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脫網共融

2019/2/26 — 11:38

Henry 開放農莊「Blue Jay Farm」,毋須付租金,但必須一起分擔農莊裡的工作,就可以分享農產收成。現時農莊住上了好幾位打工換宿的年輕人和家庭。

Henry 開放農莊「Blue Jay Farm」,毋須付租金,但必須一起分擔農莊裡的工作,就可以分享農產收成。現時農莊住上了好幾位打工換宿的年輕人和家庭。

【文:莫皓光(野人);圖:香港電台】

第四集的《脫網人生》播出了,今集主題是鄰里,可能對不少人來說,脫網的印象總只是一兩個人的事,但今次就想帶大家從鄰里村落的角色,去體會脫網生活。

脫網是指當我們不認同主流的生活時,選擇開展另一種的生活型態,去呈現自己相信的價值。故事可以是從一個人開始,也可以是一班人去實踐。今集加拿大的主角 Henry ,最初也只是自己一家人開展自給自足的生活,但他發現一個人實踐脫網生活不是最有效率,所以他開放自己的地方,與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生活,重新建設屬於自己的資源網絡,包括建立水力發電系統供應六間自行搭建的獨立房屋使用、又種植果樹蔬菜,飼養牲口提供各個家庭的基本糧食等等,實踐近乎百份百的脫網生活。

廣告

Henry 的農莊所有的水都不靠水泵,依賴地心吸力便自然供水。山水更可以用來水力發電。

Henry 的農莊所有的水都不靠水泵,依賴地心吸力便自然供水。山水更可以用來水力發電。

廣告

如果有追看節目,大家都已看過了好幾個脫網族的例子,要自己一個人實踐,困難都只是面對自己而已;但當一班人脫網共居的時候,你面對的就是一群人,對我來說,日常生活的工作也許尚算輕鬆,但與人溝通卻不容易,在香港,早在十年前,已經有朋友想成立一條生態村,集結嚮往田園生活,嘗試自給自足生活的村民來一起共建生活圏。大家聚在一起,看世界各地的生態村紀錄片和故事來參考。然而,大家最後都未能實踐得到,當中牽涉的細節繁多,不是有個宏大目標就可以解決過來。

我亦有機會體驗以自家種黃豆製作醬油。

我亦有機會體驗以自家種黃豆製作醬油。

在香港,土地問題確實大大阻礙了生態村的出現,今時今日的地價,亦令集結成村的成本提高,所以成立實體的村的確不易,但凝聚有心人的無型網絡已可略見,例如最近十年,愈來愈多人搬到郊外或一起種田,體驗農耕自給的生活,又或是安裝太陽能板供電,節省多餘資源,或簡單點建立「走塑」的習慣,從生活點滴去改善環境。

加拿大農莊主人 Henry 跟我分享時說,他願意分享自己的土地,讓人免費建屋共居的兩個條件,就是要大家抱著共同信念和願意一起勞動,若果你是因為主人家不收錢而搬進去, 抑或買不起樓房而住進去,即使搬入去,也未必喜歡和習慣這種生活。所以說,脫網從來不是消費品,而是一種身心合一的生活。

雖然茹素,但木之花家族亦養有數百隻雞,以供成員食用雞蛋。

雖然茹素,但木之花家族亦養有數百隻雞,以供成員食用雞蛋。

日本的木之花家族,也貫徹這種身心合一的態度,他們比 Henry 的農莊人數多近五倍,有接近一百人一起居住。全村日常食用的食物和調味料都差不多全是自家製作,凝聚他們的核心精神就是尊重自然,當年村落的發起人 Jiiji 為了建立一套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生活方式,搬到富士山下建立村落,推廣天然種植的素食生活,他們相信人與自然能夠「溝通」和「交流」,只要你用心種植,人與農作物就能建立一種「共融」的關係,他們認為大自然能感應我們的心意,通過用心烹調,弄一頓美味膳食,更能感受到煮飯人的愛心,帶來比果腹更大的滿足感呢。

「各位辛苦了,我不客氣了。」木之花家族晚上一起享用他們用心種植的成果。

「各位辛苦了,我不客氣了。」木之花家族晚上一起享用他們用心種植的成果。

除了種出好吃的大米,木之花家族的鈴木(左)透過插秧,學會讓心寧平靜。

除了種出好吃的大米,木之花家族的鈴木(左)透過插秧,學會讓心寧平靜。

人類本就是大自然的一部份,所以解決環境污染的問題,大家都有責任。運作科技從來只是輔助而折衷的方法,關鍵還是源頭改變。失望是主流信念往往只是強調發展經濟,以為物質豐富才是快樂,即使犧牲健康也要搏命工作來賺錢,再花錢來換取健康。來來回回,不知人生如何,倒不如思考一下這種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生活之道。脫網生活縱使不是萬靈丹,但最少展示了一種生活的可能性。

Jiiji 是養蜂採蜜的專家。他還向我分享養蜂的秘訣。

Jiiji 是養蜂採蜜的專家。他還向我分享養蜂的秘訣。

《脫網人生》第四集 youtube 已可收看

*  *  *

香港電台紀錄片《脫網人生》逢星期六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 31 及 31A 播出。港台網站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