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能繼續拜年總帶着一份情

2017/2/4 — 12:33

農曆年終於告一段落,成為長輩多年的我,想說的是「能繼續拜年總帶着一份情」。

新年前後,面書上總是充斥着厭惡的情緒,對於親戚言不及義的問候極度反感,無可否認,拜年是沉悶的活動,但父母長輩們也不是儍瓜,每年這個時候大家仍然願意花時間聚在一起,總有一份藏在心底的恩怨愛恨,捨不得放手的手足姐妹情和成長回憶,如果親戚們純粹是口賤怪,父輩們也不見得年年去活受罪。

每個家族都有自己的故事,而這些故事,後生一輩未必知,親戚見面也不會再講,例如非常藍絲的大伯父,說的每句話都唔啱聽,但祖母每次出入醫院,都是由他和大伯娘負擔接送,因為自小要肩負家中重擔,因此特別害怕不安定。老婆外家那個成人問人有冇買樓的姨媽,其實是外母眼中永遠的大家姐,老婆在成為別人老婆前,無論是第一次去海洋公園,抑或患病住院,這個多嘴的姨媽都有份出錢出力。每年只見一次的親戚,話不投機,在所難免,但只要家中長輩仍然健在,大家都希望維繫家人每年團圓一次的傳統,見得一年得一年。

廣告

根本香港人興趣少,話題一向狹窄,即使朋友聚會,唔講股樓,便無話可說,親戚之間的談話,不見得比商業應酬的寒暄更廢。閒閒問一句「讀咩科」、「有冇拍拖」都變成了探聽小輩私穩,有冇咁玻璃心?

然後又有一堆抱怨家中年糕、蘿蔔糕為患,過年髮菜難食的聲音,少年你以為網購真是咁方便呀?拜年做host的老式主婦,為了年三十晚團年加年初一、二招呼親友那三、兩餐,從一個月前開始便要籌備,蘿蔔糕和粘米粉要一斤斤從街市抬回家,雪櫃冰格裏儲備了早兩、三星前前買定的石斑、一個月前便從海味舖買來了花膠、瑤柱、蝦米、未試過當家過節,想像不到過年過節,使費是何等巨大,秏費大量心力體力,都是希望凝聚住曾經一起長大的兄弟姐妹,相對來說,要和親戚客套幾句,其實是piece of cake,何苦每年都上鋼上線,真的很不願意寒暄,先送父母到親戚家,托詞有事,晚一點接他們一同離開,也是給予父母一點面子的折衷方法。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