。這種手法遠勝於《三傻》,《三傻》只是膚淺的空中樓閣,《星聲夢裏人》卻是有血有淚。它不盲目鼓勵追夢,只側重抒發夢想家的痛楚,教廿一世紀誇誇而談夢想的青年三思而後行。

 

作者簡介:塵世間一名迷途小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