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脆弱的力量 (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

2015/1/2 — 7:00

又來跟大家說故事,又是親身經歷。

我練習瑜伽最初幾年只做高溫瑜伽,在高溫瑜伽內的廿六個體位法,不包含頭倒立 (headstand) 及手臂平衡 (arm balancing) 等動作。做了好幾年,以為自己已經可以進階,於是跑去上高級班。半節課不到,已經出現手臂平衡式,如 Koundinyasana 同 Bakāsana,看到周圍的同學如有輕功之助,輕而易舉做到了,而我還在塾上掙扎,幾乎想把頭埋到地下。課堂的尾聲,頭倒立來了,老師一再叮囑未能掌握的同學,最好到靠牆的角落練習,看見沒有人到牆角去,若只有我一個好像很丟臉。於是我又在塾上掙扎,然後一個反身,砰一聲倒下來。

下課後,老師走過來問:「你是第一次上我的課嗎?」我答:「嗯。」
老師:「課堂開始前我問有誰第一次上這課,為甚麼你不舉手?」
我:「 因為好像沒有人是第一次,怕丟臉……所以我沒有舉手。」
老師:「就是同樣的原因,你沒有靠牆來練頭倒立吧?」
我:「嗯,對呀。學習了幾年高溫瑜伽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於是……」
老師笑著:「要面對自己比別人弱,又或者承認有不足之處,絕不容易,但是必需要,因為只有這樣做面對了,你才會學懂,才能跨過。」然後笑著走開了。

廣告

後來,我當然是乖乖的靠牆練習頭倒立,有時候更願意讓同學來幫忙。我們總會迴避自己的弱點,不面對、不承認,更害怕展露於人前,有時甚至否定弱點的存在。這樣只會一直令自己困在弱點裡頭,走不出來。能坦然面對,要有無比的勇氣,但過後會看到另一遍天空。老師說過這是 "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 ,因為弱點、害怕、恐懼人皆有之,面對它便可以將之轉化成力量。

我想 "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 大概是指人在最脆弱時,如果能夠昂首面對,將會為這個人帶來無比力量,感動別人,甚至改寫生命。在 2014 年, 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 最活生生的集體例子就是雨傘運動 — 手無寸鐵市民站在最前線迎接催淚彈;學生們身穿校服到親身到現場支持運動; 80 、 90 歲的黃伯們陪伴學生,日夜堅守。這群人都是社會上較弱勢的一群,沒有高高在上的權力,沒有高人一等的社會地位 ,是脆弱的雞蛋。試想若雞蛋覺得自己力量小,沒有槍、沒有棍、沒有權力,根本敵不過高牆,不站出來、不團結,關於 2014 年在香港發生的故事,將會不一樣。

廣告

這股脆弱的力量,溫柔而巨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