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三十出頭

2015/1/18 — 10:56

KS Pang / flickr

KS Pang / flickr

這陣子萬人空巷蜂擁抽居屋,電視新聞節目熱播重提青年人無殼的辛酸。我知道,三十出頭的你聽著,心裡必泛起一陣刺痛。

節目中的受訪者義憤填胸、大聲疾呼地訴說上樓無望的苦況,他們大概是廿四、五歲的年青人,獨居的劏房竟還佈置得時尚摩登。我知道,三十出頭的你看著,心裡有難以言喻的心酸。

鏡頭下的年青人慨嘆與家人同住公屋,因與原本同房的弟弟有磨擦繼而將房間一開為二,他說自己的房間小,寧願在公園流連也不回家。我知道,當三十出頭的你想到自己的娘家已無處容身,申請公屋、居屋皆超標,被迫蝸居在外,面對年年加租成惶成恐,如今看著螢幕前小伙子訴說的「苦況」,除了寄予同情,只好苦笑而不語。

廣告

生於70末80初的我們,自出生三十多年來,成長還算踏實,至少在沒有父蔭照耀,也還未有什麼副學士之類的奇怪制度下,靠自己天天寒窗苦讀、屢敗屢戰、艱苦經營,為了開墾一條比較平坦的前路。人人力爭上游,死拼進大學,畢業後還努力不懈,搵工轉工,持續進修,我和眾多身邊的同輩都相信幸福雙手創。

如今我們都已三十出頭,工作發展已逐漸定型,大多在公司中層浮浮沉沉。三十多歲,是時候成家立室了,生孩子的生理時鐘亦已早已噹噹作響,自己父母亦開始步入晚年。上有高堂,下有妻兒,左手進修,右手挨打,是眾多三十出頭的生活寫照。靠自己在茫茫的大海打滾,面對地產霸權的洪流,無力對抗;公司一聲令下架構重組,隨即被 Lay-off ,尊嚴與收入都被徹底衝擊;再次投身求職市場,給人評頭品足、屢戰屢敗,彷彿回到當初求學的光景,一切洗牌重來,情何以堪?我們不是不努力,不是不長進,但何以落入如斯田地?

廣告

廿四、五歲的年青人有的是時間,沒的是負擔,可以聲嘶力竭地控訴,可以盡情將焦點放在自己的需要上。

三十多歲的我們,每晚十時多,互相擠擁在地鐵裡,下班的下班,下課的下課,拖著疲乏的身軀,拿著外賣宵夜(還是晚餐?)精神落泊地回家去。無奈、憤怒、怨氣都壓抑在疲倦與麻木裡。

惟一令人安慰的是,朋友們,你並不孤單。

原刊於《定‧寫

發表意見