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是一種很重要的心理狀態

2017/2/2 — 11:43

資料圖片,肖建華,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肖建華,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讀報內地富豪肖建華失踪,傳聞是被押上大陸,細看內容才得悉原來過去幾年除了有多名保鑣廿四小時貼身保護,其活動範圍基本上只限於四季酒店及 IFC!What kind of life is that? 忽然我又想起自己,我的生活又怎樣?

最近看美劇〈Westworld〉,大概很多讀者都知道內容是講未來一個智能樂園,重組美國西部開拓時期一座城鎮供遊客玩樂,鎮內與遊客互動的各色人等都是看似和真人無異的機械人,女主角其中一名「員工」,每朝清晨都重覆拿著畫具離開寓所,和坐在露台安樂椅上的老父閒聊幾句,然後依照預先安排的程式在寫生前先去鎮內......,天天如是。

我不禁想到自己的日常作息正不就是如此,講到刻板、重複,我每天的活動其實好不了多少,吃同樣的早餐,同樣一堆養生草藥,上網、陪母親吃中飯,順道做半小時約一千二百下平甩功時,電視機 TVB 正翻播舊劇集,下午盡量一周四次去私人會所做同樣的器械鍛鍊,事後沐浴也愛用同一淋浴室,約朋友見面,飯聚來來去去總是光顧那幾處地方,差不多永遠用同一停車場,老天,我的生活其實也十分 robotic,千篇一律變成我的 comfort zone,和肖建華困在四季酒店相比,大概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吧。

廣告

他的活動空間可能比我更少,但他要遙控他的千億王國,為事業,要動腦筋,靈活分配時間,其間之多元化,千頭萬緒,絕對和他狹窄的活動範圍成反比,所以在很多方面看,我可能比他更單一,但我並沒有「坐監」的感覺,相信最主要是我知道我有自主、選擇權,假象也好,起碼我相信我是有得自由選擇。

曾經試圖想像要生活在國內三四線城市,沒有具規模的博物館、音樂廳、大劇院、圖書館等 high culture symbols,我怎樣適應、生存?所以我一直都慶幸自己住在「設施」齊全的香港,問題是,近年我主要的精神生活說穿了都是倚靠家中的大電視,一年有幾多次上大會堂、文化中心等實地?現在我終於明白,心理因素是至重要,我不一定要 physically 身處博物館、音樂廳、劇院這些文化地標,只要我知道它們在左近,而我想去是隨時可以去,給到我一種安心的感覺已足夠。

廣告

我真的不介意像肖建華把自己日常生活限制在四季酒店和 IFC 商場,只要我心內清楚我是有得揀,只要我喜歡,無人會禁止我,可隨心隨意行出來,坐地鐵又好,搭叮叮又好,去我想去的地方。

原來自由是一種至重要的心理狀態,多姿多采的生活也好,平淡乏味的日子也好,只要是自己的選擇,真的無所謂,相反給我最奢華的享受而剝奪了我的自主選擇權,就和坐監無異了。自由去選擇即使是單調的生活也總會有一種沒枷鎖的安心。

在香港生活了這些年,到這一刻我想我仍然是很幸運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